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五十二章 炸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 炸鍋了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站在山腳下,白玉想了想,不能向別人解釋她在哪裡找到的孩子?為什麼去那裡找?也不能向陳二虎夫妻解釋,明明說回家了,為什麼又出門了,這樣的話。她便在山腳下仔細的瞅了瞅,找到一個草窩,便將兩個孩子放在了草窩裡。看他們躺的還算隱蔽,白玉給他們解除了術法,便輕輕一躍躲在了靠近草窩的一個樹冠上。總不能等孩子們醒了,哇哇大哭,沒哭來村民,卻哭來了野獸吧。

那就不是幫忙,而是作孽了,還是守著點好。的確按照白玉所想,這兩孩子睜開眼睛看到自己躺在草窩裡,四周還黑黑漆漆的,害怕的不得了,嚎啕大哭起來。可是讓白玉萬萬沒想到的是,先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白家的父子三人。

原來這三個人本來就不是真心的為何李兩家擔心,丟了孩子是自己活該。不老老實實的在家裡哭,還讓滿村子的人跑上山招孩子。這白家的人多惜命啊,大晚上的,多少凶禽猛獸等著打獵呢。

不過他們一向會做戲也不是真的蠢,當然不能大喇喇的表現出來,我根本不擔心也不想幫忙找的樣子來。所以一開始村民還沒有散開的時候,他們還是假裝熱心的四處查看,還扯著嗓子喊兩孩子的名字。等他們散開了,周圍沒人了,他們便在原地又等了一會兒,這會兒看村民走的越發離他們那兒遠了,三人便偷偷下山打算回家了,等明天的時候說,自己找到特別晚才回家就行了,反正沒誰看到,根本不用擔心。

也是白玉手腳快,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就找回了兩孩子,看焦急的村民連山腰都沒走到就知道時間沒過多久了。這不是恰好給白家人做了好事嗎?白老頭聽到孩子哭,走過去看看,兩小孩在草窩裡哭的小花貓一般,看到舉著火把的白老頭,一個喊白太爺爺一個喊白爺爺,跟小鳥見了窩似的撲過去。

當然找不著孩子是一回事,找到孩子又是另一回事,這可是多好的在村裡掙臉面的機會埃白老三還沒想清楚,白老大跟自己父親一個對眼就知道怎麼行事了。白老大和白老三很快朝著山上喊,「找到了,找到了,孩子在這裡。」

等何四伯抱著小孫子、李二伯抱著小兒子點頭哈腰跟白老頭父子道謝的時候,白老頭裝模作樣的上前扶兩人,「別別,這有啥。我想著兩孩子要是在山上肯定也上不了那麼高的山,就帶著兩個兒子打算仔仔細細的找找山腳,這不就在草窩裡碰見兩孩子了。」

「真是謝謝您了,要不是您發現了,這孩子再被野獸叼走了,可怎麼好?白大伯真是太謝謝您了。」李二伯摟著孩子給白老頭兒鞠躬,何四伯還有何李二人的堂兄弟們都給他鞠躬。哪怕隔著一整顆樹的高度,白玉也能感受到白老頭父子看到他們這樣做的時候的洋洋得意。

要是別人,白玉也就算了,什麼時候輪到白家人占自己的便宜了?她要讓他們知道便宜可不是這麼好占的,白玉勾唇動彈了幾下手指,哼,給你們點顏色瞧瞧。

果不其然,白老頭還在得意,又要上前扶他們,結果一腳踩在一個石塊上,啪嘰一下,正面朝下撲到了地上,大門牙正好對上一石塊。門牙磕掉磕的白老頭兒鼻子一酸,腦子都蒙了。白老大見父親這樣,忙上前去扶,一腳踩到草叢裡睡著的蛇,它當然生氣的翹起腦袋對著白老大的小腿就是一口,然後悠悠哉哉的潛入草叢裡跑掉了。

這會兒白老大當然顧不上自家老頭兒了,蹲下身捂住被蛇咬的地方,趕緊抽出褲腰帶,捆住傷口的上方一點地方,勒緊。山裡人蛇蟲鼠蟻見多了,都知道被蛇咬了,要怎麼緊急處理。這也是白玉不想要他的命,特意找的毒性不大的蛇,要不然哪還能讓他抽褲腰帶?真是傷眼睛!

這次白老三就被白玉饒過了,因為白玉看出來了,這傻大個到現在根本沒明白自家老父親和大哥是為什麼得到了這麼大的尊重禮遇。看在他這麼傻的份兒上,白玉也不好欺負他,就是那了。

不等村民散開各自回家,看到這裡,白玉也就滿足了,輕輕一笑,連續幾個跳躍,就回到了白家小院。端來熱水,輕輕的給在床鋪上呼呼大睡的小傢伙擦擦手腳。剛剛白玉一直封閉著小傢伙的五感,要不不被兩孩子和鬧哄哄的村民吵醒,也要被白老頭的慘叫聲給嚇醒了。

倒了水,白玉坐在床邊,看著白子安睡得通紅的小臉,生出了一股說不出的滿足感。最後笑笑,這小傢伙真容易讓人察覺到幸福埃

可是第二天清晨,白家小院就炸了鍋一般都是小傢伙哇哇的大叫聲。原是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真的一個人睡在父母的房間里,這還得了。

「姐姐,壞蛋,大壞蛋1好一頓嚷嚷,雖然跟白玉一起睡,也很少能有他醒的時候,她還在床上。上學的時候,她要早起做早餐帶到學校去,不上學的時候,她也會早起上山。可是即便是這樣,睜開眼睛看到自己的小枕頭旁邊是她的枕頭,聞著被子里她香香的、暖暖的味道,這給他的都是快樂。現在就這樣沒了,這怎麼行?

一整個早上他都跟在白玉的身後嚷嚷,「壞蛋,大壞蛋。」臉蛋鼓的像裡面塞了個核桃,可愛吧唧的,想讓人好好揉捏一番。白玉只是偶爾看他一眼,笑笑,就繼續做自己的事。所以每當看見白玉看過來還笑的時候,小傢伙就委屈的聲音更大了。這是什麼意思,我都這麼不開心了,你還笑?

一直到早飯上桌,白玉看他還是鼓著臉不開心,放下筷子問他,「昨天白天我們商量好的,你忘記了?」

可終於要跟我說這個事了,真是太過分了,小傢伙蹭的一下站起來,為了增強氣勢,還雙手叉腰,看起來真的像個氣鼓鼓的大青蛙。白玉想笑,但是忍住了,不然就不止炸鍋是要炸屋子了。

「我是答應了自己睡,可是昨天我都睡著了,你還把我放爸媽屋子裡睡。這讓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你這是不對的。」

「還有還有,昨天剛剛程程和雲生不見了,你就讓我自己一個人睡,你也不怕我被人偷走了?」

「還有還有,我昨天那麼傷心,你就趕我自己睡,你沒有良心1

哎喲,我的天吶,她突然有一種自己是個負心漢的既視感。咳咳,看他義憤填膺的小樣子,好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