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零六章 煩惱的夢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 煩惱的夢境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歷史穿越

霍雲霆出任務第十天,白玉又從夢中醒來。睜開眼睛的那一刻,白玉就暗自嘆息這已經是第五天了。自從五天前的晚上,白玉晚上睡覺做夢夢到霍雲霆醒過來以後,已經連續五天做同樣的夢了。

給小傢伙蓋好被子,白玉披好衣服,起身到堂屋倒了杯水喝,便順勢倚坐在餐桌邊。她支手撐著下巴,因為睡覺散下來的長發,有一些往前攏著她的臉,把整張臉襯的更小了,一雙桃花眸,半闔不闔的望著前方的一片漆黑,眸光渙散,並沒有著落點。

半夜不睡,她不完全是因為夢到霍雲霆境況不好而起的擔心,更多的是奇怪,她為什麼會夢到他。

要知道修鍊之人其實是不會做沒有用的夢的,如果做夢都是有與自己或者自己關切的人切身相關的。可是白玉深知自己雖然把霍雲霆當朋友,但心裡並沒有對他產生那麼大的牽絆,而且這牽絆竟然都能在夢中預見他的危險了,這太不尋常。由不得白玉不深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玉姐,你怎麼不睡覺?」聽到白玉從房間里走出來的腳步聲的陳文傑,等了半天沒聽到人回去的動靜,便出來看看,發現白玉竟然坐在椅子上發獃,有些擔憂的問,「你是有什麼心事嗎?」

聽到問話,白玉才怔怔的偏頭看他,心裡嘆息,看來自己實在是被這幾天的夢給困擾的太嚴重了,連陳文傑都走到自己身邊了,竟然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沒有反應過來。

接下來白玉的動作才真的是震驚到陳文傑了,他眼中一直做什麼都胸有成竹的阿玉姐,竟然獃獃的看了自己兩秒鐘之後抬起雙手揉了揉自己的臉蛋,才平靜的說,「沒事,就是做夢了,出來坐一會兒。我進去睡覺的,你也睡吧。」

說完也不管陳文傑驚訝於自己如此接地氣的動作,起身慢悠悠的回了房間。

第二天,上了早自習,一如往常的照顧白子安吃完早餐,送他去了學校。回到教室,白玉第一次沒在教室里坐的腰背挺直,伏在桌上,煩躁的抬手揉揉眉心。昨天回房之後,後半夜竟然又做了一次那個夢。

夢中霍雲霆帶著六人小隊,全副武裝,奔襲在某個密林之中。白玉能看出來,幾人應該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反應敏捷,配合默契,身手更是非凡。畢竟這不是古武盛行的時代,白玉約摸得知古武早已失傳,流傳下來的也都是一星半點兒,根本不是傳承的全貌,所以幾人有這樣的身手的確是非常厲害的了。可是情報有誤,等他們到達目的地時,等待他們的不是任務目標,竟然是早已在此等候多時的十面埋伏。

情況不對,霍雲霆迅速做出決定,示意所有人撤退。戰鬥一觸即發,借著樹木的掩護和敏捷的反應力,槍戰中霍雲霆的小隊完全呈現優勝局勢,可是身上帶的熱武器裝備很快就消耗一空,霍雲霆和他的戰友丟掉槍支,全力進入肉搏戰。

戰鬥迅速又慘烈,骨頭的碎裂聲,鮮血飛濺的樣子,突突不絕的槍聲,刀子刺進身體里的噗噗聲,人痛苦的悶哼聲,充滿了白玉的夢境。她看到沒有子彈的霍雲霆風馳電掣一般的動作,每一拳每一腳都好似帶著雷霆之力一般,被他揍到的人無不被打的身體離地又重重的摔下去。

可是身體怎麼能一直快過子彈,他們的體力消耗的很快,身體速度降低很多,霍雲霆為了掩護陳子為和手下另一位戰友,胸部、腿部各中一槍,最重要的連頭部都中了一槍。白玉覺得她此刻坐在教室里,耳邊還能聽到陳子為撕心裂肺的「飛鷹」的吼叫聲,一直一直直到貫徹心肺。

她想這就是書上說的戰友情嗎?為了國家,為了人民,軍人隨時隨地準備犧牲一切,包括為了親愛的戰友也會不惜犧牲生命。

夢到霍雲霆重重倒地的時候,就結束了。白玉知道做這個夢,不止夢到一次兩次,還是連續五天不停的做這個夢,應該是要她去救他,但是她弄不清楚為什麼做這個夢,她就下不了決心去救,她不想平靜的生活出現什麼她把握不了的意外情況。

她一個在校高中生,不能無緣無故的就知道執行任務中的軍人受了重傷吧,非得被當作特務抓起來不可。她也不能隨隨便便就出現在霍雲霆受傷的地方,或者是治療的醫院吧,沒人告訴她位置,她哪能知道,總不能告訴別人,我掐指一算就知道霍雲霆在哪兒的吧?一準兒被罵神經玻

再說就算這些都不是問題,軍隊的領導,霍雲霆的家人,怎麼能放心的把霍雲霆交到自己手裡醫治,這也很關鍵好不好?自己這名不見經傳的,人能信嗎?

白玉越想越覺得這個夢討厭,可是她知道她雖然沒有下定決心去救他,但是目前的情況是不能不救的。

因為這世間目前來看,並沒有比她修為高的修鍊之人,那麼不存在人為的施法引誘白玉不停的去做夢,那麼她就只能往天道和天意上去想了。既然這樣,如果她還不去救人,修鍊之人違逆天地,那懲罰可不是一星半點兒就算了的,小到日常生活或者修鍊之中給點七災八難什麼的,中到晉級時降下天罰,劈個不一般的雷什麼的,大到那就不是一雷劈掉修為,劈掉性命,劈的魂飛魄散也不是不可能的。

雖然想的清楚,白玉還是不知道怎麼解決如何名正言順的去到受傷的霍雲霆旁邊並且讓別人相信她能治好他並把他交給自己治療這兩大難題。

因為這些,她才煩惱的揉臉揉眉心。以前她使點小法術也就算了,可是畢竟這天地間是不準有鬼神出沒的,自己這個修鍊之人什麼時候會不會也被規則掉,也說不定,所以她使用靈力的時候總是很擔心被天道發現,然後被一道閃電給劈成飛灰,她才剛剛享受到活著的樂趣呢,並不想就這樣滑稽的死掉好么。要是她大量的使用術法迷住霍雲霆身旁的人,要知道那些可都是國家這台大型機器的重要指揮人員啊,一個不小心正好在被迷住的時候,來個敵國間諜啥的,國家重要領導人出點事,白玉這可不就禍國殃民了,肯定是不行的。

這一次天意要她去救霍雲霆,也不知道是不是就默許她在這一方世界生活下去的意思,白玉覺得是個好機會,她應該逐步的試探試探天地規則對自己的限制,看看到底限不限制自己毫無保留的使用靈力。

如果不限制,以後只要不為非作歹,也就不用提心弔膽了,想想就很爽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