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三十五章 怨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 怨念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等他看到客廳里把自己的皮肉都燒成碳黏在骨頭上的王涵之後,簡直氣瘋了,一邊找來王涵家裡晾衣服的鋁製撐衣桿翻查王涵是不是還能作為病源,一邊低聲咒罵,「你這個蠢貨,最後一點使命都做不好。活該你那老婆被我們撞死,兒子被撞成植物人,有你這麼蠢的丈夫和父親,不擎等著被害死嗎?」

原本只是一縷眷念,並沒有完整的思維,聽了這話好似被震到一般,顫了一顫。竟也慢慢染上一團灰氣,顧不上浴室里的大毛,他急急的想知道那人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可是無論他赤紅著眼怎麼吼叫,那人仍然是無知無覺的自己抱怨自己的。

「聽說你老婆年輕時候是校花,那樣的大美人怎麼找了你這樣的蠢貨的?她死的可真是冤枉,你到了底下跟她好好繼續做一對苦命鴛鴦吧。」說完他還輕輕的笑了起來,臉上全是邪氣和嘲諷。

「敬酒不吃吃罰酒,竟然當老子的不願意為我出力,好好的傳播一把病毒,那當兒子的出出力也行。反正植物人當著也是個廢物,是廢物就要廢物利用,不然當我的錢是好拿的?」

「哼,你以為你小子死了,這事兒就完了?實驗室又不是只有你一個被我收買了。」

王涵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人揚長而去的背影。

那人竟然就是撞死妻子和將兒子撞成植物人的元兇,還這般利用自己從研究所為他偷取重要的實驗病毒。原本以為只是運氣不好,出了車禍,不想一切竟是人為。他就等著看到自己走投無路的時候,再用金錢引誘,還看著自己一邊不得不兢兢業業的刻苦實驗,另一邊還要為做了壞事忐忑不安。自己一家人竟然被玩弄於他的股掌之中,被怨恨和懊惱折磨不堪的王涵,原本留在世界上單純的僅僅只有對自己兒子和老夥計大毛的眷念,竟然轉化成濃濃的怨念。

所以最後觀察得知大毛也被感染了TS-258的時候,王涵的怨念就附著在了大毛的項圈上。本來大毛就跟主人一家是親密的家人,王涵妻子和兒子出事之後,它更是全心全意的愛著他僅剩的親人王涵了。再加上動物比人類敏感很多,它很快就察覺到了王涵對那人的恨意。所以它完全聽從了王涵僅剩的怨念的驅使,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到了這軍區醫院。

因為大毛出門之前剛剛在浴缸里泡過,所以哪怕今天是他失去主人的第三天,今天到醫院的時候也變得邋裡邋遢,髒的不成樣子。至於它的腿在來的路上被三輪車給撞傷的,不然它也不至於昨天趕不到醫院。

「你的意思是害你全家的人在這所醫院工作?」

「哈哈,人家披的一張好羊皮,是這裡婦產科唯一的男醫生,天天跟政府機要的老婆閨女打交道,也不知道套走了多少機密信息。」王涵留下的怨念變得灰黑一團,橫衝直撞的想要突圍出去。可是莫說這世間限制,就是他本身一開始選擇了依附於這項圈,自然以後就離不開這項圈太遠了。不管他怎麼做都是徒勞的。

「莫勞煩了,我會幫你解決的,把你暗暗藏著的研究疫苗數據藏在哪裡告訴我。」看他根本不聽還是自己撞自己的,令離他最近的大毛痛苦的嗚咽不已。

「你離不開這裡,感染不到那個醫生。而且你再不說,再晚一點,救不了你的兒子,也救不了你的狗了。你可要想清楚,兩天後,你就會消散於無的。」白玉站在那裡,神情冷冽,高高在上有如神祇一般,好似她做什麼都是對你們這些凡人施捨的姿態,徹底壓垮了王涵的堅持。

他覺得他能相信眼前這個姑娘。

白玉一揮手散去了他的怨念,轉身打算離開,霍長安和霍成邦走了過來。霍成邦是這次行動的總指揮,所以他先開口詢問,「阿玉你看出什麼來了?」

白玉搖頭,「還是等血液檢查出來之後再看看吧?」

「這狗明顯是被人精心飼養的,所以也要派人去查一查他的主人是誰。」總不能直接把前因後果告訴他吧,那還不亂了套了,到時候被關到什麼研究所被研究研究就不好了。

這時候有士兵大喊報告,霍成邦點頭讓他上前,小士兵蹬蹬跑到近前,啪的一聲立正,才說,「報告首長,一直想辦法調查到毛獅犬來處的王政委說,別的兵跑到市人民醫院幫助運輸這邊醫院需要的醫療器材的時候,有醫生看到士兵隨身攜帶準備詢問的有沒有人認識毛獅犬的照片,說他認識這隻狗。他叫大毛,是由傳染性病毒研究所的王涵教授的狗。王涵教授有個兒子叫王軒出車禍成了植物人一直在他們醫院治療,所以很多醫生都跟王涵教授認識。」

「那王涵呢?快讓那些研究所過來幫忙的人,過來一個,我們問問情況。」霍成邦有些惱火,現在很明顯了,這場突如其來的病毒傳播,極有可能就是他們研究所自己搞出來的。

情況大家很快就了解清楚了,王涵前幾天就已經死了,還是被燒死的,警察還在調查他被燒死的幕後真相呢。因為這件事與王涵有直接關係,且王涵的死亡絕對不是正常死亡,跟他同組的休息人員,全部被急召到醫院旁邊的一家招待所的房間里。這還是出事了以後,臨時被徵用來做外圍調查人員的辦公室的。

沒多久情況就通過電話彙報給了霍成邦,現在醫院傳染的病毒,極像王涵這一組人研究的TS-2S-258。

現在知道了病毒,所以王涵實驗室很快共享出了TS-258的實驗數據和研究成果,當然說是共享出來了,也是極少數人能看到的,這其中就包括白玉也沒得看,雖然她也不想看。

研究所的另外一批人在醫院的一間辦公室里,嘰里咕嚕的討論的熱鬧。白玉站在霍成邦身邊,「霍伯父還是應該調查調查王涵的經濟情況吧,在研究所的人研究討論的時候,還是有別的許多事是可以做的。雖然是不能把人想的太壞,他有可能是被犯罪分子逼迫,拚死不從才被謀害的。也很有可能是跟犯罪分子合作過,最後沒有利用價值了,被滅口的。」

「他不是有個兒子在住院嗎?從他的醫藥費這一項查查,到底跟他的收入想不相符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