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二十四章 醒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四章 醒來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第二天傍晚,白玉又按照慣例帶白子安去醫院看望霍雲霆的情況。在病房門口,看到了一個中年女人,留著齊肩發,******,精明幹練的樣子。出來接水的蕭紀瀾看到兩人都站在門外,趕緊掩飾住眼底的擔憂,微笑著給兩人互相介紹。

「明霞,這是這次救了我們雲霆的救命恩人白玉,就是她給我們雲霆操刀做的手術。這小孩是她弟弟叫白子安。」然後轉頭給白玉介紹,「阿玉,這是雲霆的姑姑,你喊她霍阿姨就可以了。」

小傢伙看見蕭紀瀾沒有介紹自己親密的小夥伴不幹了,立馬挺挺自己的小胸膛聲音清脆的說,「霍阿姨,這是我養的狗,全白的叫胖胖,就耳朵花一點的叫嘟嘟。」

霍明霞早幾天就收到了消息,侄兒霍雲霆出任務受了重傷,極有可能救治不回來。得到消息的時候,她作為H省軍區的文工團團長,正帶著文藝兵下連隊慰問官兵呢。這也是任務,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完成任務,所以哪怕心中再焦急,恨不得立刻肋生雙翅,立馬飛回京都,也要忍耐到慰問結束。丈夫也是在H省政府擔任要職,這段期間有一系列的重要會議要開,也走不開。兩個孩子一個上大學,一個上高中,來了也幫不上忙,還要別人分出精力照管他們。

因此,她才這時候趕到醫院。問出病房在哪裡的時候,她心裡還很奇怪,這雖然是VIP病房,情況那樣嚴重的話,也應該在住重症監護室埃想到這些,她就又驚訝又高興,這一定是雲霆被救過來了。

可是這時候聽著蕭紀瀾的介紹,她很想直接伸手摸摸這個從年輕時候就跳脫的嫂子的額頭,仔細看看她是不是發燒了。霍雲霆受傷的情況,她可是聽說了,為此夜裡的眼淚都不知道濕了多少的枕頭,咋就能被眼前這個小姑娘給救了?這是開的什麼玩笑,也太離譜了吧?說給三歲小孩兒聽,小孩也不能信埃

實在是霍明霞臉上的懷疑太明顯了,所以蕭紀瀾趕緊伸手拐了她胳膊一下,還偷偷使眼色,讓她趕緊收斂一點,又尷尬的朝白玉笑笑,「呵呵,阿玉,來來,進來吧。這是他姑姑,不清楚情況呢,你別介意哈。」

白玉只是輕輕點頭,就牽著白子安進了病房,第一時間她就注意到了霍雲霆的眼睫毛眨了眨,白玉挑眉,這麼巧,這是要醒了?

這會兒霍成邦還在部隊里,蕭雲雷和蘇酥還在上班,霍長安和程秀雲兩老年紀大了,前段時間因為擔心霍雲霆,熬的身體憔悴許多了,每天往醫院跑也累,所以今天就沒有來。所以今天病房裡就只有蕭紀瀾在,加上剛來的霍明霞、白玉和白子安四個人。蕭紀瀾進了房間就開始搬椅子,想安排她們坐下,所以沒發現霍雲霆的動靜,而霍明霞還在好奇的看著白玉,想這麼小的姑娘真能有這麼大本事嗎?小傢伙則認真的監督兩隻愛亂跑的狗,窩到牆邊去,實在是病房裡的機器不少的,要是絆到了什麼管子之類的就糟糕了。

所以四個人就只有白玉發現了霍雲霆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四目相對,白玉發現,他那雙一直深邃有神的眼睛第一次泛出了迷茫。

霍雲霆的腦子還停留在子彈打進腦子裡的那一刻,雖然時間短暫,但是霍雲霆覺得自己似乎能回憶起自己二十幾年所記得的一切。身體慢慢倒下的時候,爺奶、父母、兄弟姐妹溫和的笑臉,讓他心裡都是對爺爺奶奶和父母的虧欠,還沒來得及孝敬他們。自從進了軍校,開始斷斷續續的執行任務,好像留給親人的都是擔心和害怕,溫馨和樂都很少。他想起了自己的兄弟朋友,還有部隊上那些親愛的戰友,那一張張鮮活的臉,全部都在他腦海里幻燈片一般鮮活的閃現。他在心裡說,別了,我愛的和愛我的所有的人們。

可是身體落地之後,眼睛慢慢闔上的時候,腦子裡竟然出現了另一個人的身影。她總是清清淡淡的做自己的事,什麼都胸有成竹的樣子。對待身邊的人也都是溫和有禮,只是溫和表面下的全是冷漠,並沒有瞞過觀察敏銳的霍雲霆。他有時候在想,陳家只是得到她的關照,除了白子安,又有誰走進了她的心裡,被她真正在意呢?

那個姑娘啊,像一本沒有寫完的沒有結局的書,總以為已經看完全部的時候,又出現了許許多多的續頁。她身手高超,醫術精湛,一手丹青不亞於國手,她獨立而又堅強。只是他總是能看到她眼底的羨慕,羨慕老衚衕里一起曬太陽的老兩口,羨慕街角的小娃娃興顛顛的跟小夥伴玩捉迷藏,羨慕小小孩童無憂無慮的坐在父親的肩頭……她羨慕的都是平凡而又樸實的一切,好似從來沒有擁有過,那雙古井無波的桃花瀲的眸子里,總是能在某個側身,別人看不到的角落裡,生出無限的渴望。

他想照顧這個姑娘,他一直以為的,他只是想充當一個朋友一般,在能看到的時候,就去照顧這個姑娘。只是在生命走向盡頭的這個瞬間,他發現他見過的,她的每一個身影,都深深的刻印在他的腦海。

她輕輕親吻白子安頭髮的樣子,她無奈著掐白子安臉蛋的樣子,她認真縫衣服的樣子,就連她利落的一拳擊倒歹徒的樣子,她微微翹起眉頭驚訝的樣子,她嘴角稍稍下垂不耐煩的樣子等等。明明她臉上的表情變化都是可以細微不計的,可能她自己照鏡子都不太看得出來,只是回想起來,哪怕一絲一毫的變化,在他眼裡被放大了無數倍,被他一點一點的刻在了心上。

原來,不是魏團長的調侃,不是戰友們起鬨,也不是兄弟們瞎胡鬧,自己真的喜歡上了這個年紀小小的姑娘。不是因為她美艷的面龐,也不是她驚人的才華。只是因為她是她,像個純潔的孩子,固執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做每一件事,簡單的想讓今天比昨天更好,顯得單純而執拗。她又像個謎語,你總是以為這已經是她全部的能耐了,但是她好像能立刻打破你對她的這種認知,刷新你對她能力的設定。

或許是小院里她準備的一餐精美的飯食,或許是她親手縫製的那套睡衣,或許是白子安讓她親吻他的手時她看過來的那一眼,或許是京都街頭去探索的那些陪同,或許是電話那頭傳來的一聲「注意安全」,也或許是更早時候,歹徒挾持著她和白子安,兩人相望的第一眼,這個不一般的姑娘就入了心入了眼。

這個姑娘不知不覺的就走進了他的心裡,仔細回想她沒有做過什麼能讓他感動肺腑的事,也沒有做過什麼顯得她人品高尚、情操高雅的事。她就憑著一貫的不緊不慢的樣子,也就不早不晚的與他相遇了,緣分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