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一十二章 離不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 離不開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所以白玉整理好東西,抱著包袱進到病房外的時候,守在被護士攔在重症監護室外的所有人都目光如炬的看過來,白子安率先小炮彈似的跑過來抱住白玉,「姐姐,霍二哥沒事了嗎?」

「嗯,我會在這裡照顧他一天一夜,如果出了什麼狀況可以及時解決,所以一定不會有事的。」白玉認真的保證。

在手術室里,解開霍雲霆上身病人服的時候,白玉就知道她為什麼會夢到霍雲霆了。之前猜測的天意要她來救他完全不對,讓她不停做夢的竟然是霍雲霆胸口佩戴的玉佩。

想想也是,天道既然不許鬼神存在的話,降下了天地法則,應該就不會再多加關注這方世界了。畢竟天地亂象如果不是鬼神出手引動的話,普通人類自己的生活活動造成的人間慘劇、悲歡離合,哪怕是天道也不能插手的。既然不能有鬼神了,自然沒有它可插手的事情了,自己跨越空間壁壘,來到這裡,應該是意外中的意外,天道根本就沒有發現。

想通這些,白玉放心了許多,再也不用擔心自己被規則給消除了好么,自己雖然有些神通,但是離成為神仙可差的遠,這方世界靈氣這麼稀薄,自己要是不躲在幻境里修鍊,千八百年的不可能成仙的。不說自己沒有要成仙的欲求,就算有千八百年的時光,應該也能找到去修仙世界的方法的。

心裡爽歪歪的白玉淡定自若的從自己的包袱里拿出水杯找到水瓶給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才坐下來。蕭紀瀾特別不好意思,人家小姑娘做手術可是站了七個多小時,自家人也沒想著給她倒杯水啥的,可是現在也顧不上先道歉,她性格活潑也著急,「阿玉,我們雲霆就沒事了吧?」

「嗯,如果不出現意外的話,是沒事了。」白玉淡聲回答。

「那他什麼時候會醒?」

「不是說子彈壓迫到了重要神經,他醒過來是正常的吧?」

「之前他腿上的子彈雖然取出來了,醫生說骨頭損壞特別嚴重,最多只能恢復到正常走路,不能再繼續當兵了,阿玉你有沒有辦法?」

「雖然我不想我的兒子去戰場歷經槍林彈雨,但是當媽的知道自己的兒子,他一輩子的熱愛就是部隊,要是當不了兵,他雖然會堅強的活下去,但是心裡不會快活的,阿玉,你醫術這麼好,那麼危險的子彈取出來了,我的兒子還活著,你是不是有辦法治治他的腿。」

連珠炮似的問題砸過來,白玉抬頭髮現病房裡所有人都探照燈似的緊緊盯過來,她放下杯子,「你們這樣擔心,我還是仔細給你們說一說吧。我沒說完之前,不要打斷我的話。」

「我首先封住霍雲霆周身大穴,將他的生命活停另外使用獨門針法,利用他體內的血液循環、元氣流動,利用他自身本來就在跟體內的子彈作鬥爭的這些東西逼迫顱內的子彈移動到安全位置,再進行的開顱手術。」當然白玉沒說的是,在施針的時候,以針為媒介白玉灌入霍雲霆體內不少靈力保住他的生命,並引導灌入的一部分靈力和他的元氣一起推動子彈移動,不然他微弱的生命力肯定就在這次施針過程中消散了。

「開顱手術之後,他體內的元氣已經大失,不足以應付胸口那枚子彈移位的推動,所以我給他吃了三粒培元丹,跟養元丹只是補充元氣不同,培元丹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快速再生元氣,當然前提是這個人不是只剩下最後一口氣。」

「同樣的方法取出了心臟處的子彈,到此為止,就算已經搶救下來了霍雲霆的生命了。」

「至於他的腿,我也看出來了,他是腿骨被子彈射入身體的力量震碎的,腿部神經也受到重創,腿骨醫院的醫生已經處理的很好,他們只是拿受損的神經沒有辦法,我已經把斷裂的神經位置接好了,並沒有什麼問題。」白玉的精神力可是非同一般人,又有靈力加持,找到斷裂的神經位置,並把它接好,並不是一件難事。

只是她此次幾乎損耗了體內的全部靈力,身體極度疲累,但是霍雲霆現在必須要自己鎮守在旁邊,所以白玉在手術室並不是僅僅收拾東西而已,而是偷偷的從幻境中偷渡出一顆養靈丹吃了,等藥力發散了之後才有力氣走出來,並能坐在這裡跟他們說話。

聽完白玉的話所有人都心裡一輕,疲憊感就洶湧而來,白玉才說,「給我送一份食物來,安安一直沒有吃飯,你們就回去休息吧,監護室里也不能留多的人,我會守在這裡。」

這時候眾人才尷尬了,人家姐姐勞心勞力的救自家人,這邊這麼多人,竟然還讓一個小孩子餓著肚子。程秀雲想彌補,「阿玉,你今天很累了,雲霆這兒離不開你,要不,我們把安安帶回去照顧,你也不用這麼累。」

「不用了,安安要待在我身邊。」白玉淡然拒絕,蕭紀瀾還想再勸,被接收到從自己只是不想霍雲霆留下遺憾才接白玉來,想讓他能看一眼才好,就這樣,白玉反而一來就把霍雲霆給治好了的震撼中醒過來的魏團長遞過來的眼神的霍成邦給拉住了。

蕭紀瀾雖然不甘心,但是也不會在此時跟霍成邦鬧彆扭,一眾人你拉我、我攙著你的走出了醫院,蕭紀瀾才說,「孩子爸,你怎麼了?你沒見著阿玉那慘白的小臉?肯定是做手術累到了,我們把安安帶回去照顧多好。」

聽到妻子埋怨的霍成邦轉頭看給自己遞眼神的魏團長,魏團長抿抿嘴唇說,「白玉和白子安無父無母,他們相依為命,白子安離不開白玉,白玉也離不開白子安。所以白玉走到哪裡就把白子安帶到哪裡,她不會答應你們讓白子安離開她的眼皮底下的,特別是還在人生地不熟的京都。」

「怎麼回事?」侯俊彥咋呼,「二哥,沒說埃」

「好像是爸爸出意外去世了,媽媽緊接著生病沒了,他爺爺奶奶叔伯兄弟都不是什麼好人,不養他們不說,還盤剝姥爺那邊親戚給的接濟糧食,白玉為了養活自己和弟弟,背著弓箭上山打獵、采草藥。」

「我和雲霆猜測肯定是這樣她才在深山裡遇見了奇人奇事,學來了一身本事,不然山裡的姑娘會這麼厲害的醫術太不通常理了。」魏團長沉著臉解釋,現在白玉都是自己手下得力幹將的救命恩人了,以前提起白玉的爺奶叔伯也只是生氣,現在卻是特別想罵一句真不是個東西。

果然這世界就有許多有志一同的人,於志楠氣狠狠的一句,「真他媽不是個東西。」罵的所有聽見的人都身心舒暢許多,就是這麼回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