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三十章 遇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 遇險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他這樣快樂,白玉看著也微微一笑。之後他才找了個長椅坐下來,其實她是很不喜歡醫院的,醫院陰氣盛,什麼人都有,氣息駁雜。因為修鍊她周身氣息很是純粹柔和,所以在醫院這樣的環境里,白玉是有一點難受的。

也是在醫院這裡來來回回呆了好幾天,白玉發現這世間雖然沒有神神鬼鬼的,可是人們死去之後,特別是帶有遺憾或者冤屈死去的,都會在世間留下一縷執念。

這些執念一般人感受不到的,但是靠執念很近的人,可能會受到執念氣場的影響,做一些夢罷了。白玉在醫院裡已經聽到了許許多多的哀嚎痛哭、抱怨咒罵,她暗暗觀察了下,這些執念應該也是受到約束的,哪怕超強的執念最多也只能存在五天。五天之後,再多的念想也會消於無形。

好比現在薔薇樹下的那隻流浪狗脖子戴著的項圈上附著的一縷執念,應該已經是第三天了。因為白子安養了狗,所以白玉也好好的了解了一下狗的品種,就比如家裡的胖胖和嘟嘟就是阿拉斯加,而那隻流浪狗則是一隻荷蘭毛獅犬。只是現在它的右前腿粉碎性骨折,身上的毛不僅髒兮兮的,還黏糊糊的變成一縷一縷的,早沒有毛獅犬的威風好看了。

白玉也只是習慣性的看了一眼,並不打算去深究一隻狗的身上怎麼會有一個人的執念。可是玩耍玩的愉快的白子安看到一隻髒兮兮的大狗趴窩在樹下的草叢裡,一隻腳很明顯的受傷了,擔心的湊了過去,又害怕它咬人。站在離它一米遠的地方,糯糯的問它,「你受傷了嗎?我可不可以看看?你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看它沒反應,白子安揮手讓胖胖和嘟嘟站在原地,自己試探性的往它靠。白玉本來在看陽光照耀下,胡亂飛舞的微塵,突然感覺到神魂的強烈波動。她不用想,就知道是白子安的護身玉佩上的陣法啟動了,因為只有白子安身上的玉聯繫了她的神魂,在自己沒有受到攻擊的情況下,神魂波動了,肯定是玉佩的緣故。白玉蹭的一下在站起來,疾步奔往白子安那裡,三百年來第一次音調高昂激越,「安安,站住別動。」

等到白玉裹挾著周身靈力形成的防護罩,一把將白子安抱起,整個事情從白玉感受到白子安遇險到抱起他也不過半分鐘,可是白玉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太陽穴一鼓一鼓的,整顆心都在砰砰跳動,血管里的血液恨不得都激跳起來。從來沒有的強烈的危機感籠罩著她。

她眼神利劍一般的射向了那隻似乎被她嚇到了的流浪狗,她很明顯的感覺到危險來自它的身上,目光一寸一寸的好似要把那隻狗看穿一般。只是還不等她看出什麼來,小傢伙軟趴趴的伏在她肩頭問,「姐姐怎麼了?」

白玉抱著他,用眼神示意兩隻胖狗跟上,一步一步快速的遠離了毛獅犬。等離那隻狗十米遠,白玉才問,「安安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的?」

「不舒服?沒有埃」小傢伙歪歪腦袋疑惑的看著白玉,好似在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問。

問不出來,白玉只好自己握著他的小手腕給他把脈。看起來一切正常,白玉灌入靈氣一寸一寸的檢查小傢伙的每一滴血液,很快就發現呼吸道上有一個小小的,肉眼絕對看不見的黑點。可是它不是靜止不動的,它在小傢伙的身體里,快速的繁殖,很快一個變兩個,兩個變四個越變越多。

白玉立刻把小傢伙放在躺椅上躺好,從背包里拿出之前用的金針,快速扎了數十針,讓小傢伙的生命體征降到最低。再用靈氣探查,發現黑點雖然繁殖速度降下來了,但是仍然細胞繁殖速度快許多。白玉給小傢伙餵了一瓶靈泉,然後用試探著將精神力灌入小傢伙的身體,將靈氣分為頭髮絲千分之一那麼細,用精神力引導著靈氣絲將每一個黑點捆住,並且分出來的細絲要比生出來的黑點的速度還要快,然後一點一點的將所有的黑點慢慢的朝小傢伙拖拉。

直到白玉整張臉變得雪白,貼身的衣服全部被汗濕,才將他體內的黑點全部拉出體外。白玉將捆綁了黑點靈絲用精神力揉和成一團,用一個瓷瓶牢牢蓋住,才算鬆了一口氣。

她顧不得靈氣的消耗,和過度使用精神力的大腦疼痛,蹲下來查看,已經察覺事情很緊急乖乖蹲守在一邊的兩隻胖狗。還好,白子安讓它倆留在原地,自己上前的。要不然兩隻狗體內也有黑點的話,那她就算能救它們,救完之後也得只剩半條命,畢竟之前救霍雲霆損耗的那些,都還沒有修補回來。

雖然兩隻狗沒什麼,但是白玉為了以防萬一,還是一隻狗餵了一大杯靈泉水。這還是它倆來白家之後,除了開始幾天白玉怕養不活它們給餵了靈泉水以後,頭一次享受到這種待遇。

兩隻狗立時就顧不上氣氛緊張了,咕嘟咕嘟喝完水,上躥下跳,歡快的不得了。

白玉偷偷用除塵術給自己、白子安和胖胖嘟嘟仔仔細細的清潔了好幾遍,才外放靈力再次形成保護罩,罩起了他們一家人。

這時,白玉才有時間把小傢伙身上的金針給一一取下來。一時白子安還緩不過來,小身板軟趴趴的,白玉抱著他,用眼神警告兩隻狗再怎麼歡脫不許離自己半米遠。然後才一路疾行回到了霍雲霆的病房。

一進屋子,白玉把白子安抱在懷裡,沉默不言的依次給屋子裡的每個人把脈。

霍雲霆看她臉色慘白,額頭全是冷汗,心疼不已,等她給自己把脈的時候,開口問她,「阿玉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這次把脈,白玉除了給霍雲霆把脈的時候灌入靈氣查看,其他人只是細細的把了脈象,看過診,沒有發現有人有明顯的感染癥狀。

白玉前三百一十五年看的都是古醫書,了解過的傳染最厲害的病就是瘟疫。之前買的西醫的大部頭書籍,讀完之後,白玉還了解到不是所有的瘟疫都是自然環境形成的,還有人類自己研製的別的有傳染性的生化病毒。現在白玉還不能斷定那隻狗所攜帶的病毒是自然瘟疫還是人為研製,但是傳染性極高是肯定的。白子安離他還有半米遠,有護身符護體,還是被感染到,那麼醫院的其他人呢?

修鍊之人可以不管凡人自然的生老病死、小病小災,但是遇到大的極有可能毀滅性的災難,而袖手旁觀是要被天道懲罰的。所以她看了看霍雲霆,他因為一直在病房裡,所以身體里十分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