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零七章 三小隻被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七章 三小隻被罰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送完試卷到老師辦公室的陳文傑回來,就發現很少能從臉上看出情緒的白玉此刻臉上全是煩惱,他想了想這幾天小包子沒鬧蛾子,家裡就是兩隻胖狗天天鬧騰著要跟白子安去學校,不準去,竟然還偷偷的從小窗戶爬出來,悄悄的跟打游擊戰似的跑到白子安的教室外面去扒門。

小學的老師一開始還不知道是什麼在撓門,開門一看,好傢夥,兩隻小胖狗屁顛屁顛的吐著舌頭搖著尾巴衝到第一排白子安的腿上,汪汪的直跟他撒嬌,把教室里一群小孩子給稀罕的,全都哇哇尖叫,都夠著小腦袋看白子安。這情景把老師給氣的,可是白子安是班裡最小的孩子,從來都是乖乖巧巧的,學習成績也很好,聰明的讓人喜歡極了。

所以老師還是不忍心對他發脾氣,只是低聲跟白子安說,「白子安小朋友,上課是不能帶狗狗來學校的,你知不知道?」

「嗯,我知道的,早上他們要跟來,姐姐都不許的。胖胖和嘟嘟是偷跑過來的。老師我讓他兩回家哈。」說完就抱抱胖胖又抱抱嘟嘟,「你們乖乖回去吧。」

兩小隻挨挨蹭蹭不肯。

「如果你們乖乖回去,給你們吃姐姐給我烤的牛奶花生餅乾。」

老師覺得很玄幻,她竟然能從兩隻胖狗的眼睛里看到亮光。那兩雙眼睛骨碌碌的,但還是不肯調頭回家。

「把我的小枕頭借給你們睡覺摟著用。」小傢伙知道胖胖嘟嘟對自己的塞了干茉莉花瓣還有一些安神藥材的小枕頭稀罕已久,好幾次他都看到它們偷偷的把小枕頭拖到他倆的小窩裡。白子安當然不知道,白玉給他用的安神藥材和茉莉花瓣都不是一般的東西,全部都是出自幻境中,用靈泉和靈氣滋養起來的,效果不是一般的好。小動物直覺最敏感,怎麼可能不垂涎。

可是這兩小東西雖然還沒完全開智,但是看到白子安一步步的退讓,難免不會想,是不是小主人還會再許出更好的東西呢,仰著狗腦袋,眼睛全都亮晶晶。

「准你們在炕上睡覺一次。」驚呆的老師都能看出兩隻狗吐著舌頭像是笑了,她完全不懂是怎麼從兩張狗臉上看出來笑容的。

「讓姐姐給你們燉濃濃的大骨頭湯喝。」

看它們還貪婪不知足的小樣子,白子安鼓鼓臉頰生氣了,眼睛瞪的滾圓,「胖胖嘟嘟你們死定了。」轉頭把書包整理好,背在背上,才跟看到他的動作有些懵的老師說,「老師,我帶著他倆去一中找姐姐,讓我姐姐好好治治它們。」

小米牙咬咬的,包子臉鼓鼓的,可愛極了。

「那怎麼行?你太小了,自己去一中遇到危險怎麼辦?」

可是老師也不能把狗留在教室,趕出教室外面,它們又不安分,不是撓門就是兩隻疊在一起搭狗梯,一跳一跳的扒窗戶,老師和學生都被它們弄得完全不能專心。

最後沒有辦法,老師上完這件課,才帶著白子安還有白子安的胖胖和嘟嘟兩隻小胖狗去了一中。因為白子安算是一中最小的半個常駐人口,門衛對他熟悉的很,老師說了說情況,就放他們進去找白玉了。

陳文傑還記得,白玉看到白子安仰著瑩潤的小臉蛋,沮喪著小臉在教室門口喊姐姐的時候,坐在白玉旁邊的自己一瞬間感受到的強烈冷氣。

當時白玉還以為小傢伙受欺負了,才由老師帶著來找她的。了解事情的始末之後,白玉蹲下身子,眼睛灼灼的看著在她有如實質譴責的眼神之下,努力想把自己縮成一小團的兩隻胖狗。良久,胖胖和嘟嘟害怕的低低的嗚嗚叫,連白子安都忍不住心軟想要求情的時候,白玉才伸手輕輕拍一拍兩隻胖狗的腦袋,聲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好像不含絲毫怒氣,只是說出的話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好日子不想過,那就挨罰吧。」

「骨頭湯禁一個月,小窩挪出室放在堂屋兩個月,看到你們再碰一次安安的小枕頭就餓一頓,禁玩具一個月,禁出門一個月……」

在白玉繼續開口追加之前,三小隻包括白子安都上前去蹭白玉的腿,全都可憐兮兮的看著白玉,小狗嗚嗚的哼哼,小人兒家滿眼水光裝可憐,「姐姐,別再加了,太可憐了。」

「你以為你不用受罰?身為它倆的主人,你管不好它們。你也一樣。」

「大字每天多寫五張,每天多舞一套劍法和一套拳法,禁牛肉乾一個月,禁……」

「姐姐,安安知道錯了,我肯定聽話的,以後一定好好管教它倆。」小傢伙緊緊的抱著白玉的腿,仰著可愛吧唧的臉,全是哀求。

這幾天,陳文傑還老能看見白子安鼓著包子臉,帶著兩小隻躲在角落裡,叨叨咕咕的教育它們,「看你們還敢不敢?以後要聽話知不知道?」

「不心事,就不做,知不知道?」

……

嘰嘰咕咕一陣,三小隻就瞪著一模一樣的哀怨的眼睛,窩在一起,好似在互相舔舐傷口。

想完這些,陳文傑很肯定,家裡沒出別的事啊,雖然陳文傑也覺得白玉罰的太狠了,但是三小隻目前還很聽話,沒有做出什麼反抗的舉動埃

「阿玉姐,你在煩惱什麼?安安、胖胖、嘟嘟最近還算聽話埃」陳文傑疑惑的看白玉。

「嗯?」白玉反應過來應該看見自己煩躁,他才問的,「沒事,我在想別的事。那三隻,沒什麼好煩惱的。」

陳文傑:……

既然她不說,他也知道再問不出來,他也就閉嘴,只是打算要是過幾天還不好,就讓自己爸爸媽媽來問。

一起生活了這麼久,陳文傑早就發現了,白玉對長輩慈愛式的殷殷切切的念念叨叨的關心最沒有辦法,每次這樣,多多少少都會退讓的。

這想法剛剛落地,能幫白玉解決煩惱的人就來了,雖然他和白玉還都不知道。柴老師故作鎮定的走進教室,可是洞察力好的人,還是能很看出他的焦急,輕輕的吐口氣,他才開口,「白玉,來辦公室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