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四十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九章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修行之人做事一向是看緣分的,既然自己曾經感嘆過與他有緣,所以白玉打算這次幫一幫他。她暗暗的仔細看了看何四伯的臉,嗯,還好嘛,沒有親人喪生的跡象,那孩子還活著。

這時候李二伯也來到了白家小院,他看到何四伯著急的問,「何四哥,我們家程程是不是跟你家雲生都在跟白家的安安玩呢?啊?是不是?」可是不用等何四伯回答,他也看的出來,答案並不是他期待的。

白玉看著這兩人,雖然是同一輩人,但是相差了二十幾歲呢,一個找小孫子,一個找小兒子,但是同樣的都是焦急,這是真心的親人之間發自內心的擔憂吧,跟白家爺奶他們是完全不同的樣子呢。

看他們這樣著急,白玉問,「是怎麼發現孩子不見的?」這還是中午,一般小孩子出去玩了,忘了時間,沒回家是很正常的事,再怎麼也不會這樣焦急的找。

「你何家兩個哥哥都帶著老婆出去打工了,孩子們我們老兩口看。到飯點了,我去找孩子。本來孩子出去玩瘋了,忘記時間沒回來,也是常事。平時,我們也不會找的,給孩子把飯留在鍋里就好了。只是今天是我們雲生的生日,他奶奶給孩子煮了兩個雞蛋。」

「我們家條件也就那樣,雖然養雞,但是雞蛋也是拿到鎮上換錢的多,孩子們還是吃的很少的。就這樣,我才從村東頭找到西頭,結果哪裡都沒看見我們家雲生,這才著急起來的。」

「這孩子也不知道是跑哪兒去了,可真是急死人了。」何四伯握著拳頭,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還有哪裡沒有去找。李二伯這才接話,「我是因為何四哥到處找孩子,想到程程出門之後,也是沒再在我們眼前露過眼,這才想著我們也找找看,結果整個村子里就我們家兩個孩子都不見了。」

白玉聽他們這樣說,低頭看看一直安靜的站在自己跟前的白子安,給他一個眼神:說說吧。一直用小手扯她衣服呢,這小傢伙。

「何四伯、李二伯,我今天和文傑、文禮哥哥到村裡問問他們都是什麼時候跟爸爸媽媽分房間睡的,跟不跟姐姐睡一個房間?差不多十點半看到程程和雲生了,他們都在村子里小孩子們經常玩耍的小北坡那裡呢。你去找過嗎?」白子安抱著自己姐姐的腿,仰著肉嘟嘟的小下巴,眨巴著亮亮的大眼睛問。

「真的?你看見他們的時候就只有他們倆嗎?還有沒有別的孩子在一起啊,我們好去問問,後來他們又去哪裡了。」李二伯急切的問。

「有啊,好多人呢!雲生和程程的鄰居都在。」小傢伙說完這句話,就仰著亮堂堂的小臉蛋,懇求白玉,「姐姐,我們一起去找程程和雲生吧,他們現在肯定很害怕。我找不到姐姐的時候,就會很害怕。」

白玉定定的看了白子安幾眼,揉了揉他軟軟的頭髮,「好,我們一起去你剛剛說的那個地方去看看。何四伯、李二伯你們先去找鄰居家的孩子問問吧?」

兩位家長也沒有別的辦法,便點點頭疾步往回走,白玉回身鎖了院門,也牽著白玉的手帶著他小北坡那裡看看。村子里好些熱心的村民也在幫他們兩家找孩子,只是哪裡都沒見著。整個村子都不安起來,這還是村子里自國家解放以來第一次丟孩子呢。

在小北坡一番查看,白玉覺得好像都很正常,都是小孩子們的小腳印,小孩子身上留下的單純的好聞的氣息,根本沒什麼駁雜的氣息留下。

最後匯總消息知道,李二伯和何四伯也沒有問出什麼好的消息,鄰居的孩子們都說,本來是在一起玩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沒見兩個人了,還以為他們就是回家了。

很快就到了晚上,小傢伙以為會很快找到小夥伴程程的,只是這天都黑了,還沒見著,他擔心的抱著白玉的胳膊直哭,「哇哇,程程會不會被怪獸吃掉了?姐姐不能救救他嗎?」之前在霍家白子安做完每日任務,也不出去瘋玩的時候就看電視,看了許多怪獸的動畫片,現在就覺得怪獸吃了他的小夥伴。

「不會的,怪獸是電視里的東西,電視里演的都是假的。我不是跟你一起找書查過電視里的節目是怎麼回事了嗎?」白玉本以為這應該不是件難事,這是個小村子,也問過了之前幾天村裡倒是來過幾個陌生人,奇奇怪怪的,但是他們走的時候都很正常,村子里別說孩子了,連只雞都沒少。

可是他們走了沒幾天,從來只有家庭糾紛的小山村裡,突然開始丟孩子,不管是山上的野獸做的還是外面來的人害的,都要搞清楚了,大家才能安心。白玉心中也是如此做想,畢竟她現在還有一個不能失去的白子安。

大晚上的村裡的老老少少都舉著火把聚集在村裡的打穀場上,由村長主持開會。林村長也是著急,這沒雞沒鴨都好說,實在沒找到認了就是,這好好的兩個孩子不見了,悔的可就是兩個大家庭了,這可不得好好找嗎?

「現在情況大家都清楚了吧?這還是我們村裡這麼久以來第一次丟孩子,是孩子們跑到山上去了,回不來了。還是被之前那幾個奇奇怪怪的外來人又轉頭回來給弄走了?現在誰都不清楚,大家想想,我們下一步怎麼辦?」村長吧嗒吧嗒抽一口旱煙,皺著眉頭。

村民都在下面竊竊私語,何四奶奶在家裡已經哭得好幾次都暈了過去,現在更是哭得肝腸寸斷。哪裡能不哭,這可是她頂頂心尖兒上的小孫子,聰明懂事,雲生還這麼小呢,要是沒了,這真是死都不能閉上眼睛。李二伯娘也是差不多的樣子,親生的小兒子不見了,可怎麼能忍得祝白玉不由抱緊了懷裡的小包子,心裡生出股慶幸來,幸好他沒事。

看他們這樣哀戚的樣子,想想自己本來就決定要幫忙了,所以白玉抱著白子安上前跟村長說,「現在那幾個外人我們根本不知道在哪裡,還是先組織人搜山吧?要是找不到,明天就去鎮上報警,您看如何?」

李二伯扶著自己哭的身子發軟的老婆,趕緊附和,「是啊,村長,我們可得趕緊上山看看,要是孩子真在山上這麼晚了,要是出點什麼事,我們可真就活不成了。」

「是啊,是埃村長、各位兄弟姐妹可一定要幫我們兩家上山找找。」何四伯佝僂著腰,聲音嘶啞,實在是一整天都在找孩子,喊孩子,一口水都顧不上喝,嗓子早就啞的不成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