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五十一章 收了一隻精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一章 收了一隻精靈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時間長了以後,它越發覺得孤獨,所以很長的時間裡,他嘗試修鍊一種新的功法,他分出了一個虛幻的精神體,慢慢的走出了陣法。它經常讓精神體在墓裡面遊盪玩耍。可是虛幻的精神體畢竟是虛幻的,它從來沒能讓精神體走出這個墓穴。

可是這次來盜墓的人,現在完全沒有那種真正懂行的人,只知道哪裡有墓穴,能從哪裡通往墓穴就從哪裡打盜洞進入墓穴,這就給了水精靈機會。它用一些幻術嚇走了那些人,因為它不能讓他們破壞了鎮壓它也算守護它的陣法。然後這些人留給了它一個長長的通往外面世界的盜洞。

它開始嘗試著讓虛幻的精神體走出去,兩天的時間它終於走到了洞口。時間恰好,它看到了小北坡孩子們在快樂的做遊戲,它很羨慕。千年的時間實在是太久遠了,它沒有朋友,沒有玩伴甚至連最簡單的交流都沒有過。看到這些孩子開心的哈哈大笑,它也很想一起玩。所以它不自覺的把除了小孩子們快樂好聞的氣息留下以外,把別的痕給全部消除了。

正好這時候程程和雲生兩個小孩跟小夥伴玩捉迷藏躲的地方正好進入了它的視線,它覺得既然沒有玩伴它就給自己找個玩伴好了。它用它那好久沒有活動過的小腦瓜運轉了好一會兒才想到怎麼把兩小孩帶到墓穴裡面。之前是用幻術嚇唬人,這次它仍然用的幻術,只是稍微迷惑了一下兩孩子的神智。小孩哪有什麼定力,沒過幾秒就慢慢的從墓道里下到了墓室。至於墓室里的那些機關,當然在水精靈的引導下,安全的度過了。

事情當然不會像水精靈想的那般順利進行,等它停止使用幻術之後,兩小孩醒過來看到自己在個完全陌生的石室里,嚇得渾身發抖,哇哇大哭,哪還能陪著它玩耍呢?

它從初生就一直在這水潭裡,沒見過外面的世界,這也就導致它不靈光的腦袋,但是也造就了它還保持著初生時候純凈的心靈,所以看到兩個孩子哭得那麼傷心,它很著急的想安慰他們。只是等它從水裡現身,兩孩子淚眼朦朧的看見它小海獅一樣水一般透明的身體,還朝他們眨巴著一雙水潤發光的大眼睛,哭得更是喊爹喊娘有妖怪了。可不是嗎?山裡孩子哪見過海獅,哪見過精靈?不被嚇個半死就是好的了。

他們越是哭,它越是湊上去想要安慰,一直到兩個孩子哭累了睡著了,它才鬱悶的回到水裡,探著腦袋看兩個孩子,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這麼不願意跟它一起玩。

白玉看他眼睛里直到現在還有的疑惑,問它,「那你知道你為什麼不能離開這個水潭嗎?」

「知道啊,天地規則不許這一方世界有鬼神嘛1雖然它不是人,但是白玉很確定在它臉上看到了鄙視的神情,一副不是告訴過你了?你怎麼還不知道?這麼笨的樣子。

她要是情緒豐富一點,一準都要被氣笑了。因此白玉似笑非笑的看著它,「所以從小認知著這世上沒有鬼神的小孩,突然見到你,你覺得人家要怎麼才能不哭?」

嗯?白玉的話把它說蒙了,歪著腦袋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瞅白玉,這個人類什麼意思,世界不準有鬼神,跟孩子們不跟我玩耍有什麼關係?嗯?是不是在騙我?哎?不對,世界上沒有鬼神,那就不應該有我,那孩子們見了不該有的東西,那肯定會害怕了。呸呸,我才不是東西,我是有一千年修行的水精靈。

一直看著它搖頭晃腦的白玉伸手摸摸下巴,真的很可愛啊,雖然跟小包子不能比,但是也還不錯了。嗯嗯,看在它是個靈物的份兒上,幫幫忙吧。這裡已經被盜墓人發現了,這次不行,下次肯定會集結更多人來盜取這個墓的,到時候這裡的陣法也不知道保不保得祝生活了一年多,書上的、新聞上的,白玉已經知道了許許多多因為貪婪不擇手段的事。這裡有個寶藏既然已經被人知道了,就不可能放置不管。再說了還有熱武器,白玉雖然沒見識過炸彈的威力,但是子彈,她見過了。想來書上說的炸彈那些,肯定也不是虛假的,隨便一炸,還有什麼陣法。那時候,這水精靈哪還能在這兒悠悠閑閑的想著找小孩子們做玩伴?

「你想不想離開這墓室,我可以幫你。」

嗯?這個人類更奇怪了,總覺得有什麼地方很奇怪,可是是什麼,想不出來怎麼辦?因為困擾它一直晃它的小腦袋,連帶著雖小但是顯得胖乎乎的小身板也晃動起來,等安安大一點,再知道一些事情,是不是可以讓它給安安做玩具呢,白玉暗想。

想不出來的水精靈乾脆不想了,又觸上白玉的精神力,問她怎麼幫它。要知道它當然想離開這墓室了,很想,非常想,特別以及極其的想,好嗎?

「有個小世界你可以去,那裡不禁鬼神,你會活的好好的。」當然沒說的是,這小世界是屬於白玉自己的而已。

它那個生鏽的腦袋哪裡還能經得起這樣的誘惑,忙忙的點頭,這次都不光身體了,點頭點的連尾巴都一翹一翹的。白玉便將整個水潭收到了幻境中最靠近白族聖地的一座山腰上。

原本她應該要進去看看的,只是想到虎娘,她便覺得害怕,害怕看到她不在了,所以她放棄了,只是將自己獨有的雪蓮花印記打上了水精靈的神識之上,告知幻境里所有的靈獸靈植,這是屬於她的靈物,可以比試切磋,但不可殺害。這就是身為幻境主人擁有的特權了。當然幻境所有有生命的沒生命的都屬於白玉,只是她自己太孤獨了,不想別人跟自己一樣生活的沒有樂趣,完全讓他們自由生活罷了。但是又因為這樣就存在傷亡,所以她除了虎娘和虎娘的後輩基本上沒有與幻境中任何其他靈獸有過深入的交往。

白玉知道她在情感上是個弱者,她想要擁有想的跟沙漠中缺水的旅人一般,但是又害怕失去,總覺得情感就跟用手去捧水一樣,不管多麼想留下,總會丟的,被剩下的總會是她自己。

從奔涌而出的思緒中回過神來,白玉看到這兩孩子,小施術法抹去他們之前見到水精靈的記憶且使他們睡得更深,便收入了聖地中。然後白玉抱著白子安一路疾行,很快便到了大青山的山腳,白玉可以清晰的看見村民搜山舉得火把亮光,村民喊得雲生、程程聲,也是聲聲入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