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三十一章 告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一章 告知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聽到他問,她並沒有第一時間回答,而是先關好門窗,才回身說道,「應該有這種部門吧?特殊傳染疾病或者病毒,具有極強傳染性的,專門處理這些的組織,是不是有?」

「醫院裡現在正在傳播著一種感染性極強的病毒,傳播媒介是什麼暫時沒有搞清楚,極有可能是通過空氣傳播的,但是應該離開載體太遠,沒有遇到新的載體的話,很快就會死亡。離開載體最多依靠空氣傳播半米遠吧。既然是通過人體傳播的,病毒最先寄生繁殖的地方就是人體的呼吸道,快速繁殖只是我發現的第一步。具體會對人體造成什麼損害,我還不得而知,只是做初步設想,會首先破壞人體呼吸系統吧。具體還要專門的醫務人員分析才能得知。樓下薔薇樹下的流浪狗就是我遇到的傳播源,但是我不知道還有沒有別的傳播源。」

看他們完全愣住了,白玉以為他們不相信,但是她不能說白子安剛剛被感染了,要不然就算她說安安身上的病毒已經被她清楚了,遇到他的人短時間或者相當長的時間在找不到病毒疫苗的情況下,看到小包子就會採取迴避的方式,這些對小孩子來說,傷害是極大的,她不能冒這個險。

所以白玉什麼都沒說,只是冷冷的問霍雲霆,「你不相信?」

「安安是怎麼了?為什麼這麼虛弱?你怎麼了,為什麼面色蒼白,流有冷汗?阿玉,你肯定不是感染了。雖然你不是熱心腸的姑娘,但是也不會在明知被感染的時候,還帶著安安這樣在外面行走,而故意去傳給別人。」

「你是不是做了什麼?」霍雲霆焦急的想要撐著身體坐起來,可是哪怕用力的額頭上全是汗,也沒有什麼效果。

霍長安和蕭雲雷通過霍雲霆的事,深刻的了解到了白玉醫術的高超。知道她說面相有可能說錯,但是醫術絕對有權威,剛剛的不接話,也只是被白玉的話所以霍長安拄著拐杖走到門邊,一張滿是皺紋的臉上全是嚴陣以待,他蒼老的老樹皮一般的手握住扶手沉聲說,「我出去打電話,你們在房間里把房門和窗戶關好,沒有得到具體通知,不要出來。」

蕭雲雷哪能讓自己年輕大小夥子在安全的地方待著,讓年紀八十幾的爺爺出去冒險。趁著年輕身體好,反應速度快,一個箭步上前拉住了霍長安的手。

「爺爺,我去。我知道這是關乎百姓生命財產安全的事,我們霍家人絕對不能置之不理,所以我去。如果讓您今天從這個門走出去了,一輩子,我都會抬不起頭來的。」

霍雲霆看到自家大哥拉住了老爺子,輕輕鬆了一口氣,可是想到蕭雲雷出去,很有可能會遇到危險,深恨自己為什麼之歌時候受傷了。要不然自己出去,身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遇到這樣的事情,責無旁貸,大家也不會跟他爭得。

「雲雷……我和你一起去。」蘇酥把眼睛睜的大大的,想讓眼淚不掉下來。她想再自私的說不讓他去,但是不能說,說了夫妻之情就壞了。可是面對生死怎麼能不傷心,怎麼能不害怕,但是要出去經歷危險的是自己的丈夫,做妻子的再害怕也不能讓他獨自一個人去面對這一切。

她說完這句話,緊緊的握住蕭雲雷的手,害怕被他丟下。

之前因為尷尬,後來因為驚訝,一直沒插上話的霍明霞站起來說,「雲雷跟著胡鬧什麼,你還這麼年輕。爸爸,我去。我是在職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我去是最應當應分的。」

看著拉著自己的孫子,和害怕自己難過,笑的一如當年十八歲入伍時候青春陽光的女兒,霍長安抿抿嘴巴,握緊了手掌,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整個屋子裡最心痛的卻是程秀雲了,一邊是相伴一輩子的丈夫,一邊又是女兒,孫子、孫媳,怎麼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白玉看他們拉扯半天,皺緊了眉頭,這時間不知道又感染多少人了。小傢伙現在慢慢緩過來了,看她這樣,輕輕的用自己的胖臉蛋貼了貼她的臉,軟軟的問白玉,「姐姐你生氣了?」

「不用生離死別的,找個毛巾帶著,再出去。」說著從背包里拿出一瓶藥丸,「這是閉息丹,吃了可以十分鐘不用呼吸。以防萬一,十分鐘解決不了,還是帶上毛巾吧。」

「霍爺爺去吧,他說的話,才有用。」白玉眼睛斜了一下霍明霞、蕭雲雷,好似在說,你們瞎湊什麼熱鬧,有你們什麼事的樣子,把他倆看的一口氣上不來下不去的。可是這有什麼辦法,誰叫一個既不是政府人員又不是部隊大佬,另一個雖然是文工團團長,可也不算是說話分量足的人物,他們打電話別人的確有可能不信。

「霍爺爺一定要讓人把那隻狗活捉回來,死了沒用。荷蘭毛獅犬,右前腿粉碎性骨折,脖子上有一個黑皮項圈。」除了白玉說她可以救霍雲霆的時候,相處了這麼久,霍長安才第二次聽見她這麼鄭重的說話。

他哪裡知道白玉根本不全是為了解決這次病毒傳播,她是為了更快的找到病毒源頭,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人在使壞,如果是,她絕對要這人付出慘重的代價。白玉一直在剋制自己的憤怒,這還是白子安現在是安全的情況下,要是白子安真出什麼事了,她可不一定現在還能忍得祝

霍長安吃了藥丸,出去打電話了。白玉才抱著白子安坐下來,靠在椅子上休息。白子安看白玉臉色不好,抬手摸摸她的額頭,「姐姐,你生病了嗎?還是剛剛給安安施針的時候累到了?」

她沒有教過小傢伙撒謊,也沒有告訴他不能說,剛剛她給他施過針的事。現在白子安都說出來了,白玉液就顧不上坐在這裡休息了,她又抱著小包子站起來,看著聽見小傢伙的話看過來的幾人說道,「是的,你們沒想錯。就是安安感染到了病毒,我才發現的。不過安安的病毒已經被我拔除了,如果不信,害怕被傳染,我帶著安安出去就是了。」

「阿玉,你別走,我不害怕被傳染,我相信你的醫術。我剛剛問你,你是不是做了什麼才臉色這麼難看,是不是就是給安安治療給弄的?」

「你怎麼樣啊?你不是有很多丹藥嗎?沒有適合你自己吃的嗎?」

霍雲霆著急的想知道白玉怎麼了,問了好幾句,才發現白玉並沒有看自己,而是眼睛牢牢地盯著自家大哥、大嫂。他隨著他的視線看過去,也想知道他們是什麼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