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二十六章 想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 想念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霍明霞確實沒有想錯,白玉真的15歲的時候,還只是簡單看完《本草綱目》,根本沒有想到自己要學醫。後來中醫學了下來還是藏書樓中中醫的藏書頗豐的緣故,至於能動刀子,倒真的是在虎娘身上練出來的。虎娘年前的時候真的很虎,十次出去五次血淋淋的回來,都是她出去打架逞威風給弄的。幻境里連綿的山巒里,有等級的靈獸一點也不少,虎娘初始的時候一點便宜都占不到的,後來才慢慢好一點。

到它能毫髮無傷的回來的時候,白玉也不僅僅只是外科技術練的很純熟了。沒辦法,虎娘是她唯一的親人了,為了讓它活下去,煉丹製藥,接骨縫合,又虎娘是威風凜凜的萬獸之王,它不可能跛腳斷腿的窩囊的活著。白玉也不忍心讓它這樣憋屈的生存下去,所以有一次虎娘傷到筋脈,歷時整整兩年,她才學得接經續脈之術,讓虎娘恢復了行動自如。

想到那時候的日子,白玉心裡對虎娘的思念也是抑制不住了。這一年,她從來沒有再進入過幻境,連試試自己還能不能藏身幻境之中,都沒有嘗試過,就是不願意去面對自己唯一的親人,很可能已經過世的事實。

不管虎娘的後代與它多麼相像,可是沒有與自己相伴多年的共同記憶,它也只能是虎娘的後代而已。對於白玉來說,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雖然身體極度虛弱,但是剛剛察覺自己心思的霍雲霆一直偷偷的注視著白玉,很容易就感受到了白玉情緒的變化。他朝自從醫生過來之後就一直和狗狗玩耍的白子安招了招手。

「霍二哥,你找我嗎?」白子安樂呵呵的蹭到床邊,胖嘟嘟的小手上,還捧著胖胖嘟嘟兩隻的玩具皮球。看到他抱著皮球跑了的兩隻狗,跑過來,攀著他的小身板往上跳,要搶球。三小隻左躲右閃的,給這冰冷的病房好似注入一股陽光一般,多了許多暖意。

「嗯。」霍雲霆勾手指示意小傢伙把耳朵湊過來,才悄悄跟他說,「你姐姐好像需要你一個擁抱。」雖然我很想自己上去抱,但是這不是身體不給力嗎?霍雲霆直接忽略了就算自己身體能行,白玉可能也會直接給他一腳,把他踹的遠遠的這樣的可能性。

小傢伙腦袋就湊在霍雲霆的頭邊,歪頭朝白玉看過來,仔細看了又看,才笑眯了眼的跑到白玉身邊伸出短手抱住她,仰了腦袋看她,萌噠噠的問,「姐姐,你想我了嗎?」

問的白玉一怔,她看看懷裡的小包子,再看看正看向這邊的霍雲霆,她有些明白過來,這人都這麼虛弱了,感覺還是這麼靈敏。

她低頭用額頭碰碰他的額頭,微笑著說,「是啊,我想你了。」

蕭紀瀾輕輕的餵給霍雲霆喝點她剛剛吹溫的溫水,不能喂太多,只能潤潤唇。她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姐弟倆的互動,心裡都輕了許多。她想也許是兒子醒過來了,她那些沉重的擔憂都消失無蹤了吧。

「可是安安一直在這裡啊,我會一直在的,姐姐也要一直在哦。」白子安伸出雙手捧住白玉的臉,圓圓的杏眼烏溜溜的看著白玉,裡面全都是他炙熱的認真。

「好啊,我們都一直在。」白玉想,不管怎麼樣,守住你百歲無憂,應該是很簡單的事了,所以對於你來說,我一定會一直都在的。好像有點悲傷,白玉暗暗嘆息,這樣不太好,還是關注眼前才好。

是啊,白玉想,自己的生命隨著修鍊會一直延長的,現在處在生命里的這些人,某一天都將全部成為過客,真是件連想都不願意想的事情埃心緒複雜的她不由緊緊的抱住懷裡稚嫩的孩子。

霍明霞看到有蕭紀瀾照顧霍雲霆,便出去醫院前台給家裡那邊打電話過去了。爸媽不管表面多麼鎮定自若,對於親人的安危,難免還是會擔心受怕的。掩飾著,也不過是為了避免家裡人既要擔心霍雲霆,又要兼顧兩老。這都是每一個善良慈祥的老人會為自己的後代做的事。

「啥?小二真的醒了?」

「好,好,我和你媽馬上來。」

「放心放心,我讓軍子開車送我們來。」

其實一整個白天,有意無意的守在電話旁邊的霍長安,一接到霍明霞的電話,立馬喜笑顏開,連嗓門都高了幾度。他掛了電話,朝在廚房裡和陳嫂忙乎的程秀雲喊,「老伴兒,老伴兒,我們家小二醒了。」

「哈哈,我就知道,老頭子的孫子不會慫,肯定能挺過去的。」

「快,快,雲兒,快出來,咱倆讓軍子送去醫院,看孫子去。」

也不等廚房裡的程秀雲差點切到手,被陳嫂好一頓看,拐杖也不要了,幾步就走到院子里,朝正在給院子修剪枝丫的陳軍子喊道,「軍子,快把車開過來。我們去看看咱家寶貝蛋子,哈哈,小二醒了。」

「哎,老首長,我這就去,馬上去,您別急哈。」陳軍子連工具也來不及收拾了,手也不洗了,進屋拿了鑰匙就去開車去了。

程秀雲也顧不上形象,系著圍裙就走到了霍長安身邊,扶住他的胳膊,急切的問,「老伴兒你說的是真的,雲霆真醒了?」眼裡淚光閃閃的,怎麼能叫人不激動呢?這小半個月,那可真是提心弔膽,每個霍家人每時每刻都是煎熬啊,連踹的一口氣都能讓人覺得心痛。

好容易聽到好消息,大家閨秀程秀雲都忍不住想抱頭痛哭一場,釋放釋放心裡壓抑的情緒。

所以等到霍雲霆看到爺爺奶奶和陳叔的時候,發現自十歲以後,爺爺從不離手的拐杖沒看著,每回出門都精心收拾過的奶奶竟然系著圍裙,整潔利索的陳叔手上還戴著一雙綠不拉幾的帆布手套。這陣仗,讓霍雲霆心裡酸澀急了,他現在坐不起來,只有抬手示意程秀雲坐到他身邊來,他忍住眼眶的淚水,輕輕的說,「奶奶,我沒事。等過段時間,我好了,肯定還是您那個英武不凡的小二。」

「哎,哎,奶奶知道呢!我們小二最最堅強有孝心,一定不會讓奶奶和你爺爺傷心的。你往後,可一定要好好的啊?再來一次,奶奶這把老骨頭,可真要撐不住咯。」程秀雲強抑的淚水順著皺紋斑駁的臉頰順流而下,一滴一滴的都重擊在霍雲霆的心裡。

可是他沒法開口真的保證以後自己不會受傷,他先是一名中國人民解放軍,然後才是霍家的孫子、兒子。為國家奉獻自己的一切,是他在國旗下許下的莊重誓言。所以他只能用力握住自己奶奶蒼老的手,認真的說,「奶奶,我會儘力保護自己的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