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一十九章 護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 護短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白子安得知出任務不能戴玉佩之後,才老實睡覺。

等白子安睡著,陳軍子一直以為的只會闖禍的兩隻蠢狗,虎視眈眈的守在床邊,誰進來看都站起身牢牢的盯住對方,伸手要摸摸他的臉蛋,兩隻狗就前腿下壓,嘴裡發出低沉的嗚嗚警告聲,一副看著不對就要進故啤

幾人總算從他倆身上看到一點忠心護主的架勢,還是有點欣慰的,所以只略略在門口看白子安睡的安穩,也就出去了。

等小傢伙醒來的時候大院里得知霍家老頭兒帶回來一個可可愛的小小子回家了,侯家的侯仲明邀著陳家的陳老虎兩個老頭兒興顛顛的就來了,「霍老頭兒,聽說你帶了個小男娃回家了。不會是你這個老不要臉額家教沒做好,讓你家老大在外面留了種,現在才帶回來吧。」

正好這時候,蘇酥抱著睡的滿臉通紅,腦子還沒清醒,正蔫頭耷腦的白子安下樓來。本來正窩在蘇酥懷裡醒神的白子安被陳老頭兒大嗓門嚇得抖了個激靈,把恰好看到這情況的程秀雲給心疼壞了,站起來就跟陳老虎嗆聲,「陳老虎我告訴你,你要是嚇壞了我們家孩子,我跟你沒完,我告訴你1然後才摟過白子安,摸小傢伙的頭髮,嘴巴里念叨,「摸摸毛兒,嚇不著。」倒騰著念了好幾遍,才算完。

「霍老頭兒你媳婦兒吃槍葯了,說話這麼沖。」莫名其妙被噴了一頓的陳老虎,瞪著一雙大眼珠子,朝霍長安開炮了。這可捅了馬蜂窩了,霍長安一輩子寵媳婦兒,哪能讓這老傢伙這麼說自己老伴兒,站起來就嗆聲,「你個老小子,瞎說啥,你才吃槍葯了,你全家都吃槍葯了。你個破鑼嗓子嚇到我們家孩子了,孩子奶奶還不能說說你啊?咋滴,你這個手下敗將,今兒,還想干架是咋的?」

接著就吵起來了,本來是霍長安和陳老虎吵架,後來作戰範圍擴大,連一直老神在在看戲的侯仲明也被拉入了戰圈兒,三個人那是吵得一個叫熱火朝天。

從來沒見過這樣情況的小傢伙,目瞪口呆的看著年紀老大,鬍子都白了的幾個三個老頭兒你來我往的吵個不停,一人的嗓門比另一人的更高。早就習慣了的程秀雲、蕭紀瀾和蘇酥已經見怪不怪,能在他們吵鬧聲中,自如的做自己的事了。

實在是小傢伙圓圓的杏眼,粉嫩的肉臉蛋,加上張的可以塞雞蛋的紅潤小嘴吧,這呆萌樣子太可愛了。無意中看到的三個老頭兒,都不由笑了出來。看他們不吵架了,白子安挪挪小屁股,蹭到霍長安身邊,撲進他懷裡,鼓著包子臉眼睛里全是責怪的瞪著陳老頭兒和侯老頭兒,「你們欺負人,你們二對一,這對我霍爺爺不公平。」

「槽!霍老頭兒,你可真不仗義,吵架還找小屁孩兒做幫手。」在吵架中一直佔下風的侯仲明忍不了了。

要是一般人維護他,霍長安這樣不服輸的性子,肯定是不會領情的,可是這不是別人啊,是可人疼的小包子白子安。他伸出手摟住白子安,得意的鬍子都要翹起來,「咋樣,老子就是比你有福氣,有本事,讓你家小猴子給你帶回來一個小人家來,也幫你吵吵架啊!你去啊,老子可不怕你。」

「哼,又不是你老霍家的種,你得意個什麼勁兒。」看侯仲明被噎的說不出話來,陳老虎立馬接上。剛剛吵架的時候,雖然都在儘力的用話損對方,但是該說的還是都說清楚了的,兩人已經知道白子安是什麼身份了。

「切,嫉妒就直說,我們家小二已經有看中的姑娘了,你們家陳子為呢?別等我們家小二的孩子都滿地亂跑了,你家子為還打光棍呢。」霍長安故意隱瞞白玉才15周歲的事,就是不讓他們知道霍雲霆結婚還要好幾年,免得被對方反過來嘲笑,想曾孫想瘋了。

最後在白子安偶爾一句,「這個爺爺,你聲音太大了。」「那個爺爺,你罵人是不對的。」「爺爺你怎麼能這麼說我霍爺爺,他這麼慈愛。」等等,語言助攻還不算,他還要帶著譴責的眼神看人。幾個久經風霜的老頭,雖然行為粗放、對外面目嚴肅,但是對乾淨純潔的孩子總是很有幾分容忍的,因而總是在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下敗下陣來。這樣的助攻下,霍長安大獲全勝,身心舒暢極了,一直帶著小傢伙玩耍,還帶他進自己的書房,給他講自己的曾經,還陪著小傢伙練字,看畫冊。心裡還感嘆了一把小傢伙所學廣泛呢,要不是自己娶了程秀雲這樣大家閨秀的老婆,要陪著媳婦兒做點她喜歡的事,霍長安還真不一定能比白子安知道的多,會的多,學得好。由此,就更喜歡白玉了。

為啥白子安聰明懂得多,反而更喜歡白玉?這不很明顯嗎,白子安肯定是白玉教的,那要是她給生的小曾孫,那又能差到哪裡去?霍老頭兒摸摸翹起來的鬍子,心裡的得意勁兒就甭提了。

到晚上蕭紀瀾要親自照顧他洗澡洗頭,白子安有點害羞,羞紅著耳朵捂著胸前的衣服,躲躲閃閃的不許蕭紀瀾給他脫衣服,「我,我可以自己洗。」

胖胖嘟嘟和一直緊緊盯著他倆的陳軍子,一路打游擊,越過沙發,跨過餐廳,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擠開廁所門,蹭進了廁所。一看見白子安旁邊的水盆,就一骨碌的跳進了水盆里,在盆里翻滾兩圈,然後站起來用力的甩甩毛,甩的白子安和蕭紀瀾滿身都是水。白子安粉嫩的小嘴巴驚訝的張的老大,「你倆幹啥?這是做客知道嗎?講禮貌知道嗎?你倆可小心一點兒,小心告訴姐姐罰你禁閉,你倆知不知道?1

「跟你倆說好的,不許闖禍,記不記得?你看你們甩的我一身水,要是姐姐知道了,又得讓你們面壁兩天。」白子安說著還不解氣,伸著小指頭還去戳了戳他們的腦袋。胖胖和嘟嘟也知道自己闖了禍,這不是在自己家,也不是只有白子安自己洗澡,或者是白玉或者是陳文傑幫忙他洗澡,把蕭紀瀾弄得一身水,的確是做錯了事。他們伸伸舌頭,舔舔白子安,蕭紀瀾覺得不是自己眼睛出了問題,就是她竟然從兩隻狗的臉上看到了討好,這世界真是玄幻了。

「好了,好了,快點洗澡吧,不然說都要冷了。」不說蕭紀瀾本身就沒有生氣,就說兩隻狗都能漏出討好的神情了,也蠻有趣的,蕭紀瀾也不可能發作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