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四十章 無力奮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 無力奮起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聽她這麼講,白玉覺得把玉佩要過來的可能性不大,大不了要是以後還是遇到做夢的情況,看心情,好就出手救治,不好就不睡覺,讓他自生自滅好了。以前沒有她救命,霍雲霆也活到這麼大了,應該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那這個智明和尚現在人呢?」白玉想要去見見他,問問他怎麼得到這枚玉佩的。

「等文革結束的時候,老爺子派人去接,卻根本沒人在那裡了。我們都猜想,有可能在山裡出事了,也有可能出去雲遊了。後來就一直沒有得到他的消息。」蕭紀瀾先回答了白玉的話才問,「阿玉,你怎麼回想想到要問雲霆的玉佩?」

總不能說這玉佩能讓我在你兒子出事的時候一直做夢吧?那她還不等成了他出任務時候的警報器,這多不好。

「我知道我知道」在旁邊看自己連環畫的白子安興滴滴的舉手發言,「姐姐有送霍二哥一枚跟我一樣的玉佩,我在他房間里睡覺的時候看見了,只是我每天都戴著,但是霍二哥沒戴,他不乖哦。」

「是嗎?」蕭紀瀾立時變得笑眯眯的,這兩孩子都送上定情信物了,一點也看不出來啊,難道是在家長面前不好意思了?哎喲,這兩孩子還真純情,想到這兒,蕭紀瀾不由捂著嘴笑了起來。

「安安,霍二哥那個跟你的,只是看起來一樣,但是真的很不一樣的,你的這枚要好很多。」白玉習慣性的跟白子安把一切事情都解釋清楚,毫不知情自己又往霍雲霆胸口插上了一刀,「什麼叫真的很不一樣?什麼叫小包子的要好很多?有這麼當面搞區別待遇的嗎?」

小傢伙掏出自己的玉佩,低頭仔細瞅瞅,左看右看,前看后看,還是覺得跟他前幾天在霍雲霆房間里看到的那個玉佩一模一樣。他的大眼睛里全是疑問,滿臉都寫著,明明一樣的說。

今天蘇酥下班晚,這時候才來醫院,看白子安正捧著自己的玉佩看,便笑著問,「安安怎麼了,怎麼一直看玉佩?」

看到蘇酥,小傢伙顧不上他還在不高興蘇酥前幾天對姐姐不友好的事,上前拉著她的手走到白玉身邊,「霍嫂嫂,你跟我姐姐說說,我們那天在霍二哥房間里看到的玉佩是不是跟我的這個一模一樣?姐姐說不是的。」

「原來是這樣」蘇酥看到他鼓著的小包子臉好笑,「我告訴你啊安安,這個玉佩呢,雖然大孝雕刻的形狀一模一樣,但是材質區別是很大的,你的這枚玉佩更溫潤,光澤更好,更通透。說多了你可能不知道,就是你的玉佩檔次要比你霍二哥房間里的那枚檔次要高很多。」

「是這樣埃」

所以房間里根本沒人注意到霍雲霆胸口已經被射中一萬箭,檔次高很多是什麼意思?強調檔次高就算了,還很多?這是不懟死人,不算完了是吧?

「嗯,安安的玉佩是最好的,所以不能摘下來。」白玉的話一出口,霍雲霆覺得胸口的那一口老血,可真要憋不住了。這病房裡怎麼就這麼憋屈人呢?

給小傢伙把玉佩塞回衣服里的白玉可看不到霍雲霆鬱悶的要死的神情,只是蘇酥原本就愛看霍小二的笑話,現成的機會哪能錯過,這會兒正似笑非笑的盯著他看呢。霍小二總算讓我逮到了,這次怎麼板著臉裝高深都沒用,小辮子已經抓在手心裡了,不好好給點好處,就宣揚的滿世界都是。

算你狠,霍雲霆咬牙,微微點頭答應,一定會給好處的,嘴巴閉緊一點。接收到警告的蘇酥一點也不害怕,笑眯眯的用手在嘴巴上比拉鏈拉上的手勢。

蕭紀瀾也覺得小混蛋好像有點可憐,這是明顯的在人家姑娘心裡存在感不高啊,送個東西,都跟自家弟弟差別這麼明顯。要是她知道要不是霍雲霆正好看見了瑤光,連個普通玉佩都不會有,也不知道會不會為小兒子心酸的哭上一鼻子。

霍雲霆眼神幽怨的看著低頭跟白子安說話的白玉,或許他的眼神太過專註,讓白玉察覺到了。她抬頭疑惑的看霍雲霆,「你有話跟我說嗎?」

他可不敢直接問,為什麼差別如此明顯,要是得來白玉無辜的一句,你本來就與安安不可相比。那估計沒被子彈打死,也要被這不識情趣的話給懟的半死,然後徹底無力奮起再戰了。

所以他頓了頓才說,「沒事,既然你請的假不多,那明天我就做檢查吧。你也好早點回家,你走的那麼突然,陳家叔嬸肯定特別擔心你們。」這姑娘完全不開竅,也只能先退回到朋友相處的模式上去了。霍雲霆強忍心中的不舍,才跟白玉這麼說。

想也知道啊,才發現心中綺念的愣頭小子,怎麼可能捨得心上的姑娘,離開自己跟前嘛?這不是沒辦法嗎?該表露的不捨得這幾天痴纏著她說話,見縫插針的說得捨不得,不想讓她就這麼回去,沒有十遍也有八遍了。人小姑娘就是冷冷清清的回答,「等你檢查完,讓你爸媽和家人放心,我沒有把你醫壞,我就要回家了」。原話不是這樣,但是意思差不多吧,這女孩兒完全接收不到他的心意嘛,不就只得讓人回去嗎?

霍雲霆心裡納罕,追個小姑娘咋就這麼難呢?當時蕭雲雷那傢伙怎麼領著個姑娘就回家說,要結婚了呢?心裡暗下決心,找到機會,要好好打聽打聽。

一直為小兒子在感情上的晚熟操心的蕭紀瀾可不知道霍雲霆心裡的小九九,只以為是小混蛋太傻,不知道怎麼追小姑娘。聽他說的這個話,心裡直為他著急,個傻孩子,哪能就這麼讓人回家埃這好容易人家自己走到你眼跟前兒了,咋還不知道先下手為強呢?這樣下去可不行,要抽個空,好好給這臭小子上上教育課,這追小姑娘可跟他當孩子王和當兵一樣,什麼也不講,先上拳頭就對了。

這追小姑娘可不得什麼柔情來什麼嗎?

這當媽的可不知道自家的悶騷兒子,在人小閨女面前,早柔情八百回了,可是人壓根感受不到啊,這能咋整?

當兵也不能只講拳頭硬,不是還得講計策嗎?此計不通,那就換一計。霍雲霆打算用水磨工夫,磨到白玉心裡有他為止,但是這個磨的度也要掌控好。不能還沒讓人對他上心,先就煩心了吧?也就是想到這個,霍雲霆才下定決心,乾脆提早檢查,早點出結果,讓白玉帶著白子安早點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