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四十八章 做個乖小孩好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 做個乖小孩好難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歷史穿越

在院子里曬從山上挖回來藥材的白玉,看到白子安灰心喪氣的捧著小本子回來,就知道自己跟他說要分房間睡的決定是正確的。

她端著簸箕看小傢伙鬱悶的捧著小臉往走廊上一坐,胖胖嘟嘟圍著他上躥下跳的,也沒一點精神逗它們玩。好半晌,小傢伙才低著腦袋,小聲嘟囔的說,「好啦,好啦,我自己睡,就自己睡。」做個乖乖的小孩,怎麼這麼難呢?連想在哪裡睡個覺,都不自由。

「那等我忙完這個,給你整理房間。」白玉看他不高興,也沒有多說。只是轉而告訴他,「安安,上次給霍二哥治病,霍爺爺家給了我們八萬,你想要什麼禮物嗎?」之前的存款全部在之前去京都比賽的時候,拿去和在京都賣的藥材一起,買京都那套院子了。雖然不能現在就住進去,要不然太打眼了,但是錢也的確是花的差不多了。

之後這段時間的家用才真真的全部是靠子安山上打獵和採藥換到的錢,現在有這樣一筆入賬,也可以輕鬆一段時間了。當然兩人本來就沒有大的花銷,這不是看小傢伙心裡不高興,想給他買個禮物讓他開心一下。

「禮物?」小傢伙對對手指,才說,「我好像不缺什麼東西?」

「可是像這次大院里的那些小孩子們不都是有玩具車還有玩具槍,你不是很羨慕嗎?我以為你會很想要。」之前住在大院的時候,晚上睡覺之前,白玉聽到他嘀咕過好幾回,院里誰誰家的某某小孩有玩具槍。

「可是他們那些玩具槍就是拿著好玩,我想了的,還沒有姐姐專門給我做的小弓箭厲害。我還是不要了,姐姐你給自己買東西吧。我到霍嫂嫂房間里去的時候,看到她有好多閃閃亮亮的東西,戴起來可漂亮了。姐姐你戴,肯定比她還好看。」

「安安,我幾次都忘記了跟你說。你應該管她叫蕭大嫂,她雖然是霍家的大兒媳,可是她丈夫姓蕭,你管她叫霍嫂嫂,不知道的人會誤以為她是霍二哥的妻子。如果傳的人多了,對他們家名聲是有影響的。雖然我不是很在意他們家怎麼樣,但是我不希望安安你成為任何一家人名聲損壞的源頭。」白玉坐到他身邊,仔細跟他講。

「哦哦,我記得了。」雖然他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霍二哥的親大哥不跟他一個姓,但是資深迷弟就是這麼任性,說不能這麼喊那就不這麼喊唄。

「姐姐,你記得要給自己買漂亮的東西埃」白子安還不忘記讓白玉打扮自己,她奇怪的低頭看看,才又問,「難道我平時不好看嗎?」

「才不是,沒有人能比姐姐更好看,但是你可以更好看埃」小傢伙希望姐姐時時刻刻都能美美噠。

白玉看他認真的小樣子,呼了一把他的頭髮,笑說,「好了,我會看著辦的,看你這個小操心的樣子。」

兩人外加不甘寂寞的兩隻狗,笑鬧成一團。笑累了的小傢伙靠著白玉的胳膊問她,「姐姐,霍二哥真的很快就會好嗎?醫院裡那次讓很多人哪歉齷檔白プ×寺穡俊

白玉有一次感嘆小孩子的天馬行空,想到什麼是什麼,明明前一秒還玩的那麼開心,下一秒就擔心起幾千公裡外京都醫院的霍雲霆了。她抬手碰碰他的小手指,才說,「嗯,會很快恢復的。壞蛋啊,應該抓住了吧。」

本來在京都要走的前一天才約好走的那天上午要教幾個人學針法,白玉知道自己的時間很緊張。所以走的前一天晚上,所有人都安睡以後,她從幻境里拿出幻顏丹換了一張面容,再換上一套塞在幻境里從來沒穿過的衣裳,就悄悄的出了軍區大院。雖然京都軍區大院守衛算是森嚴,但是這對於白玉來說也不過是小菜一碟,隨手甩下一個符陣,跟巡查的士兵就能對面不相識。

因而她很順利的出了軍區大院,先是趕至軍區醫院,悄悄的找到了婦產科的員工值班表,發現當天值班的不是那個婦產科男醫生,所以白玉又到科主任那裡拿到了婦產科的員工資料,找到了那傢伙登記的住址。

白玉想她既然答應了王涵會幫他散掉他的怨氣,現在根據王涵的研究資料已經研究出TS-2S-258再害人了,只要解決了與王涵直接接觸的婦產科醫生,也就算是有所交代了。

之所以這麼幾天她都沒動手,還是白玉想給軍方時間去調查,最好是他們能調查到那個醫生,然後順藤摸瓜查到背後之人,也算是為民出去一大害蟲。

只是這幾天白玉也沒有消息來源,根本不知道軍方到底有沒有到已經把那個醫生鎖定為聯繫人的地步,但是現在她要帶著白子安回青山鎮了,沒有時間再等結果,所以她打算去把那醫生解決就算了。

恰好等白玉到醫生住的小區的時候,發現正有武警突擊了醫生的住宅,白玉心裡安穩了。這運氣可真不錯,不用自己出手了,又省了一點事的白玉,高高興興的回到霍宅解除裝扮,摟著睡得小豬一般的白子安睡回籠覺去了。

後面的事當然應該有政府出面去調查了,這也不是白玉能參與的事,所以她便再也不關注這次事件了。

得了白玉答案的小傢伙也放下這件事,恢復了些體力,又去追狗了,院子里又滿是歡欣。只是這快樂也沒持續多久,白玉聽到村裡鬧哄哄的。

好多人喊著村裡何四伯家的小孫子何雲生的名字,「雲生,雲生……」的喊。白玉聽著本以為是何雲生貪玩,到了時間沒回家,可是沒多久竟然聽到有人在喊白子安要好的小夥伴李鵬程。

她這才疑惑起來,「這是怎麼了,村裡丟了兩個孩子。」

不說最開始來到村裡沒幾天,白玉連續兩天上山回來都碰到何四伯還感嘆過與他有緣分,就說這丟的孩子還有小傢伙的小玩伴,她也就開門打算出去看一看。

剛打開門,就見何四伯在門口準備敲門了,他看到白玉就問,「阿玉啊,我們家雲生今天跟你家安安在一起玩嗎?」滿是溝壑、黑黝黝的臉上全是焦急,還隱隱有些熱切的期盼。白玉知道他在期盼自己說,程程現在就在自己家跟安安玩呢。只是事實不是如此,所以她還是搖了搖頭。

看到她這般作答,何四伯站不穩的踉蹌了一下,嘴裡輕輕的問,「這,這可怎麼好,村裡的人家,他平時愛玩的地方我都找遍了。」也不知道是在問自己還是問誰?讓人看著就知道他擔心著急的很,連背好似都被這擔憂,壓的彎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