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三十三章 王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三章 王涵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沒多久就有六個戴防毒面具的人抬著一隻狗籠子過來了,他們是在廁所放掃把的隔間抓到這隻狗的。毛獅犬不僅邋邋遢遢的不成樣子,而且還想威風一把,不停的汪汪的。只是病毒在它身上也不知多久了,儘管它竭力想要威嚇眾人,但是明顯的能聽出它聲音的外強中乾。

這時候戴好防毒面具的霍長安也來了,「送一套防護用具到雲霆病房門口,讓阿玉來看一看,再送到研究所的那些人跟前。」

「阿玉?」霍成邦疑惑,這跟白玉有什麼關係。

「是阿玉最先發現的,我想阿玉說不定能先看出什麼也不一定。」霍長安聲音沉沉,心裡的焦急也是沉甸甸的。

這時候第一撥人中,已經有十幾個人出現了癥狀,第一期反應是頭暈,渾身盜汗,身子發軟,目前時間還短,還觀察不出第二期反應是什麼。隔離人群已經出現了恐慌情緒,這對治療工作的順利進行很不利。

只是第一期反應也出現的也比之前發現的傳染病毒快很多了,潛伏期竟然也只有最多三個小時。

等士兵送來防護用具的時候,因為從幻境中抽取的靈氣量太少,根本得不到恢復,所以白玉的臉色還是不太好看。不過她仍然站了起來,走到門口,一邊施放清潔術,一邊接過了防護用具。

等穿好了要出門的時候,看到抱著她的腿眼巴巴的看過來的白子安,還有病床上同樣眼巴巴像只大狗看過來的霍雲霆。不過霍雲霆被她忽略了,她蹲下身子抱了抱白子安,「別怕,我很快就回來的。外面太危險了,除非我一直抱著你,不然你要是跟不上,或者被別人擠開了我身邊可怎麼辦?」

「現在外面太亂了,人要是亂亂的,我看不住你。」

小傢伙直接伸手拉住白玉的衣擺,「我這樣拉著你不行嗎?」

小模樣可憐兮兮的,看著可人疼極了。

只是白玉還是拒絕了,她揉了揉白子安的腦袋,「安安,外面太危險了。我沒有把握能再救你一次,所以不能帶你。」

這還是白玉第一次真的接觸到傳染性的病毒,她內心的緊張之情的確不少。她自己出去當然是能保護自己的,只是帶著小傢伙出去,別人看起來真是太奇怪了。畢竟明知道外面有這麼厲害的傳染病毒,還帶著小孩子到處走,這不是典型的自己找死嗎?

要是出去了,白玉抱著他當然也能保證安全,可是查看病源和病人,本來就是要有三頭六臂還忙不過來的事,只是若讓小傢伙自己跟緊自己,要是被擠散了可真是不得了了,再加上白玉現在的靈力和精神力真的不足以支撐她給任何人再一次的拔除病毒。

所以她站起來牢牢地盯著霍雲霆,「我要你和你的家人保證,在我出去這段時間,這間房門再不能打開。」得到承諾,白玉就轉身出了病房。小傢伙癟著小嘴要哭不哭的樣子,蕭紀瀾和程秀雲心疼不已,想要安慰安慰他。

只是小人家記仇,還記得這幾天,蕭紀瀾對白玉態度奇奇怪怪的,一矮身子躲過了蕭紀瀾要抱她的手,直奔霍雲霆的病床,嘿喲嘿喲的好容易才爬上去。因為怕碰到霍雲霆的傷,小傢伙很貼心的把自己縮成一小團,才伸手拉住霍雲霆的大章,小腦袋往下一載,整張小臉都埋進了霍雲霆的掌心。

現在蕭紀瀾顧不上小傢伙竟然不讓她抱的沮喪了,完全被他這喪氣的小樣子給逗笑了好嗎?

不論霍雲霆是怎麼安慰他的,白玉很快在一處空房間里,見到了關在籠子里的毛獅犬。暗暗施展一個小小的凝聚術,項圈裡的執念立馬就凝聚成了一個虛弱的男性幻影。他穿著一件醫生一樣的大白褂,五十歲左右的年紀,眼袋浮腫,鬍子拉渣的。白玉想他生前生活狀態應該不怎麼好的。

白玉用精神力與他溝通,「你是誰?為什麼要造成這種情況?」

最開始的時候他只是淡淡的飄在那裡,不發一言。白玉威脅他,「如果你現在不說,那就沒有機會說了。」

「你搞出這一切不就是為了報復誰嗎?可是你沒想到被發現的早吧?這裡戒嚴了,你還能得到你要的結果嗎?」

又沉默了許久,那人才說出了他的故事,說出了他胸中難以散去的怨念。

他名叫王涵,家是農村的。從小過的很苦。所以他拼了命的讀書,想魚躍龍門。經過辛苦努力,他也真的考上的京都名校的醫學院。他的專業是細菌研究,一開始不懂,他只以為學醫是體面又高收入的工作。後來畢業之後,輾轉兩年他也成了傳染性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員,他也漸漸地愛上了他的工作,他熱愛觀察細菌的菌株,培養它們,觀察他的變異。

邊研究、邊學習,潛心研究快要三十年,他成為了傳染性病毒研究所的中堅力量,在職攻讀完研究生和博士學位,評上了教授職稱,得到了他所付出勞動所應得的尊重和薪水。可是上天好似總是見不得好人過的順遂平安一般,三年前,他的妻子和兒子去商場買東西,讀高中的兒子是去幫他媽媽拎東西的。本來是件開心的事,可是回程的路上出了嚴重的車禍。救護車送兩人到醫院的時候,妻子已經宣布腦死亡了,兒子經過救治被確診為植物人。在醫院治療,需要花費極多的醫療費,他十分的痛苦。而肇事的司機逃逸,卻一直都沒有找到。

本來他就是家裡的獨子,妻子賢惠善良,與她結婚之後,兩人一起孝順雙方的父母,幾年前兩人相依相伴的送走了父母。可是那時候還有妻子兒子相伴,該對老人盡到的孝心也盡到了,他並不覺得遺憾,也不覺的特別傷心。但是現在妻子去世了,只剩下兒子唯一的親人了。他深受打擊,一度萎靡不振,差點在研究所的重大實驗上出了紕漏。

為了兒子,他自己勸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工作,要是連工作都沒有了,這不是就真的沒有指望了嗎?

哪怕王涵省吃儉用,算計著每一分錢,很快也花光了存款。王涵心裡十分著急,可是能怎麼辦啊?他開始向同事們借錢,一起工作多年的同事,沒有誰不知道誰的。大家都覺得老王可憐,一開始都願意幫助老王,也沒打算讓他還。可是日子長了,一次兩次的,人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眾人也就自覺不自覺的開始迴避老王。

老王自己也察覺到了,他並不怪同事,每個人的生活都不容易,所以他打算把自己住的房子給賣了。只是也不知道算是窮途末路還是柳暗花明了,有個人在這時候聯繫了他,想要跟他談一談,說是能解決到他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