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四十三章 驚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 驚嘆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歷史穿越

兩人配合默契,只聽「噠」一聲,彈片伴著飛濺的鮮血落在盤子上,白玉說,「止血縫合就行了。」

然後毫不停頓移動到二號手術台,本來白玉打算直接下針的,可是下針之前瞟了瞟病人的臉色,白玉微微皺眉伸手給他把脈,「這個人做不了手術,他隱瞞了病情,彈片生鏽,已經感染到他的心臟,他活不了多久了。」

她也不管二號手術台旁邊等著的主刀醫生錯愕的神情,直接移動到三號手術台,這次她沒把脈,直接下針了。等用完最後一針,白玉用手指指著他心臟偏左兩厘米的地方,「在這裡動刀,我的事就到這裡了,你們忙吧。」三號主刀醫生,慌忙點頭,這個女大夫也不知道馮院長從哪裡借調來的,氣勢可真足!

出了手術室,白玉跟他們六個人說,「出了意外,你們只能看到兩次,這與我無關,你們可以去找馮院長。」想到這裡,白玉又從自己的上衣口袋裡,拿出輕飄飄的三張紙,用拇指和食指捏著像遞衛生紙一般往六個人那裡一遞,「這是我昨天寫的手稿,雖然不是很詳盡,但是你們都看過現場了,應該夠用了。」

看王川柏待若珍寶的跟捧蟠桃似的伸出雙手捧過去之後,白玉轉身就準備離開去找白子安了,還要帶小傢伙去買一些東西,在郵局沒下班和自己上火車之前,好打包郵寄回青山鎮呢。出門過幾次之後,白玉才知道,出遠門是應該給親朋好友帶特產或禮物什麼的。雖然他覺得麻煩,但是偶爾一次,也就忍耐一下吧。

幾個人還沉浸在白玉針灸之術的高超之中,沒有清醒過來,習慣性的跟在白玉身後。走了好幾步,白玉無奈回頭,「你們跟著我幹什麼?」

看她皺眉,王川柏最先回過神來,「沒,沒,就是您的醫術真厲害,想要問問師從何人?」這可比自家老爺子藏著掖著的獨門秘籍牛多了,好想學,怎麼辦?

秋白霜要被這愣頭青給蠢哭了好嗎?上來就問人師傅是誰,難不成你想跟人搶師傅不成?她一把揮開擋路的王川柏,「不是的,他是個傻子,您別理他。我想問問您,您怎麼一看就知道二號病人隱瞞了嚴重病情?而三號病人同樣是在心臟處殘留彈片,您怎麼又不把脈呢?」

「中醫不是講究望聞問切么?你們不學這個?」她的問題把白玉給驚到了,難道中醫什麼時候進步到不用這四要訣來給人診病了嗎?這不是早就穿幫了?

她這樣反問,秋白霜還以為白玉在諷刺她明知故問,忙擺手搖頭道,「不是,不是,我是想說,您看一眼就知道有異,真是太厲害了。」

「意思是你們還沒有學成我這樣?」白玉忍不住挑眉,這還是優秀的中醫師?難怪越來越多人生病了就愛求助西醫了。

王川柏幾人驟然紅了臉,突然覺得好無地自容怎麼辦?白玉只是就事實提問,看他們臉色不好看,知道他們誤會了,可是也沒想過要解釋,只是說,「你們可以等二號病人和三號病人出來之後,仔細看看,也給他們把把脈,就知道為什麼我說一個被感染了,一個還沒有。第三個病人也隱瞞了病情,他應該是為了止痛,偷偷服用了緩解痛苦的禁藥。只是他還年輕,服用上癮的藥物時間也很短,所以能撐到這台手術做完。只是要他老老實實的恢復健康,這就要讓你們馮院長頭痛去了。畢竟他已經有些上癮了,應該很難在病床上躺的住吧,醫院可不會給他,他想要的那些東西。」

幾個人被白玉說的話給震到了,趁著這個機會,白玉找到隱蔽的角落脫了白大褂和口罩,步履悠閑的回到了霍雲霆的病房。等他們回過神還想問問白玉怎麼知道他吸毒的時候,白玉早已不知所蹤了。馮院長又跟他們約定好了,不管有多少疑惑,這次教授過後,不得使用任何途徑尋找白玉,哪怕明知她就在霍雲霆的病房裡,也不得找上去。

每個人都好想給自己一巴掌,這麼好的機會,發什麼怔啊?可是沒有後悔葯吃,幾個人真的等到手術室熄燈,幾個人被推出來,仔細看了看二號和三號病人,還輪流給他們把了脈。六個人討論了又討論,才辨別出脈象的不同,又深深的感嘆了一把白玉真牛!之後找到複印室,人手一份白玉留下的筆記,像捧著傳家之寶一般的回家了。至於手稿,每個人都想要,被馮院長強硬的留下了,還大罵一通,「滾,滾,臭小子、臭丫頭,老頭子舍下這麼大臉,給你們找來這好機會,難道一點東西都不準備給我留下。沒良心,滾滾,滾遠點。你們要是給我學不到家,可給我等著。你們家長輩,科室的主任,我可都認識啊,皮子都給我繃緊一點,要是不好好琢磨,都給我等著。」

王川柏和秋白霜回到家,就捧著幾張紙往藥房跑,兩家的老爺子本來以為人家要麼是卻不過馮院長的面子,走走過場,敷衍了事,不會真的教;要麼是沒什麼真本事,吹的大話。可是看自家孩子這認真對待的樣子,明顯不是這麼回事啊,難道還真的教了厲害的針法?

王川柏的太爺爺還在,他本來就在藥房里,整理自己一生治病救人留下的手札。看著先是小曾孫一頭鑽進來就找穴點陣圖,然後兒子王天冬也急匆匆的跟在後面走了進來,他摘下老花眼鏡問,「你倆這是怎麼了?」老爺子九十三了,除了牙齒掉了幾個,戴老花鏡,那耳朵跟小年輕一樣一樣的。這都是王家祖上傳下來的保養方子的功勞,所以王家在京都的上流人家中是很受重視的,王家的老壽星王木通就是燙了金的活招牌。

「太爺爺,您瞧。」王川柏一向尊敬老爺子,聽他問,哪怕再想安靜的研究,也還是把手上的紙遞了出去。王天冬當然不能跟自己老子搶東西看,所以他急的抓住孫子問,「川柏啊,真的教的是真本事?」

「爺爺,那可不嗎?您是沒看到,那個女大夫雖然年紀看著小,但是那動作真是帥氣。她一進病房看了看三個病人的X光就給一號病人下針了。」王川柏講的正興奮,被王天冬一下子打斷了,「這不是胡鬧嗎?雖然是一套針法,但每個人的脈象不同,還是要調整著下針的。她都不把脈就開始施針,那不是胡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