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二十二章 糾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 糾結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最後孩子的話題,由霍長安那一句話作了結尾。

一路安靜的回到了霍宅,白玉被安排在整理出來的客房休息,小傢伙一整天沒看到姐姐,最關鍵的是,他感覺到了霍家人都不相信白玉,所以他和胖胖嘟嘟一直窩在白玉房間的角落裡,乖乖的看白玉給他帶來的畫冊,或者玩一會兒華容道。

一點也沒有前一天來霍宅的活潑好動,在他小小的心裡,姐姐永遠是第一位的。雖然白玉教過他,姐姐說的話不一定全對,但是他還是選擇相信她。特別是今天白玉在說孩子姓霍不能姓蕭的時候,跟白玉相處了這麼久的白子安,能很明顯的感受到她在說這話的認真。對於白玉這麼真誠的提醒,卻換來了懷疑,白子安是很有些懊惱的。他有點生氣,覺得自己太小了,不能幫助姐姐解釋清楚,說服他們都相信白玉。

因而,就換來白玉在床上躺著休息,他在地上玩耍的情形。

原本白玉不睡也沒有關係的,只是就霍雲霆耗費許多靈氣,所以她的身體也真的有些虛弱,所以哪怕旁邊小包子偶爾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她也還是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霍家人當然不知道白子安小豆包是在生他們的氣,只以為是他小人家年齡太小,太依戀親姐姐了。所以所有人都按部就班的做自己的事,並沒有來讓白子安出去玩耍。

白玉一覺睡到下午,醒來發現小傢伙也鑽進了被窩,依偎在自己身旁睡得正香,小胖手還搭在自己的腰上,小臉蛋睡的通紅,可愛吧唧的惹人疼極了。

她輕輕的碰一碰他的小臉蛋,小傢伙眼睫毛顫了顫,才睜開眼睛,看到白玉正含笑看著自家。他第一反應就是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不過又很快癟了小臉,嘟嘟囔囔的跟白玉抱怨,「姐姐,為什麼霍爺爺、霍奶奶、霍嫂嫂不相信你的話?你說的那麼認真,肯定說的是真話。」

「安安,我說或者不說,說的是真是假,這全部都是我自己的選擇。我願意說出來並且說真話。他們不信,則是他們的選擇,這並沒有什麼的。」白玉點點小傢伙皺起來的小眉頭,給他解釋。

「可是我不喜歡這樣。」

「那等時間再過的久一點,霍嫂嫂和蕭大哥還沒有生下小寶寶,他們肯定要上醫院檢查的。檢查出來,他們身體健康,不影響要孩子。到那時,他們就會認真考慮我今天說的話了。到時候孰是孰非就出結果了,所以你不用鬱悶。」

白子安一把拍開看他們醒了,就蹦上床的胖胖,鼓著臉頰想了想,發現真的是這樣,他便又笑開了。

「嗯嗯,我和姐姐一起等著就好了。」又伸出一隻胖腳丫把胖狗胖胖再一次蹦上來的身子給踹下去,他才捧著雙手問,「霍二哥沒事了,我們要回家了嗎?」

「不是的,沒看到他醒,讓你回家,你也會擔心的。我們等他醒了,看到明顯好轉,再回家。不過我還沒想好,這幾天我們去幹什麼。」白玉覺得自己救下他已經是仁至義盡,並沒有義務每天去醫院守著他,抽空去看看就行了,所以她在想霍雲霆清醒之前的幾天,她要帶小傢伙去哪裡玩一玩。

一直以為白子安在跟自己玩耍的胖胖,這會兒汪汪兩聲,邀請嘟嘟和自己一起往床上一跳。看到兩隻胖狗都山了床,白子安氣鼓鼓的翻身而起,「你們給我下去,再上來,讓你們沒肉吃,我告訴你們。」

好像按了暫停鍵一樣,兩隻狗都呆萌呆萌的看著發火的白子安,好一會兒禁止不動。白子安氣的眼睛都瞪圓了,「還不下去。」解了穴一般,兩隻胖狗嗖地一下跳下了地,夾著尾巴,窩在牆邊,眼淚汪汪的看著白子安,渴望讓他心軟,讓它們一起玩耍。

最後兩人決定就出門隨便走走,走到哪兒看哪兒,不需要特別定目的地。

因為說到孩子的事,所以霍家人對白玉姐弟都有些無形的隔膜,並沒有按照一開始計劃的那樣親密的去接觸兩姐弟。不管霍家是什麼態度,都不影響白玉和白子安的生活。接下來的三天,她帶著白子安在霍家吃完早餐,就出門去轉,看到新奇的沒見過的小玩意就買,見到許多又故事的人,很多有歷史的風景。。

只是每天回程的時候,先轉道去醫院看看霍雲霆,然後回霍家洗洗就睡。兩人都很滿足,只是苦了兩隻胖狗,因為出門白玉肯定是第一照顧白子安,擔心看顧不了兩隻胖狗,再加上這兩隻狗還是狗寶寶,出去玩肯定走不遠,到時候又抱孩子又抱狗的,想想就夠夠的。所以白玉嚴令禁止這兩隻跟他們一起出門,所以日常每天早上它們都嗚嗚的在白玉腳邊哼哼唧唧,纏磨個不停。弄得看著的霍家人都感嘆這狗都要成精了,看著可憐兮兮的,他們要不是老的老,年輕的又有事做,都想出門去遛狗了。

這天晚上,白玉回家,蕭紀瀾和蘇酥也強自忘記那天說的孩子的事,熱切的迎上來,眼巴巴的看著白玉,「阿玉,這都三天了,我們都能看到臭小子面色越來越好,這是不是差不多真的就要醒過來了。」說著抬手扶著胸口,眼睛里全是淚,「他再不醒,我真是要去了半條命了。這不是有植物人的說法嗎?我們雲霆腦子裡都動了手術,他不會也……」

「霍伯母放心。我剛剛和安安一起去醫院看過霍二哥了,他恢復的情況都在正常的範圍內,明天或者後天一定會醒過來的。」白玉陪她在客廳沙發上坐下來,給她倒了一杯茶,放進她手心裡。

這三天,因為有白玉帶小包子白子安,所以兩位老人留在家裡由陳嫂照顧,蘇酥也回去上班去了,蕭紀瀾都是守白天,晚上由蕭雲雷去接替守夜。人就是這樣,沒看見的時候可能想的還少一點,但是蕭紀瀾一整個白天都坐在病床前看著小兒子霍雲霆,越看他越想的多,能不能醒,醒了是不是又是真的能不留下什麼毛病,想心都痛了。

所以每天白玉回來的例行對話就是蕭紀瀾問、白玉答,連小孩白子安都看習慣了的。

蘇酥看著白玉的臉,心裡都是糾結。雖然第一次聽的時候,真的是把白玉當做了神棍一樣的人物。可是聽到了這樣的說法,心裡總是有點打鼓的,總有點怕她說的是真的。

索性最近霍家人常常往醫院跑,蘇酥偷偷的去做了下檢查,得知自己身體健康,生孩子絕對沒問題。至於蕭雲雷,他是蕭家的獨苗苗,從小到大,每年去南方,蕭家的爺爺奶奶都會帶他去做全身檢查,所以家裡人人都知道他的身體倍兒棒,不可能生孩子有妨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