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一十八章 小包子做客記(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小包子做客記(二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哎喲小乖乖,看你累的,這滿頭大汗的,快歇歇,待會兒好吃飯。」說著還掏出自己的手帕給小傢伙擦擦額頭上冒的細密的小汗珠。自從父母去世之後,白子安得到的來自長輩真誠的憐愛都是有數的。所以看到程秀雲頭髮花白,臉上皺紋橫生,不由自主的把她代入到自己親奶奶的角色上,忍不住的把腦袋擱在她的肩膀上。老人身上特有的乾燥氣息讓他心生依賴,「霍奶奶,你真好。」

本來就喜歡他,這會兒就更不得了了。要不是實在年紀大了,程秀雲真的還想把他抱起來,像曾經照顧幼小的霍雲霆一樣,把他抱在懷裡喂飯喂湯。

只是現在力不從心了,所以她只得輕輕的捏了一下他肉肉的小臉蛋,站起身和老伴兒滿臉笑意的一人一邊牽著小傢伙進屋吃飯。進了餐廳,小傢伙就鬆開他么的手,顛顛的跑到客廳去翻白玉在青山鎮中給打包的包袱。小傢伙的暖暖的手突然鬆開,兩個老人好像還想留住被他小手握住時殘留的暖意,不由握了握手,然後同時看了看對方露出了苦笑,這是怎麼了?

找了一會兒,白子安才揚起腦袋露出大大的笑臉,「胖胖嘟嘟,快來,你倆的飯盆。」

一隻狗叼住一隻大碗走到霍家大大的餐桌的桌腳處放好,又歡歡喜喜的扭著肥屁股跑到白子安身邊,白子安又一隻狗塞一隻小木碗,「給,喝水的碗。」

看它們把木碗放在各自的飯盆旁邊,白子安才算鬆口氣,總算是沒調皮,真是不容易。他又把頭埋進大大的包袱里,才一一拿出自己的碗筷,喝水的杯子,擦臉擦手的帕子,還有擦臉擦手的香膏。

幾人就看著他矮墩墩的一趟趟的來回跑,把吃飯的用具送到廚房,讓陳嫂幫他沖洗,最後捧著帕子,把香膏放進口袋裡,跑到程秀雲身邊,一把抱住她的大腿,奶糯糯的說,「霍奶奶,幫安安洗臉。」

程秀雲疼愛的拍拍她的背,「看把你忙的,告訴奶奶你要做什麼,我幫你就行了,看著好幾遍跑的,又出汗了。」

「走走,我們打水洗臉。」

洗手間里,白子安只讓程秀雲幫忙他打水,自己拿著小黃鴨的手帕仔細擦乾淨了手臉,然後用小白貓的帕子仔細擦乾水漬,最後從口袋裡掏出香膏盒子,給自己抹勻了手臉。雖然他覺得自己一個男孩子,不用用這些東西,但是白玉認真囑咐了,白子安也就答應了。因為京都乾燥,白玉可不想要自己養的白白嫩嫩的肉包子,回家了就變成臉蛋紅皴皴的小破孩兒,所以總是讓他抹。

好一通忙乎,總算是能坐在飯桌上吃飯了。白子安人小胳膊短,霍家的餐桌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大了。所以一直是桌上的三個女性長輩給夾的菜。他只管舞著自己專用的短小的筷子,吃的噴香,小嘴巴油乎乎的,像只偷油吃的胖老鼠。因為他吃的香,霍家兩老,也不自知的多吃了些。

飯後,蘇酥還照顧小傢伙到霍雲霆的房間睡覺。

「安安,這是你霍二哥的房間,因為家裡很久沒來客人了,客房都沒收拾,你就先在他房間睡午覺吧?」

一聽蘇酥說這是霍雲霆的房間,白子安更高興了,他本來就不是挑剔的人,自動自發的脫了外面的厚襖棉褲,哼哧哼哧的爬上了床,小胖手抱著霍雲霆的枕頭,圓滾滾的拱著屁股在床鋪上滾了一圈,笑得見牙不見眼,「霍嫂嫂,我霍二哥在家裡就睡這嗎?」得了肯定的回答,準備放好枕頭好好睡覺的白子安,看到了因為他滾動從原本枕頭底下一本書中掉出來的一枚玉佩。白子安捧著玉佩一看,大叫,「啊,這跟我的玉佩一樣埃」

他還很著急的摸自己脖子上的玉佩,想看看還在不在,是不是自己掛玉佩的繩子斷了,結果發現,白玉送給他不許摘下來的玉佩還在,放鬆了心情的白子安長長的吁了一口氣,要是真是自己玉佩掉了,這次可以撿回來,下次再要掉了可怎麼辦?

蘇酥跟小孩子只擔心是不是自己東西掉了可不一樣,既然白子安的沒有掉,那就是白子安和霍雲霆有一枚一模一樣的玉佩,這可真是耐人尋味埃

「安安,你的玉佩是哪裡來的啊?」蘇酥覺得自己的語氣特別像狼外婆,趕緊在心裡呸呸兩聲。

「姐姐送的啊,說是保平安的。」說完小傢伙也明白過來,「誒?霍二哥的玉佩和姐姐送給我的一模一樣,那這個玉佩是不是也是姐姐送給霍二哥保平安的。霍二哥也真不聽話,他要是戴著姐姐送的玉佩,說不定就不會受傷了呢。」

小傢伙哪裡知道,雖然兩枚玉佩外觀一樣,但是上面白玉布置的符陣可完全不同,白子安的那一枚在靈泉中孕養了七七四十九天,白玉花費一天一夜,刻上了集滋養身體、保平安、時時讓白玉感知到玉佩位置於一身的大陣。但是霍雲霆的那一枚,不過是白玉為了幫助霍家去晦氣,隨便從以前練習玉雕的練手的玉佩中拿出了一枚,隨便附著了一個簡單的祛晦法印罷了。在霍雲霆回家的當晚,祛除了霍家的陰晦之氣之後,法印消失了,就跟任何一枚普通玉佩沒有分別。只是白玉拿的時候,恰好拿到了跟白子安的護身玉佩一樣的圖案罷了,但是白子安的玉佩經過靈泉滋養,仔細看比霍雲霆的這枚溫潤有靈氣多了。

拿著兩枚玉佩看了看的蘇酥也看出了不同,心裡為霍雲霆暗自哀嘆,看來霍家二少想討美人歡心,路還長著呢,沒見雖然玉佩長得一樣,但是人弟弟的明顯檔次高了很多嗎?哀嘆歸哀嘆,但是該幸災樂禍還是要幸災樂禍的,蘇酥清清嗓子,拍拍小傢伙為霍雲霆沒戴玉佩而受傷懊惱不已的小腦袋,「咳咳,好了,你霍二哥本來就有一枚你霍奶奶給去高僧那裡求的玉佩,從小就戴的。不過部隊執行任務的時候也是不準戴這些的,不過他受傷之後,你霍奶奶心裡害怕,去他宿舍取了玉佩,給在駐地軍區醫院的他給戴上,才轉運回京都軍區醫院的。」

「好了,好了,睡覺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