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四十四章 回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 回家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歷史穿越

「哎呀,爺爺、太爺爺,你們聽我講嘛。我一開始也以為她草率,一號病人的彈片移動,你知道用了多久嗎?反正沒有半小時,她手指一指讓主刀醫生手術刀一劃,那彈片就自己隨著飛濺的血蹦出來了,都不需要用鑷子伸到肉里去找的。」

「還有啊,關鍵的來了。她一到二號手術台,看了看病人的臉色,就皺眉給他把脈了。斷然說不能做手術,他的子彈生鏽了,已經感染到心臟,活不了多久了。」

「三號病人的時候,她又不把脈了,都是相同的癥狀,卻是直接下針了。這個世間久一點一個多小時吧,又是手指一指,指這兒,心臟左邊偏兩公分的位置,讓守在一邊的主刀醫生下刀。」

「出來,我幹了蠢事,直接問人師傅是誰?被秋白霜那丫頭片子搶到話頭問為什麼一個把脈一個不把脈的事,人告訴我們,望聞問切,一看就知道有異。她還知道三號病人吸毒呢,只是他年紀輕,吸毒時間很短,能支撐完這台手術。」

「太爺爺您知道嗎?我們等到手術完成,六個仔仔細細給兩個人把了脈,人家說的絲毫不差。二號病人和病人家屬正在醫院鬧呢,憑什麼另外兩個人都救了,就是不救二號?」

「這個意思是真的是個有真本事的?本事還不小?」王天冬摸著鬍子驚訝的問。

「那可不嗎?爺爺,你可真是老古板。人家跟你們都不一樣,根本不講藏私那一套,致力於共同進步的。」

王天冬那蒲扇似的大手,一巴掌就呼到王川柏的腦袋上,「個混小子,才見識了人家,就回家貶低太爺爺和爺爺了?」

想了想跟長輩這樣說話是不太好,他憨笑著摸了摸後腦勺,不好意思的說,「我這不是激動的嗎?她的醫術真是太好了,爺爺。」我不得不為之驚嘆。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秋白霜家,也是對長輩一番帶著驚訝和興奮的描述。兩家長輩都看著自家眼睛晶亮、神情興奮的後輩,也感興趣的問,「那大夫叫什麼?家住哪裡?我們帶你上去拜訪拜訪,看看可不可以再深入的請教一番啊?」

兩人都收斂了眼睛里的激動,雖然很想學,但是誰都不能忘記馮院長的囑咐還有白玉握住手術室門把手回頭說那番話的淡然模樣。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都想保住她悠然淡雅的樣子,要是他們慕名而去,那是不是更多的人會去打擾她。王川柏訥訥的說,「不,不行,我們答應過,不去打聽她的,我都打算以後就當做沒有認識過。」

秋白霜也是淡淡的搖了搖頭,「大爺爺,不行的。人家都不想被人知道,她醫術卓絕。」她聽白玉在進手術室之前說的那番話就知道,就是為了避免麻煩,所以她才寧願把這套針法教給別人。畢竟她為了救霍家的小兒子霍雲霆已經使出這門技藝,總有有手段的人能查到是什麼人治好了霍雲霆,肯定會找上她的。現在不一樣了,有六個人都學到了她的技藝,可供的選擇太多了,還要不要花精力找她,那可就能顯而易見了。

真是個獨特的女孩子啊!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這邊白玉可管不著她帶給別人的多少驚嘆。自顧自的回到病房,給霍雲霆打聲招呼,就帶著白子安要走。霍雲霆看著這態勢,覺得自己的追妻之路真是很不妙。這什麼意思啊?早上來是忙著教他們醫術也就算了,現在都忙完了,竟連一句話?這存在感也太低了吧?

「阿玉?」霍雲霆一貫的嚴肅臉都要不住了,隱隱都要透出哀怨來。

「霍二哥有事?」白玉牽著白子安,站在離門口還有幾步的地方偏頭,淡淡的看他。

這樣神情安定,霍雲霆終於知道了,她只是認識了他,交了他做朋友,但是目前為止,他對她絲毫沒有影響力,所以她才只是打聲招呼就要離開,去完成她對她自己今天的計劃,完全沒有想要留下來跟他說話的**。他為自己的發現,感到鬱悶不已,抿唇,「你這是要帶安安去哪兒?不能留在這裡陪我嗎?」現在霍雲霆慢慢的開始恢復了,早上蕭雲雷照顧霍雲霆上了廁所就直接從醫院去公司了,而蕭紀瀾等到十一點鐘才會到醫院,所以他想利用一把病人的弱勢和病房裡沒有別人陪伴的冷清,讓白玉心軟留下。

可是不開竅的姑娘怎麼個才能叫不開竅呢?那就是完全接收不到愛慕者的腦電波埃所以我們的白玉姑娘攏了攏眉,低頭看看正在歪頭看霍雲霆委屈巴巴抿著嘴巴笑的白子安,才說,「安安都能捧著書坐很久,再過半小時左右,霍伯母就吧,我要帶安安買點東西好寄回家,可以送人。」

話說完,再不等霍雲霆開口,就直接離開了。獨獨留下望著她離開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的霍雲霆,心裡懊惱了很久,才暗暗咬牙,看來裝可憐這一招不行。這蕭雲雷叫的什麼追妻十八招嘛,一點用都沒有。可是他也不想想,那蘇酥跟白玉那是一類人嘛,這不是一樣的人不一樣的性格,當然得要不同的方式才能打動她的心埃

可憐的霍雲霆還要上下求索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明白這道理。

買完特產、補品,一股腦的到郵局寄回了青山鎮,白玉就直接回到霍宅打包自己帶來的東西了,大部分都是安安的,剩下部分的一大半是胖胖嘟嘟的,少的可憐的幾樣才是白玉的東西。本來蕭紀瀾是想要給她和白子安買幾件衣服的,可是說的太急了,她不是要在家看顧一下兩位老人,陪他們說說霍雲霆的情況,就是要到醫院照顧兒子,根本抽不開身。所以最後程秀雲拍板,她自己出面送了一整套祖母綠首飾給她,白玉只想拿該拿的診金,並不想要額外的東西,再說玉飾這東西,幻境里都堆成山了,她根本不缺。

「孩子,你還小,可能知道的事情不多。這世上的事情要是能一碼就歸一碼,那真是要簡單幸福的多了。可是人吶,就是複雜。我們家都知道,你想拿一筆錢,就把救雲霆的事一筆勾銷。可是我的心怎麼過意的去,你就當我這黃土都埋到脖子上的老傢伙,對我小孫子的救命恩人,表表我這當老奶奶的心意,啊?」

「收下吧是,收下。」程秀雲一個勁的往白玉行李裡面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