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二十九章 要求道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九章 要求道歉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聽到霍雲霆的話,病房裡的幾個人都驚訝極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霍雲霆說出這樣的話?可是又都默契的沒有問,既然是任務中的事情,肯定是不能說的。

又因為霍雲霆從來不信口開河,那他說的白玉說的話是真的,就不得不讓人深思了。

在場還是蘇酥的心思最淺顯,她最先耐不住說,「霍小二那你到時候跟爸媽還有雲雷一起去南方吧,你把這話跟他們說一說,蕭家的爺爺奶奶,肯定會相信的。」

沒等霍雲霆開口,蕭雲雷就握住妻子的手,用眼神阻止她繼續說下去。他可以理解妻子為了夫妻倆的幸福,關心則亂,之前時有時無的對白玉態度不友好。說來有點臉紅,人家剛剛辛辛苦苦救了自己的親弟弟,親親老婆就這麼對人家,的確是不厚道。既然現在事情都弄清楚了,全是自己的家人對白玉認識不夠、信任不夠。那麼第一時間不是應該再對誰提出什麼要求,不管是還躺在病床上不能動的弟弟,還是讓目前來說無親無故的白玉,跑到南方去蕭家爺爺奶奶那邊證實這件事都是不應該,首先要做的是端正自己,好好的找白玉去道歉。

所以蕭雲雷懇切的說,「風水命理信的人還是很多的,蕭家的爺爺奶奶做生意的。他們也是信的,我們把前前後後的事情告訴他們就可以了。既然跟命理有關,祖上三代就都是單傳了,肯定是有原因的,族志上說不定還有記載。再有了雲霆的話,要說服他們並不難。你別著急,雲霆不知道要養多久的傷,養完傷還要回部隊報道,他不一定有時間的。」就別提你後面還有一句「能帶著阿玉去就最好了」的話了,做丈夫的對妻子還是有一定了解的。

貌似蘇家的人都有一點這樣,只要損害不到自己,怎麼好怎麼做,但是一旦與切身相關,就會出昏招。自己那老岳父不也是這樣?

「沒事,到時候如果外公、外婆有疑問,我給他們打電話也行的。」霍雲霆淡淡說完,眼睛卻一直盯著病房門口,心裡有點著急,也不知道白玉是不是有些生氣了?

霍家的大家長霍長安大多數時候都是不摻和小輩們的私事的,當初看出來,白玉說完蘇酥不能生姓蕭的孩子之後,蘇酥的態度就有些曖昧難言了。當爺爺的也只能提醒提醒孫媳婦,也不好說的多了,讓人厭煩。到這會兒他也只能示意老伴兒繼續去開導開導蘇酥。程秀雲看蕭雲雷一句話說完,蘇酥就不做聲了,心下嘆氣,孫媳婦跟她爸爸一樣,太關心自己了。

不過既然成了一家人,還是能教就要教的,她坐到蘇酥的身邊拉著她的手,慢慢的說,「蘇酥啊,剛雲雷一說孩子的事。我和你媽就想阻止來著,實在是因為最近雲霆的事纏繞在我們倆的心上,也沒來得及跟你私下聊一聊,好讓你把阿玉的話給放下,好好的過自己的日子要緊。怕雲雷說的多了,你越想越多,反而把身體弄壞了,就想阻止他說來的。」

「孩子啊,人呢一輩子溝溝坎坎實在是太多了,沒誰能夠一帆風順的。可是難道一遇到能挑戰自己幸福的事,不是去解決困難或者是完善自己,而是暗暗責怪,給你出難題的人嗎?責怪有用嗎?」

「何況阿玉並不是給你出難題,就算她看相的技藝不到家,給你看錯了。或者她根本就不會看相,就說胡說的。你這樣心裡暗暗怪她,自己的生活就能好嗎?孩子就能順利的懷上嗎?」

說著程秀雲溫柔的給她捋捋頭髮,才接著說,「你忘記了她是雲霆的救命恩人,那就是整個霍家的大恩人,不管怎麼樣都是要感激她的。你不高興她說的孩子的事,可以用金錢物質來報答她,然後少跟她來往。而不是還沒有報答完恩情,就有臉色給人家看。」

「孩子,奶奶的話,你或許聽了不高興。但是你看看你爸爸雖然身居要職,但是他跟你媽媽關係好嗎?和自己父母關係好嗎?和你外公外婆關係好嗎?這些都是有原因的。那你覺得你自己的為人處世,跟你爸爸的區別大嗎?」

「人啊,自私沒錯,但是該顧的情分也是要顧的,你抽空好好想想啊?」

程秀雲一頓話,說的蘇酥臉色乍青乍白的,她看了看丈夫蕭雲雷,又看了看沉著臉的霍雲霆。

「霍小二你是不是怪我把阿玉弄的不高興了?」蘇酥得了霍家老夫人的訓誡,又放下關於孩子的心中大石,這時候才能反思自己。霍雲霆聽她這麼說,才收回眼光看了看她,「孩子的事是關乎蕭家這個大家庭、霍家這個大家庭以及你和我大哥這個小家庭的大事。你放不下,心裡擔心,對阿玉將信將疑,又有點怪她說這樣的話,讓你坐不安睡不穩,這些我身為霍家的子孫都能理解。」

「只是就像你們都猜的一樣,我是喜歡阿玉。不說她剛剛救了我的命,就說我喜歡她,我也不願意看到她受到這樣不公平的待遇。」

「阿玉是個簡單的孩子,她只做覺得自己應該做的事,對自己生活能變得更快樂的事。別人的安危焦急,她都是不太在意的。我其實有點不知道她為什麼能願意千里迢迢趕來救我,又為什麼願意告訴你她看出來蕭家不能再有血脈的事。」

「這本不是她為人處世的風格,但是她做了這樣的事,這是阿玉對我、對你的善意,我希望你能給阿玉道歉。」

在一旁的程秀雲也有些尷尬,她也犯了什麼事都先考慮自家人的錯誤,只想著有空了再好好勸勸蘇酥,完全沒想著,白玉已經在看蘇酥的冷臉了。暗地裡炮轟了白玉一陣的霍明霞更是臉色訕訕的,不過心裡還是有些慶幸沒有直接說出來,要不然依霍小二那護犢子的脾氣,肯定自己這做長輩的也要落個沒面子的要給個十五六的小閨女道歉的境遇,想想就太丟人了。

「好,我蘇酥也不是敢做不敢當的人,既然是我誤會了人,道歉也是應該的。你不說我也會做的。」蘇酥並不是不能認錯的人,在以前覺得白玉在宣揚封建迷信的時候她都能跟自己說,白玉說的是白玉看到的,自己相不相信是自己的事,並不能為此就怪她,畢竟白玉沒有想要得到任何好處。可是人真的是太複雜了,心裡難過時,就會遷怒,就會埋怨。

不管病房裡的幾人在如何商量,白玉帶著小傢伙還有兩隻小胖狗一路到了醫院樓下給病人散步的花園,讓白子安帶著兩隻狗追來攆去的瘋跑,哈哈的笑,快樂的像小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