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四十二章 三台手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三台手術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見他們商量完了,霍家人都護短,既然認定白玉很有可能會是霍雲霆的小媳婦兒,那麼當然不能為了救人去損害白玉的身體啊,所以沒誰想著要求白玉為了大義,一定要給誰誰治玻儘管這會給霍家帶來無限的好處,因為治好了那些人,可以將霍家的人脈擴大好多倍。

霍家人都覺得再怎麼樣,保全自己也是很重要的。如果對白玉沒什麼損傷,那倒是有可能出面勸勸白玉多治療幾個人,反正別人肯定會出醫療費,再怎麼也不會虧。可是這不明擺著,治一個人,就得臉色蒼白好幾天嗎?那麼多人一個一個看下來,還不得要了小閨女的小命。霍長安那心瞬間硬的跟鋼鐵似的,要我老頭子再怎麼為國家為黨奉獻都是應該的,我小孫媳婦兒可不行,這可關乎著我們家霍小二的終身幸福,還有我小曾孫的到來呢!這麼虧本兒的事堅決不幹。第二天一大早,將胖胖嘟嘟留在軍區大院,禍害大院的一圈小小子們,白玉帶著白子安到了軍區醫院。好傢夥,霍雲霆的病房一溜四男二女六個年輕大夫正等著呢,全部被霍雲霆釋放的冷氣凍的手足無措,瑟瑟縮縮的擠在一堆,全都不敢看他。

等到白玉推開門進了病房,幾人都不約而同的呼出一口氣,總算來個人了,再不來人,感覺都要被這冷麵軍官給活生生的嚇死了好么?

所以六個人全都欣喜的看向門口,只是大家都被眼前這個姑娘的美貌給驚呆了,雪膚花貌說的就是眼前這個女孩子吧?說她面目似妖嬌艷,可是她氣質卻美如蘭,從容淡然,這是個矛盾的很吸引人的姑娘。

看到幾個人特別是四個男的看白玉都看呆了,霍雲霆身上的冷氣釋放的更嚴重了。這小姑娘進門,他還沒看著呢,你們特么一窩蜂全擠上去,給他擋的一點不剩,你說他能不放冷氣嗎?看看也就算了,還越看越來勁了,都看痴了還。這怎麼能讓霍雲霆不吃醋呢?

室內氣溫好似驟降一般,幾人才回過神來,忙給白玉問好,「你好,是白玉嗎?我們是馮院長叫來的,說是你會教我們一套特別重要的針法。」幾人中有兩個叫王川柏和秋白霜其實是很嗤之以鼻的,他倆是出自中醫世家的。兩人從下學醫,都是家族年輕一輩的佼佼者,所以都知道自家有不外傳的看家本領。所以都以為別人肯定也跟他們家族一樣,有厲害的本事,全都死守住,只挑族中優秀的一兩名子弟傳授技藝才是。

哪有會把壓箱底就這樣隨隨便便的教授給別人的,肯定是騙人的。偏偏馮院長跟他們家的長輩有很深的交情,馮院長說的焦急,而且也是一片好意,所以長輩們也不好不派人來,還不得不派優秀的子弟來。

這會兒看到白玉年紀這麼小,不僅王川柏和秋白霜心裡覺得這是忽悠人的,另外四個人心裡也開始嘀咕起來。他們倒不是家裡世代學醫的,只是上了中醫學院,在京都中醫院裡工作了有兩三年了,口碑都不錯,才被馮院長叫來的。可是再怎麼有學醫的天分,那也不能年紀這樣小吧?

「你們好。」白玉淡淡點頭算作回應,然後彎腰拍拍白子安的頭,「安安,你自己玩一會兒,我們這個很快的,要不了多久的。」

她這樣說,聽著的幾個人,連最後一點期待都沒有了,學一套針法能很快嗎?哎,看來這一趟是白來了,只當是給馮院長個面子,交到一個面子情吧。

「這套針法是引導人體內的氣血和元氣推動患處子彈或者別的殘留物從人體不能直接動刀或者不好動刀的地方移動至不關鍵的地方,再開刀來治療的。所以並不能隨便找人試針,這對人的身體生命力是能消耗的。馮院長應該找到三個這樣的患者在手術室等著我們了,那我們就過去吧。」

說完,用力的看一眼白子安,用眼神囑咐他不許亂跑,就直接出病房門了。一點沒發現病床上眼巴巴的等著跟她說一句早上好或者你來了的霍雲霆,更看不到霍雲霆看到她竟然招呼都沒打,就直接出去了之後,那驚訝的表情,和肯定就是這般如此之後,沮喪的像被教訓了的胖胖和嘟嘟可憐兮兮的一般模樣。

雖然幾人都不相信,但是還是順應著跟著出來,打算走個過場就算。

所以幾個人眼睜睜的看著白玉手腳靈活的從一個醫生辦公室的門后順到一件白大褂,從護士站順到一個新口罩,到手術室門口的時候,就跟醫院的醫生沒任何區別了。推門進手術室之前,白玉回頭看看幾人,「我跟馮院長說好了,不得向任何人透露是誰教授的這套針法。我再跟你們說一次,倘若能看在我教了你們的份兒上,最好是能不要向任何人說起,我的年紀、長相、名字。」當然說出去了,也只是麻煩點,她也不害怕。

說完之後,白玉就推門進了手術間,一行七個人都仔細消毒之後,才進了裡間。已經有今天的主刀醫生等著了,幾個病人也都打好麻藥躺在手術台上了。三位主刀醫生已經被馮院長囑咐過了,看到白玉進來,其中一個主刀醫生就上前把幾個病人的X光給她看,「你好,一號病人四十五歲,卡在膝蓋里的是彈片,已經有十年之久了;二號病人四十二歲,也是彈片,只不過是殘留在心臟里;三號病人二十六歲,是這次最年輕的,馮院長想看看,年紀的差別,恢復的差別到底有多大。他是十五歲跟隨父親去部隊玩耍,被流彈打傷的,子彈卡就靠著心臟的左冠脈還擦進一點心室,所以一直做不了取子彈的手術。」

白玉仔細看看之後,點點頭,就拿出自己的金針出來消毒。等她準備好要開始給一號病人下針的時候,白玉才回頭跟那六個人說,「你們看看就好,你們都是中醫的優秀人才,我不會給你們講什麼穴位、多深、多淺,你們仔細觀察。反正都有三次能看了,應該也差不多,過後我會給你們留一份我的手書。」

之後,她就低頭下針了,今天的幾個病人都不是性命垂危之人,所以白玉並沒有灌入靈力輔助,真的是用針灸引導病人本身的氣血和元氣來推動體內的殘留物移動。等一號病人的彈片要移動到可以下刀的位置了,白玉伸出左手,在病人小腿肚子的一個位置一指,「我這針一下,立刻在這裡劃一刀,明白?」

「是。」主刀醫生被她冷冰冰的語氣所震,立刻應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