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三十六章 調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六章 調查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因為霍成邦得到了消息,白玉第一時間發現了病毒傳播,並採取措施救治了她弟弟白子安,這說明她有能治癒這病的方法。只是想到消息說,這治療對白玉傷害應該極大,所以霍成邦一直沒說讓白玉救救感染的病人,也沒讓他她走。只是想到時候萬一有人到了危機關頭,白玉能稍稍幫忙克制克制,先保住命也是好的。

這時候聽白玉好似意有所指,霍成邦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不過表面還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回答,「阿玉放心,這事有人正在查。」

話音才落,就有電話進來,說是王涵肯定不清白,他老婆孩子出事之前,頂多只有八萬塊錢的存款,現在不說他已經花出去的,他給兒子專門開的醫療費戶頭上竟然還有八十多萬。說了這消息之後,就有人繼續火速的去追查王涵的資金鏈了,想抓出他幕後的黑手。

「像他這樣的聰明人,應該會給自己留點後手吧?能不能查查他有沒有什麼地方是他可能會把東西藏在那裡的?」

霍成邦越發覺得奇怪了,雖然白玉兩次提醒說的都是猜測,偏偏給人她明明知道事實的感覺,只是現在情況緊急,不是探究這些細微末節的時候。原本他只是派人去調查王涵近三年的生活軌跡,因為就是三年前,他的賬戶上平白多了錢的。想要仔細研究研究他這整整三年到底是把實驗室的研究成果泄露給了誰,現在更是要仔細研究研究,他這三年去過什麼地方,有沒有可能藏過什麼東西了。

霍成邦有種感覺白玉既然這麼說了,王涵肯定在某處藏了什麼重要資料。

三個小時后,所有能查到的王涵的運動軌跡,都如數的匯總到了霍成邦這裡,他一下子就拿出一半交給一直在他旁邊的白玉,「阿玉,你也看看。」

白玉看到霍成邦的動作,就知道他肯定察覺到了什麼,不過她也並不驚訝便是了。霍成邦能有今時今日的地位,洞察力肯定非比常人,自己著兩次說的話,他感覺不到什麼才是真的奇怪。即使他有些懷疑,白玉也並不害怕,懷疑也只能是懷疑罷了,只要自己不承認,沒有證據,他也不能把她怎麼樣。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白玉知道自己剛剛救了他的兒子,自己也並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況且說這些話還是為了救人。有這樣的救命之恩在,霍成邦也不會把他察覺到的這點異樣上報的。

即便如此,白玉還是認真仔細的看了看手裡的資料,做戲就要做全套嘛。看完之後她才說,「霍伯父,您看。王涵幾乎每個月有兩個星期都會往離他居住的小區有三個小區的郵筒里投信。因為他風雨無阻的堅持了兩年多,旁邊報刊亭的老闆對他印象很深刻,說他一個月四個星期看到兩個星期王涵都投了信,不妨猜測他其實每個星期都投信,但是為了以防萬一,他每隔一個星期是投在了別的郵筒。還有這個郵筒是他去市醫院看望兒子必經的路段,那可以查一查在他去醫院的路上,還有沒有別的郵筒,仔細排查看看他的信都寄往哪裡,還是這封信沒有經過郵局系統,在晚上的時候就被人直接拿走了。詢問詢問有沒有目擊證人?」

「這信里的東西,很有可能就是實驗數據。另外材料上顯示王涵每兩個星期就會去一家咖啡館坐一坐,雖然在三個月以前他也一直會去,好像這裡是他一直放鬆休閑的固定場所。可是在他妻子和孩子出事以後,有一段時間他都是不去的,在他的經濟條件變好以後,他又開始去了。」

「好像是給人一種,他的情緒和生活都穩定了,重拾以前的生活情趣一般的樣子。但是我覺得還是應該查一查,這裡是不是有什麼不同之處?」

這次霍成邦想都沒想,就通過對講機直接讓人去查了,「一定要仔仔細細的,一絲一毫的線索都不能錯過1

前前後後沒過到一個小時,一直和霍成邦搭檔工作的余偉民拿著消息回來了,「老霍,王涵這個老小子還算有點良心。他知道要他偷數據的人不是個好東西,所以一直偷偷的在研究TS-258的疫苗呢1

「我們以為他是上咖啡館了,其實是他點了一杯咖啡,直接從咖啡館里直接上到了咖啡館的樓上。他跟咖啡館的老闆是好朋友,他拜託老闆別說他租了咖啡館樓上的事。因為他告訴給老闆說他租房子的原因是有時候有些實驗的靈感,但是在研究所里只能做自己分內的實驗,所以才想臨時租個地方。他還告訴老闆說,自己用的原材料都是有危險性的,讓他不要自己好奇上去看,免得說出去了,別人好奇上去,那就更糟糕了。」

「咖啡館那地方都是小年輕們愛去的地方,也沒誰留意是不是有人從咖啡館的廚房後面上樓去了,所以這一租就安安穩穩的租了三年。」

「只是雖然王涵研究疫苗也是有些成果,只是第二階段的疫苗並沒有來得及做實驗,這可不好辦啊老霍。」

霍成邦說,「這也比要人從無到有要好很多,把他那些研究疫苗的數據,還有樣本,都送到研究所那幫人那裡去。」

白玉心裡也鬆了一口氣,這事情總算是解決了一半了,還有另一半,她摸著下巴在想,怎麼把那個婦產科的醫生給抓出來,最好是能把他幕後的那些人也抓到。做事不擇手段的有很多,但是滅絕人性的少有,這讓白玉很是深惡痛絕。

「不好了,研究所那邊說第二期反應出現了,肺部水腫,呼吸道腫脹,口吐白沫,再不能對症治療,很快就會呼吸困難窒息而死。」

不等霍成邦說話,白玉早就知道霍成邦把自己留在這裡的用途,「我可以去幫忙,但是我要求換一套衣服,之後不得透露我是誰。」她並不想成為上位者隨叫隨到的私人大夫。

「可以。」霍成邦也明白她的顧慮,讓人給她從醫院那裡借來一套護士的衣服並一件白大褂。

所以等研究所的人看到戴著防毒面罩的白玉的時候,只以為是部隊從哪裡借調來的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