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三十二章 疼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 疼痛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蕭雲雷也察覺到白玉在等著自己表態了,清清嗓子才說,「阿玉你別誤會,我也沒覺得你沒治好安安。我剛才是在想你治安安一個就要弄成這樣,那要是醫院被感染的人很多,可怎麼辦?」

說完扯一扯妻子的手,回過神的蘇酥也馬上說道,「不不,我沒擔心,在別的方面,我還有可能懷疑你,可是醫術方面,你不是在霍小二身上證實過了嗎?我就是被醫院有傳染病毒的事給嚇到了。」

「對了阿玉,之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對。你明明是好心告訴我,我不相信也應該過耳既忘,而不是對你忽冷忽熱,曖昧不明的。這都是我的錯,我在這裡給你道歉。」可不是嘛,才剛剛被奶奶和丈夫說了,搞了半天婆婆也不是站在自己這邊的,一直欲言又止還是沒找到時間勸勸自己,把心胸放開點。這可不得好好改正錯誤嗎?要不一回頭又懷疑白玉說假話,弄出來尷尬的事,估計霍家老爺子就要出面了。她可不想找抽。

再說了,明顯白玉醫術杠杠的啊,還沒有人出現明顯癥狀,她就看出來醫院有病毒在傳播了。看她這虛弱的樣子,也知道她肯定用盡全力治療自己弟弟了啊,那她把白子安身上的病毒給拔除了,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埃

聽她說了這番話,白玉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又回頭看了霍雲霆一眼,心裡疑惑難道是這傢伙把瑤光的事情說出來為自己正名了?她很無所謂霍家人怎麼看自己的,但是她真的不想把瑤光這種鬼魂的事說的到處都是埃

所以白玉看向霍雲霆的目光,慢慢的充滿了譴責之意。他一開始沒想到這兒,看她神色越來越不滿,他才想明白,直接說,「不是,不是,你誤會了。我只說了,因為一些事情,我相信你說的話。」

「阿玉,你是不是因為安安出事,心情的太緊了?情緒起伏這麼大。」

「奶奶,你幫我給阿玉倒杯水。阿玉,你坐著歇一會兒。待會兒爺爺叫的傳染性疾病研究所的人來了,肯定也會找你了解情況的。」

「阿玉,你別緊張,安安好好的在你身邊呢。有你在,他肯定不會有事的。」霍雲霆面對白玉差不多就要變身小話癆了,沒辦法,誰讓白玉是高冷女神范兒呢。

其實倒不是她仍然陷在白子安可能被傳染的擔心情緒里,而是精神力消耗太大,她的腦子裡現在正一抽一抽的撕扯個不停,普通人如果是這般疼痛,現在都要捂著腦袋滿地打滾哀嚎了。神經疼痛哪怕是強大如白玉,忍耐起來也是很痛苦的,所以她才不能再保持鎮定的說話。

「別跟我說話就好。」她一手接過程秀雲遞過來的水杯,喝了一口,才又坐在椅子上,跟小傢伙說,「安安,現在事情很嚴重,你哪裡也不能去,就待在我的身邊知道嗎?」得到白子安的點頭保證,才放下他,讓他蹲在自己近處跟胖胖和嘟嘟玩耍。之後,白玉才能靠在椅背上,閉目養養神。這醫院氣息混亂,也不能供她修鍊恢復,白玉只能將手覆在手腕上的手鐲上,引出一縷幻境的靈氣,慢慢的吸入體內,稍作緩解。

外人看來,就是她坐在那裡,閉著眼睛在想事情。蘇酥有點著急,這到底是原不原諒啊,難道是道歉說的不真誠?所以她扯扯丈夫的手,兩人打著眼神官司。

蘇酥:原諒了沒?

蕭雲雷:不知道埃

蘇酥:你不是智多星,商場上的小狐狸嗎?這點事也不知道?

蕭雲雷:這跟我才思敏捷關係又不大。

蘇酥:就知道你們男人靠不住,我還是找機會再道歉一次吧。

看著氣哼哼轉過頭去的蘇酥,蕭雲雷好想大呼冤枉,這跟我靠不靠的住,更沒關係了吧。女人是不是都是這樣容易無理取鬧的理直氣壯的。

多年後,看到醫術卓絕,武藝不俗,才能卓著,在他看來有如高山仰止一般的白玉,在霍雲霆面前也一般無二之時,蕭雲雷深深的覺得被自家老婆這小脾氣鬧的不冤,連白玉這樣的高人都是如此,何況蘇酥這樣的普通人呢。

這時候,去送霍成邦的蕭紀瀾回來了,她推推門,竟沒推開,她敲了敲門,開口問道,「怎麼了?門怎麼鎖了?」

蕭雲雷聽見她的聲音,到了門邊要給她開門,白玉站到他身邊,用那種你怎麼那麼多事的眼神看他,才開門,「霍阿姨伸手。」給她細細把過脈,又用清潔術給她周身好好清潔了一遍,才讓她進來。

蕭紀瀾一進來就問,「怎麼了,怎麼還要把脈啊?」

程秀雲看蕭雲雷訕訕的站在一邊,就自己上前拉住蕭紀瀾到一邊,給她解釋。白玉又看了蕭雲雷一眼,該多事的時候怎麼又不多事了。

蕭雲雷表示,真的很無辜。

果然霍長安的影響力是大大的有,很快醫院就被戒嚴了,京都最近的武警官兵還有剛剛回到駐地的霍成邦也帶隊維持醫院的戒嚴工作。人員充足,對門衛、保安、醫院的清潔人員,還有軍區醫院設置的閉路監控,還原了那隻毛獅犬的活動軌跡。將發現的所有的目前為止發現與它近距離接觸過的人,進行隔離觀察。有可能與它近距離接觸過的人,又進行一波隔離。最後的是肯定沒有與狗接觸過的,但是很可能經過別人交叉感染的進行一撥隔離。

霍成邦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布控的指揮,今天來執勤的所有官兵,不管是武警也好還是軍人也好,全部戴上防毒面具。他命令一隊人馬,將大門口閉路電視照到的所有在七點之後,從醫院出去的人,強行的也好還是自願的也好,全部帶回醫院。

「還要摸查清楚,讓他們接觸到的人,最好是能先在自己家裡待一段時間,不要出門了。不然如若是被感染了,傳播範圍擴大了,十分難以控制。」

「是。」

等所有人都各就各位,傳染性疾病研究所的人,也趕到了醫院。交接了情況之後,很快對第一撥隔離的人進行抽血還有胸透胸片、耳鼻喉、肺功能等等檢查。

研究所所長魏教授跟霍成邦說,「既然能確定感染源是毛獅犬,現在首要任務是抓住它。」

「魏教授盡可以放心,這件事已經有人去做了。」霍成邦聲音硬邦邦的,可是能不硬嗎,家裡除了小女兒霍雲舒,一家老小都在這個醫院了。心急如焚早已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傳染病毒是多可怕的事情,一不小心不止自己的家人,還會有許許多多的人生命都會受到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