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三十四章 悲慘的結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四章 悲慘的結局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老王一開始接到電話的時候,只以為是個神經病或者騙子,什麼人能解決得了他的問題啊,除非隨隨便便的給他幾百萬。可是這就更是神經病了,哪有這麼蠢的人,平白無故給人送錢的。

所以一開始他根本沒有去赴約,可是第二天他去銀行取出自己的最後一點點存款,卻發現戶頭上真的平白的多了二十萬塊錢。

九十年代初,二十萬塊錢真的是特別大一筆錢了。這年頭萬元戶都很少了,得了這樣一筆錢,王涵並沒有想象中喜從天降的感覺。許以重利,必有重求。自己身上有什麼可值得別人求索的嗎?

那天他因為緊張害怕請了假,一整天在家裡坐立難安,等到晚上七點半,他平時下班回家的時間,電話再一次響了起來。

「王教授,看來您對我有誤會,那麼今天您看到了我的誠意了嗎?」

王涵明知前面一去就不能回頭,可是他到醫院去看看兒子年輕英俊的臉,就怎麼也狠不下心回絕了電話里的那個人。

之後長達三年,王涵明面上還是在研究所工作,只是暗地裡一直把自己這個團隊關於TS-2S-258是他在普通的結核分枝桿菌的培養皿中發現的一株變異病菌,再經過無數次的變異培養提煉出來的一種新型的結核分枝桿菌,潛伏期更短、病狀更兇險快速,只是唯一的缺點就是離開寄生載體,在空氣中最遠只能傳播半米的距離,過長時間的暴露在空氣中,就會自然死亡。

他知道自己做的事不對,可是為了從那人手上拿到錢,他一直不斷的將數據從實驗室拿出來。可是他也害怕這人拿著培養的病毒拿出去做壞事,所以研究病毒的同時,也一直偷偷的私下在致力於研究病毒疫苗,因為害怕那人在實驗室不止收買了他一個人,所以他誰也不敢說,只有自己偷偷的做實驗,記錄數據。

有很長一段時間進展都不大,讓他一度很害怕月底交接的日子。他深知給出的數據越多,他做的這一切造成的風險就越大,只是為了兒子,他也不得不硬著頭皮將數據給出去。

直到兩個月前,他想要研究的疫苗才有了眉目,第一代疫苗在實驗室的小白鼠身上,雖然取得效果並不理想,但是已經有相應的反應表現出他研究的方向是正確的。第二代疫苗研製出來之後,還沒來得及進行實驗,就發生了後來的事。半個月前,病毒的穩定性終於得到了提升的時候,也就是王涵的第二代疫苗研製出來的時候,對研究所和那個人來說王涵的這階段的使命終於完成。那人也沒有食言,按照原先約定好的,給王涵給兒子醫療費用的專門開的戶頭上轉了80萬的尾款。他既開心又害怕的過了好幾天,以為這段噩夢般提醒吊膽的日子總算是要過去了。

只是做了壞事哪有不遭報應的,TS-258取得了重大成功,還不等王涵再接再厲的實驗第二階段疫苗,研究所所長獎勵王涵這個隊伍的所有人都休假一段時間。老王想著,休息休息也好,這段時間沒白天沒黑夜的,就算是偶有休息也是擔驚受怕,沒過一天安穩的日子。

他也覺得自己腦子的太緊了,這樣下去,沒研究出疫苗,自己就得倒下了。所以他也接受了所長的好意,在家休息。他在醫院陪伴兒子過了一星期,回到家打算陪陪自從妻子去世,兒子住院之後,一直在家裡陪伴他的老夥計,毛獅犬大毛。只是兩天前的當天下午,他竟然就出現了盜汗、頭暈、身子發軟的跡象。本來就心裡有鬼的王涵,哪能不往自己研究的TS-258身上想呢。第一時間他就把浴缸放滿水,把家裡的白酒全部倒入浴池,讓大毛泡在裡面,最後關緊了浴室門。

沒想多久,他就明白了,那人還是不放心自己,想要除掉他。原先他也想過自己會被滅口的,只是沒想到那人竟然想用自己研製的病毒來對付自己,這不是報應是什麼?老王一直納悶,那人要他從實驗室偷取病毒能做什麼用,可是現在他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發生了,如果自己感染了,那麼很快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感染,關鍵是他的疫苗還在試驗階段,根本沒有研究出真正的疫苗。

這時候王涵的良知還在,他開始思考,要怎麼才能避免自己成為這場傳染病的傳染源,怎麼才能避免傳染給大毛。他想了很久,不能出門,這樣會傳給別人,更不要談回實驗室去繼續做實驗了。因為很快他就會病發身亡,根本等不到研製出疫苗。他跌跌撞撞的把家裡所有的易燃物品都堆放在客廳正中央,然後又做了防火隔離帶,只除了中間這堆易燃物,周圍一圈都沒什麼能很容易就燒著的東西,關緊了家裡的門窗用布膠帶粘好細縫,拉上窗帘。然後王涵將廚房的食用油淋在了那堆東西還有自己身上之後,自己也坐了上去,一把火就把東西點燃了。他坐在那堆東西的最上方,趁著火苗還沒燒上來,先捆上了自己的腳,然後在嘴巴的幫助下,一點一點的捆緊了自己的胳膊,最後趴下來,頭用力的往下拱,往嘴裡塞了厚厚一團布。

白玉通過他扭曲的表情,好像能看到他的不顧一切。到了這一刻,為了兒子,他並不後悔,只是他並不想去傷害別人。他想讓他的死,把這一切都從他這裡結束,因為他知道那些人肯定不是好人,所以給數據給的看似完整正確。事實上,他隱瞞了幾個關鍵性的數字,那人和他背後的人肯定做不出來同樣的病毒,王涵相信這一點。

她似乎能看到他慘烈的一心付死的悲壯,他的皮膚被一點點灼燒殆盡的痛苦折磨。其實很快他給自己的捆綁就被燒斷了,他要是掙扎,也能從火堆里滾下來,只是他死死的用雙手扣住身下的東西,牙關緊咬,不發出一點聲音,怕他還沒有把自己燒完,引來別人來救他。

不過這種錐心刺骨之痛沒有多久,很快他就被濃煙熏暈了過去,也很快被濃煙嗆死了。

這時候他只是簡單的一團執念,他守在火堆邊,看著自己被燒的一點好肉都沒有,肯定沒有什麼活細胞了,還微微笑了一笑。他到浴室里看看,大毛那個老傢伙竟然還在浴缸里泡著,因為他手上沒有儀器,他也不知道它有沒有被感染到,所以他有些擔心,但是又無能為力。

大火燒了半夜,王涵家裡竟然來了人。一直守在暗處的那人,根據王涵的實驗數據想著王涵應該早就病發了才對,這個老傢伙竟然沒有找人求救,這很不對勁埃等到深夜,他戴著防毒面具進王涵家裡,想這老傢伙是不是真的太老了,就這樣病死在家裡了,就是這樣也不怕,送到喪葬場去,也能感染不少人呢,他根本沒想到王涵能對自己這麼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