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四十五章 終回青山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 終回青山鎮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收拾完東西,白玉就要帶著白子安離開了,霍長安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目光殷殷的看著白玉,朝她招手,「小閨女,來,來。」

「霍爺爺。」白玉和白子安兩人都站定問好。

「坐,坐。」霍長安笑呵呵的,這小姐弟倆看著可真喜歡人,「阿玉、安安,霍爺爺很喜歡你倆,所以啊,趁著我還活著,要是來京都,一定要來家裡看看我,啊?」說著把茶几上的一本存著往白玉面前一推,「阿玉,這是醫藥費,你拿著這個回了家,別告訴你家那爺爺奶奶。自己買了東西,日子過好點。兩孩子自己過日子,要是遇到困難了,就往家裡來電話。霍爺爺別的沒有,還是認識兩個人的,肯定能給你倆撐腰。千萬別瞞著。」

「安安,可記得來看霍爺爺啊,自從你來了我們家,家裡的鮮活氣兒,都多些。霍爺爺看著你,就覺得高興。」

白玉看都沒看,直接收好了存著。霍家人殷殷囑咐一番,才由陳軍子開車送白玉和白子安去火車站坐火車,霍老爺子安派人買的票。白玉和白子安上車之後,才發現六人間的鋪車廂只有他們兩個人,外帶兩隻胖狗。

安頓好行李之後,白玉倚著床柱暗嘆一聲,終於要回家了。

這次來京都,目的是救霍雲霆,雖然達到了目標,但是留下的隱患也很多,霍雲霆的玉佩、救人的醫術還有蕭雲雷和蘇酥的孩子。原本不應該這樣的,白玉打算回到青山鎮,好好考慮一下今後到底應該怎麼做。

一路風平浪靜,兩天後在C市下了火車,轉大巴車回到青山鎮之後,白玉到小賣部打了電話到霍家,告訴他們已經安全到達了。蕭紀瀾在電話那邊輕快的問,「到了嗎?路上沒什麼事吧?」

「沒有,一路平安。」白玉靠著櫃檯閑閑的回答,眼睛卻盯著追來跑去在跟胖胖嘟嘟玩耍的白子安。

「阿玉那你好好休息一下,有事一定要打電話來,知道嗎?你霍爺爺霍奶奶還有我們都很惦記你和安安,千萬別客氣,啊?」蕭紀瀾一貫的語調活潑,「嗯,特別是臭小子霍雲霆,他可想你、們了,要是知道你們有困難,不找他,心裡肯定會難受的。」說話的時候,還特意咬重了「你們」的「你」字,希望白玉能體會到兒子的小心意的心思簡直昭然若揭了。

「嗯,如果有的話。」可是對於白玉來說一般二般的事,根本不叫解決不了的困難,所以這話也就說說罷了。

掛了電話,白玉也沒進文華路的小院,直接帶著小傢伙往下林村裡去,她也知道陳二虎夫妻肯定是著急了,所以還是直接趕回去的好。

上林村進入眼帘之後,小傢伙放開白玉的手,興滴滴的往家裡跑,嘴巴里還大聲嚷嚷,「回家咯、回家咯。」

他顛顛的就跑到陳二虎家裡去拍門,「二叔、二嬸,我回來了,安安回來了。」

本來在院子里餵豬的王菜花,豬食桶一丟,腳步飛快的要去開門,嘴巴里還應著,「哎,哎,來了,來了。」

門一開,就把小傢伙給抱起來,一隻手扶著他的小胖臉不停的左瞧右瞧,嘴裡不停的問,「安安,你跟你姐姐到底去哪裡了?啊?陳文傑那個臭小子,什麼都說不清楚。」

後面進來的白玉也跟王菜花打招呼,「二嬸。」

「阿玉你可跟二嬸好好說說,這到底咋回事?文傑說你們之前認識的一個軍官出事了,他領導讓你去看看他。你們到底去哪了?他出什麼事了?怎麼就要你去看他?」

「我和你二叔自打你帶著安安出門了,這是吃吃不好,睡睡不下的。要不是不知道在哪裡,你二叔都要買票去找孩子了。阿玉以後可不能這樣,我們也不是不讓你出去,跟家裡解釋清楚了,為什麼出門?去哪裡?什麼時候回來?我和你二叔都相信你能照顧好自己還有安安。可是什麼也不知道,這當長輩的在這山坳里那真是急得恨不得去搬山,移開擋在自己面前的一切,要去找自家孩子,曉不曉得?」

白玉聽著她的絮絮叨叨,滿臉殷切,好似想到這些日子的焦急難熬,眼睛里還隱有淚花。她突然生出一股很歉疚的情緒,這讓白玉覺得很陌生,心裡又很潮熱。她偷偷的咬了咬唇里側,才說,「二嬸進屋吧,進屋我跟你說。」

坐到中堂的大炕上,白玉給王菜花倒了一杯熱水,才跟她說起這次的京都之行。這王菜花這幾天盼兩孩子回來眼睛都盼紅了,直接把小包子攬在懷裡一刻也捨不得分開。可不是嗎?要是前前後後的交待清楚了,為什麼要出門、去的哪裡?雖然也會擔心孩子們在外面吃的好不好,睡得安不安穩,但是總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沒找沒落的,總覺得孩子是被拐跑了似的。

「霍二哥您應該知道的,他也來過家裡幾次,我們就像朋友一樣。他這次執行任務受了很嚴重的傷,京都的醫生覺得他可能命不久矣,他部隊領導好像覺得他喜歡我,就想讓我去看看他,最起碼在他死之前能見上我最後一面。這是我去了京都知道的,但是當時他受了重傷,我想著我也會一些醫術,去看看也好,這樣我才帶著安安去的京都。」不過哪怕之前魏團長言明是因為覺得她可能是他心上的那個姑娘,她也會去京都就是了,畢竟那時候還以為是上天示警,非要她去救他呢!

「啥?心上的姑娘?」王菜花都顧不上抱懷裡暖暖的小肉包白子安了,放下手裡的杯子,就拉著白玉追問,得到白玉輕輕的一點頭,她倒吸一口氣,好半晌才穩住了自己,「阿玉,雖然二嬸不是你親媽媽,但是我一直拿你是當親閨女看待的。」說完這句話,溫柔的像母親一樣捋捋白玉耳邊的散發,摸摸她的頭輕輕的說,「生做女孩子,特別是我們山裡的女孩子,要想走出去,從來只有兩條路,嫁給外面的人和考大學考出去。」

王菜花輕輕碰一碰白玉的臉,滿目慈愛,「我們阿玉生的這樣好,有小夥子喜積常的事,一轉眼阿玉也這樣大了。只是啊,二嬸還是希望你能靠自己考出去。人呢都是這樣的,想要走捷徑。也不是沒有小姑娘們嚮往外面的生活,找別的城市裡的人嫁了的,但是那些好人家又有幾個能真正看得上一無所有的山裡女娃,也不過就是圖人的幾分好顏色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