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二十一章 孩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 孩子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說起來,她自從和蕭雲雷結婚並沒有刻意去避孕,想著有孩子就生下來,結婚這一年沒有孩子,他們兩人還在私下裡高興,孩子沒有來的這麼早,多給了他們好多兩人相處的時間。

只是沒準備生,和不能生,這完全就是兩件事。

白玉有些奇怪蘇酥的敏感,但是她不會說,從你的面相中能看出你命中無子吧,這不是找罵嗎?但是她既然發現了自己看出了一些不同,還這樣一副她不說出來就不罷休的架勢,白玉也不好真的沉默,畢竟看的出來小傢伙還是很喜歡霍家人的,自己也不討厭他們。對蕭家人來說,蕭雲雷和蘇酥能不能生孩子應該是一件值得關注的大事。

「你想要孩子有點困難。」看她急得眼眶通紅,白玉只得說。

「真的是我的身體有什麼毛病嗎?」精明開朗的蘇酥突然很害怕,自己要是真的不能生孩子,霍家可能還不會說什麼,可是蕭家那邊呢,蕭紀瀾是唯一的女兒,不得已霍家的大兒子姓了蕭。要是到了蕭雲雷這一代,竟然無後,那自己的婚姻,自己的幸福,又該何去何從呢?

蕭紀瀾也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這可是怎麼回事,怎麼就好好的生孩子有點困難呢?不過她出嫁前受父母寵愛,出嫁后公婆慈愛開明、丈夫疼愛有加,所以她並不跟受過家庭瑣事磋磨的家庭婦女一樣,聽到兒媳婦可能不能生孩子,就大發雷霆,而是關切的拍拍臉色發白的蘇酥的肩膀,才熱切的看著白玉,「阿玉,是身體出什麼毛病了嗎?治療吃藥不行嗎?」

「霍伯母是娘家的獨養女兒吧?」白玉看看蕭紀瀾,結合看到蕭雲雷的面相猜測。

「是,這有什麼關係?」蕭紀瀾有些頭腦發矇,說兒媳婦的身體,怎麼問自己是不是娘家的獨養女兒這件事了?

「往上幾代都是獨生子?每一代都致力於做善事?」白玉繼續問。

「是這樣。早年間,我們家還有個儒商的名聲。到了我爸媽這一代,不講這些了,但是我爸媽也一直暗中支持抗日戰爭,為新中國的建立也是出力不少。」蕭紀瀾有些緊張,白玉從村裡出來的,怎麼會知道蕭家的事情的。

可是她想要得到的回復,白玉並沒有給出來,她只是抱著白子安一邊拍他的背,一邊閉目深思。

她想蕭家祖上應該是走的旁門左道起家,以致於影響了後代子嗣,他們應該也是有所感覺的,所以一直致力於做善事的。到了蕭紀瀾這一代,應該是父母對國家安定,百姓安樂做出了大貢獻,可是一代又一代善行積累幫助蕭家留下了血脈,到了蕭紀瀾這一代不可抹殺蕭家的大貢獻只是好幾代的天道力量積累,所以只有蕭紀瀾一個女孩子出生。

到蕭雲雷的時候,既然他姓了蕭,就本應該是夭折的命,只是他也算霍家後代,所以霍家霍長安、霍成邦兩代人對國家的巨大貢獻,保護了蕭雲雷。也就是這樣,蕭紀瀾本應該是三子兩女的命格,現在也只生下了兩子一女,這全部都是代價。

所以蘇酥想要生孩子,幾乎是不可能的。時代久遠,具體是為什麼蕭家血脈要被斷絕,已經不可考。天地規則也限制了這一方水土存在陰魂鬼怪、神仙大能,雞不能走陰陽道去了解始末,也不能請求土地公、土地婆。過去的事情,經過幾代人,那真是真的已經作了古了。所以根本不能從根源上去解決這個問題。

白玉想了想只好說,「你和蕭大哥若是要生孩子,必得下定決心,孩子姓霍才行,要姓蕭是不行的。」這樣霍家的陰德才會庇佑這個孩子。

「阿玉,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聽起來神神叨叨的?怎麼跟身體狀況沒關係,反而跟姓什麼有關係了?」蕭紀瀾腦子裡全然不懂,這到底有什麼聯繫。

「是啊,小閨女,這是怎麼回事?你總不會說這是命定蕭家不能有后吧?」白玉品貌一流,又救了霍雲霆的命,程秀雲又從白玉身上感受到了比自己或許更優雅的千金小姐作態,所以內心對白玉的感覺是特別好的,也是特別樂意白玉能做自己的小孫媳婦醫術高超,說兩個孩子身體上有妨礙什麼的,她肯定是很樂意相信的。現在很明顯的誠舨龐蟹漣的事情上了,這叫程秀雲怎麼接受,這都搞起封建迷信了。

蘇酥也是滿臉懷疑,本來看這小姑娘是個漂亮又有本事的,跟霍小二是很般配的,好端端的竟然說自己要是生的孩子不能姓蕭,這簡直滑天下之大稽。好好的社會主義好青年不做,竟然走下道,相信起命理之說了。這姑娘到底是怎麼回事?

因為覺得白玉說的完全是無稽之談,所以蘇酥完全放心下來,雙手抱胸目視前方。雖然臉上沒有表露出來,只是心裡對白玉是有些不屑的。

蕭紀瀾作為一個母親,雖然偶有出格,但是她其實是個好媽媽。想到自己的小兒子,雖然她開口就是小混蛋、臭小子什麼的,但也是真的愛自己的孩子。這孩子好容易碰到個喜歡的姑娘,蕭紀瀾還是希望自家孩子能如願以償的,所以她拉住白玉的手勸道,「好孩子,現在可是科學時代。是不是你們村裡那邊都信這個?阿玉,等你走出來,多看看,就知道了,封建迷信都是假的。可不能就完完全全的相信這些啊,我們還是主要相信科學才好。」

「嗯?你可一定要聽伯母一句勸,可不能走歪了路,啊?像我給雲霆戴的護身玉佩,也只是他去做任務太危險了,我給他玉佩求給心安。但是萬不能真的就掉進求神拜佛,看相算命里去了啊?」

看他們這樣的反應,白玉發現自己衝動了,當時聽到他們談論孩子的時候,就不應該有什麼反應,讓蘇酥察覺了,現在還弄到這種尷尬的境地。想趁蕭紀瀾提起霍雲霆胸前的玉佩,順勢問問都不好問。

她說不出假話,所以只能沉默。一直沒開口的霍長安,看著白玉的一雙眼睛深邃難耐。他並不覺得白玉一定在信口雌黃,霍長安想,白玉可能懂一點看相,這應該是山裡教她醫術的師傅教她的。

建國之前,信這些東西的人還是很多的,周易推理並沒有像現在這樣完全旁置。白玉的師傅既然有這麼高超的醫術,又在深山隱居,年紀應該不小,有大能耐的人,懂看相,也不稀奇。至於看出來的結果,人通常都是信則有不信則無的。儘管整個霍家都不相信這個,也不能就斷定白玉是個人品不行的低劣騙子。因而他也只是審視的看了看白玉,便拍了拍程秀雲的手,以示安撫。

「信則有,不信則無的。不必太過計較,蘇酥也把這句話記在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