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三十七章 治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七章 治療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隨便掃了一眼,白玉就找到了目前反應最嚴重的病人,她拿出金針上前給他施針,將他的生命活駝庋能延長他的生存時間,說不定能等到研究所的人研究出真的疫苗。只是依次治療四個人之後,白玉所帶金針已經不夠用了,她有些無奈,眾目睽睽之下,肯定不能無中生有埃

幸好軍區醫院也是有中醫大夫的,那些老大夫都把自己的銀針拿來借給白玉用,條件就是觀摩白玉施針。白玉歪頭看看這些因防毒面具看不到臉、步履蹣跚,依然對自己的職業充滿深愛可愛的人們,很欣然的同意了。

幾個老頭、老太看到她神乎其技的施針手法,一個勁的感嘆竟然可以這樣,原來還能這樣,沒白活,沒白活。

「我可以教給你們,你們有中醫基礎,學了也知道不能隨便給別人施針的。」白玉並不藏私,既然能教那就讓別人學去好了,以免顯得自己太過與眾不同。

所以給下一個病人施針的時候,白玉就仔細給他們講解一次扎什麼穴位,扎多深,怎麼用力,還告訴他們,這一套針法的要點就是每一次下針間隔不得太長,不然就不是減緩生命活動,而是減人壽命了。所以針法對施針者的身體素質要求是很高的,這話之後幾個人就有些沮喪了,白玉便說,「你們估計是不能給別人用這套針法了,可以教給自己的子孫後輩,只是他們中醫還是學到家了才能教。」

「大夫不介意我們教給自己的後人?」有人開口問。

「不會,照現在這樣看,不用多久,中西醫相比,中醫肯定會式微的,我並不想這樣,還是花團錦簇、百花爭鳴這樣好。」白玉低著頭認真的用針,在幾個大夫看來卻莫名帶著神聖的光芒,學習中醫的人都會有這樣的感覺,卻苦於不知道如何改變?要是所有有獨門秘技的中醫大夫們,把自己的看家本領都能無私的共享出來,說不定中醫又會燦爛起來,只是誰又能像眼前這個年輕女大夫一樣無私呢?

等幾個情況很緊急的病人被施完針,白玉才跟霍成邦說,「我只能減緩病毒在他們體內繁衍的速度,雖然現在醫療儀器顯示他們的生命體征都很低,只是病毒繁衍速度相對於來說還是高於生命活動的。現在就看什麼時候能接種到疫苗了?別的我已經做不了什麼了。」

「好的,我知道了。」雖然是別人來幫忙傳的消息,但是霍成邦還能不知道著重強調「傷害極大」這四個字肯定是霍雲霆那個小子搞出來的嗎?一聽就知道自家寶貝蛋子,絕對反對讓白玉去治癒病人。身為軍人霍成邦能理解霍雲霆,不管自己付出什麼,為了國家為了人民,全都在所不惜。但是家人和愛人,他們卻不願意對方受到任何傷害,哪怕是為了大義,所以霍成邦想著兒子根本開不了口跟白玉說「要是到時候人真的不行了,疫苗還沒有研究出來,能不能先出手救人?

」這種話。第一,霍雲霆不是誇大其詞的人,對白玉的損害極大肯定是真的;第二,眼前這個小姑娘很有可能會成為自己的小兒媳婦兒呢。

因此霍成邦只好一方面給研究所的人施壓,一邊催促手下的人去調查跟王涵接頭的到底是誰,以此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白玉看出來霍成邦心裡的糾結了,抿抿唇她還是說,「霍伯父,救了安安,我已經沒有能力在治癒任何人了。」要是伶俐用完,還可以慢慢恢復,但是一旦精神力損耗殆盡,不說會被腦子裡的撕扯疼痛逼成瘋子,修為也會不復存在。只要活著一天,腦袋就會一直疼下去,一直到死。所以她不會也不能去救人,不說她不是能英勇就義、無私奉獻的人,只想到白子安,她就會保全自己,不然小傢伙要怎麼辦呢?

已經能做的都做了,如果他們查不到那個婦產科男醫生,白玉打算偷偷解決了他,雖然查不到他身後的那些人,但是既然答應了王涵,白玉就一定會做到。

最先有成果的是疫苗,研究所的人實驗得知,王涵的第二階段疫苗就是最終疫苗。軍部的人拿著配方,要求各方配合,很快就拿到了生產原材料,交給了林氏醫藥公司,讓他們代為生產。

在傍晚七點鐘,醫院所有的人都注射了疫苗,還往外發出公告,如果有出冷汗、頭暈、身體無力等癥狀一定要到軍區醫院進行檢查治療的公告。

兩個小時候,病人情況得到緩解,白玉給施針了的十幾個病人,一一拔出身上的針,醫院戒嚴就結束了。白玉還了老大夫們的銀針,才偷偷找個地方換回了自己的衣物,然後回到了霍雲霆的病房。雖然沒有出去,但是霍雲霆一直有讓人到病房門口隔著房門跟自己彙報,所以病房所有得人都知道這次病毒傳播事件的進展。

小傢伙一看到白玉就張開手撲過去,「姐姐你怎麼才回來?事情都解決了么?」

「嗯,解決了,很多解放軍還有武警官兵都很辛苦,這次實在是太危險了。安安,你以後不能看著什麼可憐,就想湊過去看看,知道么?」白玉並不想扼殺他的善良,所以又補充說道,「你還太小了,並不能避開危險,所以你要是擔心,可以告訴我。然後我們一起去看看,能不能提供幫助的,可以答應我嗎?」

「可是霍二哥告訴我了,這次我得的是人都能被傳染的病毒,姐姐救我才臉色這麼難看。那如果我們一起去看,姐姐也被傳染了怎麼辦?」小傢伙眼淚汪汪的說,小臉上全是害怕。

「不會的,你被傳染了,我是不是立刻就抱你了,要是會被傳染,姐姐還能出去幫助別人嗎?」白玉蹲著,與他面對面,拉著他的手說,「安安,我什麼危險都能面對,都能解決。只是不能失去你,明白嗎?」

「騙人,姐姐是女孩子,要受到保護,我會保護你的。」白子安想到他要哭不哭的想要找白玉的時候,霍雲霆說的男子漢就要保家衛國,不能動不動就掉眼淚,不然怎麼保護白玉的話。他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捧著白玉瑰麗的臉,小臉滿是認真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