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一十章 決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 決心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越過擔心霍老爺子出事,而在這兒的層層警衛,兩人才走到近前,幾個人才驚訝於白玉的美貌,暗自嘆息,這樣的好姑娘不僅漂亮,還氣質高華,難怪小二能看中,可惜……

幾人不一而同的轉頭透過重症監護室的窗戶去看那個戴著呼吸機的英挺男子,要是兩人站在一起,肯定是般配的很,天賜良緣一般。

只是現在,這些美好的願景對於霍家人來說,想想都是心痛,都是奢望。

一輩子為國家奮鬥的霍長安第一次產生了懷疑,霍雲霆小的時候是不是不該鼓勵他當兵,考軍校的時候是不是也不應該讓他考?放在心尖兒上的孫子就這麼遍體鱗傷的躺在那兒,生死一線,霍長安這顆老心啊,可真是沉重的要跳不動了。

老人滿眼含淚,看著心愛的孫兒,一顆心立時被撕扯成了幾瓣兒。

突然一隻如玉的小手伸到了自己面前,霍長安才轉頭看看臉上清淡的白玉,又看看她抬起的手心裡的那顆黑溜溜的藥丸子。

「什麼?」蕭雲雷上前遲疑的問。

白玉收回手,面色認真的介紹自己,「我是白玉。」

介紹自己這事兒,一向緊隨其後的白子安也一如既往的鼓著臉頰正經說,「爺爺奶奶、嬸嬸、哥哥姐姐好,我是白子安。」

要是平時,他肯定中氣十足,哪怕正經嚴肅,也會顯得可愛吧唧的。可是因為通過窗戶看到幾乎被呼吸機給遮住整張臉的霍雲霆,小傢伙大大的眼睛里大顆大顆的淚滴嘩嘩往外擠,聲音也不是奶聲奶氣的,全是哽咽。

問完好,他就在白玉懷裡夠著身子,伸著手,要往那個小窗戶撲過去,「姐姐,霍二哥……」

「安安」,白玉拍他的身子穩住他,才對蕭雲雷說,「請不要介意,安安很擔心霍二哥。」說著又伸手遞出了手心的藥丸,對著霍長安說,「這是養心丸,你好像很需要。」

聽到這話,程秀雲的眼睛才從白玉身上移開,趕緊扶住自己老伴兒,「啊?老頭子,你心臟又不舒服了?怎麼不早說?」

蕭雲雷趕忙上前扶著爺爺坐下來,「爺爺要不我叫醫生過來?」

霍長安拉住他的手,搖搖頭,「不用了,這幾天都是這樣,醫生來了也不過是讓我躺著休息。爺爺啊,現在可離不開小二,我要守著我孫兒。雲雷啊,別勸爺爺,啊?」

這時候,他不再是身經百戰的老將軍,只是個傷痛孫子的風燭殘年的普通老人。

蕭紀瀾想哭,但是她又拚命忍住,她知道自己必須忍住,這個家再也經不起聲聲哀嚎,自己要是痛哭出聲,引得老人更傷心了,就是直接要了他們的命。她眼眶通紅的轉頭的時候,看到還伸著手掌的白玉,心裡就想,這是自己可憐的兒子的心上人呢。

她伸出手想要接過她懷裡的白子安,被白玉避過了,「在外面,安安要待在我的身邊。」白玉也不隱瞞,直言不諱的說自己擔心安安的安全,哪怕是在霍家人面前。

蕭紀瀾訕訕的放開手,「白玉是吧?阿玉,雲霆爺爺的葯是不能亂吃的。孩子別想錯了,不是不相信你,這是醫院的醫生叮囑過的。」

聽說了老爺子心臟不舒服的蘇酥拿著水瓶去接熱水了,準備給老爺子吃藥用,聽到蕭紀瀾的話,想到病房裡的霍小二,對白玉態度也很溫和,「是啊,阿玉,醫生不讓爺爺吃別的葯,你千萬別誤會了。」

白玉徑直走到坐著的霍長安面前,著臉認真的說,「我會醫術,我想要給霍雲霆治療,所以我想要你們相信我。」說著又遞出那顆葯,「這是我自己研製的配方,跟古方有所改良,我想讓你試試我的葯,如果有用,能不能試著賭一把,把霍雲霆交到我手上。」頓了頓,看著懷裡哭的直抽氣的白子安,「如果他有什麼事,我弟弟估計會很傷心的,所以我不是來害他的。」

一直站在旁邊的魏團長看看病床上面色蒼白的霍雲霆,再看看好像馬上就要倒下的老首長和老首長夫人,他咬咬牙終於下定了決心,總好過在這裡等著霍雲霆死亡的降臨吧,死馬當作活馬醫吧。

「老首長,具體的我不清楚,白玉一手針灸是真的好。當初他倆相遇,就是因為搶劫犯劫持了白玉坐著的大巴,而雲霆正帶隊追擊這班歹徒。沒等雲霆解決這群犯人,他們就因為白玉連甩幾根金針,立時罪犯全部暈倒在地。」

雖然在飛機上聽白玉說過她有什麼什麼葯,但是畢竟只是白玉說,作為一名優秀的軍人,他不會允許自己把沒有經過驗證的事情說出來,但是他知道的事情,也不會隱瞞或者誇大。

這時候每天例行來看霍雲霆的侯俊彥幾個也來了,都聽到了魏團長的話,李鶴鳴雖然不清楚始末,但是感受到周圍嚴肅的氣氛,也上前證明,「霍爺爺,二哥也很相信白玉的醫術。上次我們見面的時候,囡囡生病,二哥就是讓白玉給囡囡看的。」

李鶴鳴和當初的白子安一樣,都是白玉的神助攻嘛。

一直和老爺子對峙的白玉想,來的恰到好處嘛。

侯俊彥一向跳脫,聽出來了在說白玉醫術的事,靈光一閃,滿臉放光的說,「霍爺爺、霍奶奶,二哥都相信的醫術,肯定是真的。我們要不要試試讓白玉給二哥看看吧?」

越說越覺得有道理,侯俊彥的眼睛都快跟燈泡一樣閃亮了,雙手相擊,回頭跟一起來的張正說,「你們說是不是這樣?」

於志楠、李鶴鳴、明耀光都點頭,只有一向理智的張正疑惑的看一眼白玉才說,「囡囡只是發燒,白玉能治,不代表二哥這樣的重傷他也能治。」

「你不相信白玉,連二哥都不相信?」侯俊彥不可置信的質問。

張正煩躁的捏捏眉心,本來因為霍雲霆出事,這幾天都沒休息好,現在還要跟這個二貨糾纏,「你別無理取鬧,這是一回事嗎?就算是二哥在這裡,他也不會斷定的說,白玉就能治這麼重的傷。二哥可是兩個子彈卡在危險位置,你覺得二哥會打這樣的包票嗎?」

「會的。」一直不做聲的霍長安突然擲地有聲的說,「小二隻要相信一個人,就會站在他的身後給他做後盾,讓他去做去闖。」

他眼神灼灼的盯著白玉,緩緩的伸出蒼老的手捏住了白玉手心的藥丸,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塞進了嘴巴里,連水都不要,就吞了下去,「孩子,既然我們小二相信你,那老頭子也相信你,我們霍家不是賭不起的人,小二,我們就交給你了。」

程秀雲和蕭紀瀾嘴角翕動,都有些猶豫,可是現在還有比目前更糟糕的情況嗎?就算不讓白玉給霍雲霆治療,也不過就是看著他在病床上等死而已。醫生說霍雲霆之所以能撐到現在,都是他強烈的求生**,但是指著可憐孩子自己堅持著,又能堅持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