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三十九章 問詢玉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九章 問詢玉佩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白玉可不覺得自己把霍雲霆氣到了,要醫藥費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拿出來給他熬藥的藥材可都是幻境出品,一般二般的藥材可比它們差多了。她一點也沒把霍雲霆的話,想到別處去。

另外雖然白玉很羨慕霍家的家庭氛圍,白子安好似也能在霍家爺爺奶奶身上得到想要祖父母疼愛的想望,能夠稍稍消去一些自己親爺爺奶奶給他小小的心靈帶去的傷痛。只是畢竟不是親人,也不在同一個地方,更不是同一個圈子的人,這幾天讓小傢伙享受享受也就算了,要是陷入其中,又得不到才是真的傷心。所以白玉並不打算和霍家人深入相處,既然有個救命之恩,那就按醫生救死扶傷是天職來處理,給醫藥費就行了「」。

回霍家的路上,小傢伙興高采烈的問,「姐姐我們要回家了嗎?」

「嗯,要回家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想二叔二嬸還有文禮、文傑哥哥了,胖胖嘟嘟在這裡也不開心,這裡都不能亂跑,它們也想回家了。」白子安拉著白玉的手,一搖一晃的,仰著小腦袋笑的滿眼星光的看白玉。

「那你開心嗎,這次來京都?」白玉低頭詢問。

「開心啊,姐姐治好了霍二哥啊,這就是最最值得開心的事。」小傢伙樂淘淘的說,「雖然有幾天,霍家的幾個人對姐姐很奇怪,我不高興,但是像姐姐說的,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別人對我們好,我們也回報給他。但是我們不能要求別人對我們好,我記得的。」

「安安,你真的很聰明。你還這麼小,就懂得了,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是次要的。」白玉摸摸他的頭,眼睛里滿是憐愛,也不知道這樣教你是對是錯,好似平常的小孩都與你不同呢。她心裡的嘆息,當然無人得知了,也只有她在夜半無人之時,看著身旁睡的酣然的小包子的臉,心裡那種猶猶豫豫,不知如何是好的情緒才會將她包圍。這是個全心全意信賴她的人啊,還這般幼小,他像一張白紙,而畫筆卻在她手中。有時候覺得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有時候又會有些擔憂,倘若一不小心落錯了筆,讓他不快樂呢,又恐又憂,這些從來都不屬於白玉的情緒,每每看著這張天真的小臉,就會悄悄襲上她的心頭。

小傢伙很敏感,儘管白玉看著很平常,他還是覺得白玉看過來的眼睛有些奇怪,抬臉疑惑的看她,「姐姐?」

「嗯?好了,我們回去吧。」

第二天讓霍雲霆鬱悶的事又發生了,她照例傍晚來醫院。蕭紀瀾得到了霍雲霆的轉達,知道白玉想要醫藥費,她覺得很正常,畢竟白玉還有弟弟要撫養。所以見到白玉她就拉著白玉的手坐到一邊,「阿玉啊,臭小子告訴我了,醫藥費這些你不用擔心,都是應該的。只是怎麼這麼快就要回去了?我們家這段時間亂糟糟的,也沒好好招待你和安安。正好小混蛋身體恢復的更好了,我也能抽出空閑,可以好好陪陪你埃」

「不用了霍伯母,我們本來就是請假出來的。這段時間安安的學習計劃全都沒有執行,我們還是回去好了。至於別的,我們不需要,按市價給我醫藥費就行了。」

蕭紀瀾聽得懂她的意思,她這次充當的是醫生的角色,給她出診費就行了,救命之恩就此抵消。想想,自家小混蛋果然說的沒錯,要是救命之恩能這麼簡單就算完,也不會有那麼多挾恩以報的事了。倘若真的就一筆錢抵消這莫大恩情,那霍家人也不能稱之為霍家人了,人都要記恩,之前蘇酥對白玉有意見,也沒想著給一筆錢就讓白玉離開的事。

可是看著白玉美麗又顯冷淡的側臉,蕭紀瀾終於理解了自家兒子說的「阿玉是個天真、乾淨又有些執拗的孩子」是怎麼回事了,所以她笑了笑說,「好啊,伯母知道了。」可是該怎麼做還是要怎麼做的,這孩子越看越讓人喜歡,想到這就又開始跟霍雲霆打眼神官司,「兒子,什麼時候能拿下?」

霍雲霆雖然很想表示心塞塞,但是還是繃住了表情,一貫的冷肅面孔。要是漏了怯,肯定要被這不靠譜的媽嘲笑一輩子,而且會立馬被她傳遍整個軍區大院,想想就渾身發抖,所以還是不要了吧。

「不介意的話,我想問一問,霍二哥脖子上那枚玉佩的事?」白玉可不管他們母子倆的眉眼官司到底是在幹嘛,對玉佩的事,還是有些隱憂。如果這玉佩每次霍雲霆有危險都讓她不停的做夢,不救他就不行,這不是成了他私人的救護站了嗎?很不甘願好嗎?

「啊?玉佩嗎?」蕭紀瀾雖然奇怪白玉為什麼問起玉佩的事,還是告訴了白玉,「那年頭人人都講後繼有人,我們蕭家三代單傳,到了我卻只有我一個女兒。本來是讓我留在家裡招婿的,只是我看中了雲霆他爸爸,我父母也想我幸福就同意了。」

「這啊,還是雲霆爺爺奶奶經歷的多,很多事都看淡了,主動說的,生的頭一個兒子就姓蕭,算蕭家的子孫。偏偏我生你蕭大哥雲雷的時候又傷了身子,時隔六年,我才又有了雲霆。」白玉暗想應該是這六年霍家父子二人肯定又為國家為人民做了大貢獻,才又換來了霍雲霆的降生。要不然就算蕭紀瀾是四子二女的命格,也應該是為蕭家換來後代付出的代價。

「這雲霆生下來,也是皺皺巴巴的。你霍奶奶呢,為了求個心安,就想求個平安符給你霍二哥戴戴。只是那個年月啊,誰敢提封建迷信?她著急的睡不著坐不安的,你霍爺爺就悄悄帶她去了北邊長白山。我聽她說白天爬上晚上睡覺的,連著差不多一個星期,找到一個非常隱蔽的小廟,見到了高僧智明,求得了一枚平安玉佩。」

「那時候文革,你霍爺爺受過西山靈光寺智明和尚的救命之恩,就悄悄的把他安頓在那裡,暗中照顧了好幾年,所以你霍奶奶才能求到這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