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三十八章 霍雲霆鬱悶記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 霍雲霆鬱悶記事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這個暖心的小傢伙,真是不得了呢,白玉第一次笑彎了眼睛,把霍家的幾個人全都看的一愣。她伸出手指戳戳白子安圓滾滾的小肚子,「好哦,我等著你保護,只是下次再讓自己遇到危險,我就罰你和胖胖嘟嘟一起面壁三天,五天不能吃肉,七天不能出門玩耍,十天不準看畫冊不準聽故事,十二天……」

聽懲罰聽成星星眼的白子安,雙手立刻改捧為摟,用力的抱住白玉的脖子,小身板還使勁的往白玉懷裡擠,「姐姐、姐姐,別別,我肯定聽話,一準兒不跟胖胖嘟嘟那兩隻笨狗一樣讓你生氣。」

「老實了?」

「嗯,肯定老實。」

「不當男子漢了?」

「不當不當,我還是小孩子呢。」

霍雲霆躺在病床上,看他倆這樣相親相愛的,心裡又酸又妒的,暗暗直罵,「小混蛋,這麼沒堅持1哎,要是阿玉能讓我抱抱,我也可以不要堅持的埃

可是這樣的美事,也不知道要到哪一天才能實現,霍雲霆不禁長長的為自己哀嘆一聲。白玉可不管他在想什麼,好好的治了一治懷裡的小包子,心裡才舒服了。

解決了大危機,總算是能夠喘口氣了,蕭紀瀾想起來這一屋子的老老少少還都沒吃飯,「今天就不講究了吧?我到食堂打包點飯菜上來,大家先填填肚子。」

「媽,食堂的飯肯定被武警們給吃了,爸手下的兵肯定已經洗洗刷刷一番就拉回營區了。你還是到醫院附近的飯館去打包點飯菜來,安安一天沒吃飯了,給他買點粥,免得不消化。」霍雲霆說完,蕭紀瀾就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哎喲,臭小子,現在就知道討好小姑娘了啊,簡直不放過一絲一毫的機會嘛,還挺聰明,不愧是自己生的。

「好,明霞,來跟我一起去,買多了,不好拿。」蕭紀瀾和霍明霞就出去買飯去了,白玉看霍雲霆面色不對,上前給他把脈,眼角向上挑,給霍雲霆無端的壓迫感,「你下床了?」

這一問程秀雲就有話說了,「阿玉你可要好好說說他,不讓他下床,偏不聽,把刀口給弄開了可怎麼辦?」這孩子又不是一般時候,見病房裡奶奶、媽媽、姑姑都在,還有個小包子白子安眨巴眨巴眼的看著,怎麼都不同意在床上上廁所,非要自己去病房的衛生間。程秀雲還想,這也幸好是病房裡有廁所,那要是條件差一點,住個普通病房沒有廁所,這種情況,又不能出去,他還不得憋死自己?什麼破孩子,死要面子活受罪的。

「嗯。」白玉只是淡淡的答應一聲。

霍雲霆這廂還喜滋滋的等著白玉訓斥一番,雖然是挨訓,但是顯得多親近啊,卻只得來這輕輕的一「嗯」,熱火的一顆心被塞進了一塊冰似的,難受極了。

他吞吞口水,才說,「阿玉你生氣了?」得來白玉看傻子的一眼,「我為什麼要生氣?這是你的事,你不珍惜自己,影響恢復是你的選擇。我救了你,並不代表我要對你的身體一直負責到底。」

「至於我問你,只是提醒提醒你罷了。」白玉牽著小傢伙坐到一邊去,胖胖嘟嘟兩隻已經餓的蔫蔫的了,之前好似知道事情很著急一般,餓了就自己趴在一邊,也不鬧。這會兒見著白玉了,全都趴在白玉的腳邊嗚嗚的叫,白玉拍拍兩隻狗腦袋,「別裝可憐了,我知道這次來京都,辛苦你倆了,回家給你們好吃的。」全然沒看見她背後表情比兩隻狗還要可憐的霍雲霆,心裡直哀嘆,這還沒有兩隻狗有地位,咋這麼心酸呢?

程秀雲也覺得小孫子可憐,心疼的拍拍他的肩膀,也只能拍拍他了,姑娘不喜歡他,當奶奶的也沒招埃

日子又緩緩的過了兩天,霍成邦這兩天都沒回家,一直在全力調查跟王涵接頭的接頭人,這樣的人絕對是個反社會,這樣蔑視人命,不儘早剷除,遲早會爆發比這次病毒傳播更恐怖的事件。

這兩天,白玉覺得霍雲霆態度很奇怪,不像以前在小院里那般,他來她招待他飯菜,然後兩人各安其職,各做各的事,互不干擾,是很平靜溫和的。可是這兩天,但凡她去醫院看他,他都要拉著自己說話,且是天馬行空的亂聊。等自己起身要走了,他就找白子安說話,給小傢伙講部隊里的事,讓小傢伙一嚷再嚷的說,過會兒再走,過會兒再走。

所以第三天傍晚白玉又去看他,霍雲霆講了講他跟小夥伴侯俊彥他們小時候的事,白玉看時間不早了,準備起身走,他又開始要拉著白子安說話的時候,白玉看著他問,「你是有什麼事嗎?要是有什麼直接說就好了,不用這樣勉強自己一直找話說,好似想拉近關係一般。你說吧,我酌情看看能不能幫你。」

霍雲霆覺得自己瞬間滿臉漲紅,討好佳人,想跟佳人多多接觸,卻被看成了有求於人怎麼辦?尷尬的想鑽地洞怎麼辦?他放在被子里的手用力的捏了捏拳頭,嘴巴張了又合好幾次,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不,不是,阿玉你誤會了。我只是一直在床上躺著太無聊了,雖然我媽和我哥陪著我,但是我喜歡跟你」頓了一頓,霍雲霆才加上,「還有安安說說話。」

「哦,那你要習慣,再過兩天,你的刀口就會癒合的更好了。可以讓醫院的醫生給你做個全面檢查,這樣你父母親人也能確實看到,你的身體被我醫治的沒出紕漏,然後我就要帶著安安回家了。」

白玉這樣的不解風情,讓霍雲霆胸口悶了一口血一般,上不去下不來,難受的連腦袋都要痛了,怎麼當朋友想相處的時候,沒覺得白玉是這般愚鈍不堪呢,是不是年紀太小了,跟自己以前一樣,完全沒開竅啊?

霍雲霆看她一臉平常模樣,恨不得去死一死,但是想到她要回青山鎮,等自己恢復去C市駐地,估計還要兩三個月,畢竟傷筋動骨一百天的,心裡被不捨得都塞滿了,所以還是想最後再努力一把,「不能多留兩天?我捨不得你和安安就這樣走。」想想說的太露骨了,怕嚇到小姑娘,趕緊接著說,「我們家還沒有感謝你的救命之恩呢?」

「這個啊,我一直想給你說,給我醫藥費就可以了,醫院的醫生都是這樣的,治療病人收取醫藥費就行了。我們這次也同樣辦理,你跟你家人說給我醫藥費就好了。」

霍雲霆覺得自己遲早要被白玉氣的一口血給憋死,揮揮手,讓她帶白子安回霍家了,自己鬱悶的在病房裡仰頭看天花板,直嘟囔,怎麼就成榆木腦袋了呢?怎麼就能成榆木腦袋呢?無限循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