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零九章 到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到達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因為那番勸解,他總算是不哭了,可是哪怕坐從來沒坐過的飛機,也只是抱著嘟嘟窩在白玉的懷裡,耷拉著腦袋靠在白玉胸前,完全提不起精神來,胖胖就依偎在白玉的腳邊,偶奶頭看看小傢伙。

兩小隻被白子安不要錢似的眼淚給嚇著了,從它們來家裡,還從來沒見過小主人哭過呢,何況這麼傷心。所以飛機起飛時的震動把它倆嚇得差點狗魂離題,它倆也只是嗚嗚的靠近白玉和白子安,完全沒有鬧騰,要是在家裡,什麼東西掉地上當一響,就這把它倆嚇著了,不許幾個條件,怎麼也不會消停的。

胖胖和嘟嘟的拿手好戲就是水汪汪的眼睛全是委屈的盯著人看,要是你不理它們,就跟在你腳邊纏磨,再不理就嗚嗚的可憐兮兮的哼哼。要是還沒有用,就往牆邊一坐,背對著人,怎麼喊也不理,飯也不吃。要是你還不答應它們幾個好條件,等你睡覺的時候,就不要想睡覺了,跳上床鋪,一隻舔你的臉,一隻鑽進被子里,細細的咬人的腳指頭。

直到把人磨的沒辦法,真心的體諒它們受了驚嚇、受了委屈,給他好吃的、好玩的,帶它們出門遛彎,什麼都答應一遍,那才能好。

「姐姐」許久不出聲的白子安轉頭把臉捂進白玉的懷裡,悶悶的說,「我不想要霍二哥死掉。」說著,白玉已經聽出他細細的呼氣,好像又要哭了,她知道小傢伙最害怕人生病住院什麼的,一般的小孩這麼久肯定早就忘了,可是他聰明伶俐,還是記得父母去世的情景。

「不會的。」白玉說著把自己整理的藥丸和藥材打開給他看,「你看,這都是我帶的藥丸還有珍稀藥材,肯定能就霍二哥的。」

「回春散、止血散、復傷丹,這些都能治療外傷的。」

「有生肌丸,能去腐生肌的,很有效果的。一般的刀傷第二天就可以結痂的。」

「大還丹,雖然沒有真的起死回生那麼神奇,但是有一口氣的人再堅持一段時間,讓醫者有時間救治還是行的。」

剩下的都太神奇了,白玉不便介紹,以免嚇到越聽越認真的魏團長,所以她又把包放好,摸摸小傢伙的頭,「別怕,你知道的,我采了很多很多藥材的,對不對?這麼多葯,肯定能幫到他的。」

「你忘了,我很厲害的。」

小傢伙在白玉懷裡想了想,才放開手裡的嘟嘟,拱拱小屁股,伸手環住白玉的脖子,臉上還掛著兩滴淚,眼睛也水汪汪的看看白玉才說,「姐姐真的能救霍二哥嗎?」

「不是的。」這三個字一出,小傢伙瑩潤的臉似乎都暗淡了下去,一直暗暗聽著的魏團長提高的心,也特別失望,雖然也不知道這小姑娘的醫術到底怎麼樣,她也沒看過霍雲霆的情況,這種情況下要是她說能治,不是在吹牛,就是心裡估計霍雲霆傷的不是很嚴重。

白玉伸出食指抬起小傢伙垂下的肉下巴,「因為我不是醫生,沒有他家人領導的允許,我是不能給他治的。」

「那讓他們叫姐姐你給霍二哥治病埃」小傢伙剎那睜大那雙杏眼,變得星光璀璨一般閃耀。

「安安你相信我,不等於別人也相信我,你應該知道的。」白玉可不想給小傢伙錯誤的認知。

「那要怎麼辦?」白子安為難的看著白玉,還揪著自己的小指頭,全都是難道別人不相信,就不給霍二哥治病嗎?這樣的神情。

「別想了,姐姐會想辦法的。」白玉拍拍他,眼角看看坐在對面的魏團長。雖然他沒說什麼,連簡單的動作都沒有,卻正是因為如此,白玉反而確信自己的話一定對他衝擊巨大。畢竟他這麼關心霍雲霆,聽到一個人拿了一些葯出來,就算可能幫不上忙,也應該問一問這是什麼葯,是不是真的能幫上忙。偏偏現在卻什麼都不說,反而顯示出他的格外在意,白玉想他應該是在徘徊猶豫要不要賭一把吧。

當然白玉在飛機上借著安慰白子安說出自己的葯不錯,就是為了讓他聯想是不是自己的醫術也很好,、能不能、要不要賭一把。

總要先讓他們有個心理準備,等自己再提出來的時候,有人在安排旁邊旁敲側擊一番,他們才會真的認真考慮,不然貿然提出來,只會被嚴詞拒絕,搞不好還會被認為自己心懷鬼胎。

六個小時之後,一行人到了京都軍區,又乘坐軍車趕至軍區總院。到達病房樓層的時候,魏團長讓白玉和白子安先等一等,「阿玉你們在這裡等一等,我還沒跟霍雲霆家裡人說把你們帶來的事。」

「好。」

魏團長深呼吸才往走廊盡頭走過去,在這一刻,面對蒼老病弱的老首長還有淚眼婆娑的三代婆媳三人,也是需要鼓起莫大勇氣的。

他到他們面前,緩了緩才沒讓自己的聲音顫抖,重症監護室里的人,也是他報以莫大期望、疼愛至深的孩子,「老首長、首長夫人,我帶了兩個孩子來看看雲霆小子。」

「可能你們還不知道,兩個孩子中的女孩子是雲霆心動的小姑娘,我來的時候就想著,就算……」短暫的沉默之後,他實在是說不出「雲霆去世」這四個字,只好略過不提,直接說,「也要讓雲霆看看放在心裡的姑娘才是。我就把她還有她弟弟帶來了。」

因為霍成邦位置站的高,所以他的妻子過於活潑的性子,少有人不知道的。可是現在她也只是一個悲傷絕望的母親,丈夫任著重要職務,哪怕再悲痛也必須站在自己的崗位上,所以哪怕她再想依靠在丈夫的懷裡得到支持和鼓勵,也只能獨自站在這裡,支撐這父母,守候著小兒子。

哪怕她滿心絕望,聽到魏團長的話,也還是抬起頭來問,「真是我們小二喜歡的女孩子?」原來她心裡不開竅、石頭一般頑固的小兒子也知道知慕少艾,有喜歡的姑娘了。

拄著拐杖坐在椅子上的霍長安和偎在他旁邊坐的這幾天把眼淚都要流乾的程秀雲兩人也是抬起頭來看魏團長。

蕭雲雷和蘇酥也是急切,「怎麼沒看見啊?」

小二喜歡的姑娘呢,還是要讓他見見的,要不然,多遺憾埃

看他們都不反對白玉的到來,魏團長才返身去樓道口接過白玉和白子安。

老老少少互相攙扶著的霍家人,看見白玉抱著白子安領著腳邊的兩隻小白狗,緩緩的,逆光而來。

多年以後,他們還記得,那一天就是這個逆光中還看不清模樣的小姑娘,救了霍家。要不然如果霍雲霆真的不在了,首先倒下去的就是兩位老人,父母也會傷心欲絕,到時候霍家那真是家不成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