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五十四章 想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 想她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自從雲生和程程走丟過之後,村裡人把孩子看緊了很多,過了好些日子,大家才放鬆了精神。

過了周末,白玉和陳文傑帶著白子安又回到了青山鎮,繼續過安安靜靜的上學日子。只是過了五天,白玉竟然收到了一封京都的來信。坐在位子上,白玉拿著信左看右看,心裡有種很奇怪的感覺,這還是第一次收到遠方的來信呢!

自白玉帶著白子安回了青山鎮,不能每天看一眼白玉,霍雲霆在醫院的病床上躺的那是抓心撓肺的難受。雖然每次見面白玉都不識情趣,讓他憋屈的難受,兩人也說不了幾句話,哪怕是這樣也比見不到面要好埃這是霍雲霆第二天在床上躺了一整天,不自覺時不時的看向門口,卻沒有等到那個想要看到的身影之後,最深切的體會。

即使相處沒有按照想象的那種粉紅氛圍,也讓他心裡滿足的不停咕嘟咕嘟冒著暖氣泡泡。一旦見不到她,就會腦子裡都是她,想她的眼睛,想她的鼻子,想她的嘴巴,想她說話的聲音……最後都匯成兩個字,想她。

白天的時候軍人的訓練還能讓他強制性的在家人朋友和來看望的戰友面前保持平靜,夜晚的時候,常常睜著眼睛,腦子裡跟放電影一般,一幕一幕都是他看見她的畫面,凌晨兩三點才能在思念中入睡。只是不管怎麼偽裝,家人還是能看出來的。偷偷的看了兩天笑話的蕭雲雷又一次守夜的時候,忍了半天笑才說,「小子,你想人家了,硬挺著有什麼用?你聯繫她呀?」

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他哪能不知道自家大哥這會兒心裡肯定笑翻了天,索性艱難的翻了個身,給他留了個背影。每兩秒鐘就傳來蕭雲雷哈哈大笑聲,霍雲霆的氣壓更低了。笑了兩分鐘之後,想著自己有些不厚道的蕭雲雷咳嗽了兩聲,收斂了一些,湊到床邊拍拍自家鬱悶的要死的弟弟,「我說的是真的,你聯繫她呀。」

霍雲霆懊惱的把頭往被子里埋了埋。良久,以為都要等不到他回答的蕭雲雷都拿出一本書翻看的時候,才聽到他從被子里傳出來的嘟嘟囔囔的鬱悶聲音,「阿玉家裡沒有安電話,總讓她到鄰居家裡接電話,別人會嫌阿玉麻煩。」想想又煩躁的從被子里鑽出來用手拔拔頭髮,「大哥,你說阿玉怎麼回家了,只給媽打電話報平安,就不知道往我這裡打個電話?她,她怎麼才能開竅?」

「人還是個小姑娘,還有個弟弟要撫養,倘若不是心智堅定的人,怎麼能忍受父母去世,爺爺奶奶剝削?怎麼在那樣的情況下,把弟弟教養的這樣優秀?怎麼還能學到這樣的優秀的醫術?肯定要全心全意埃這樣的孩子,肯定是朝准了目標就堅決前行的,應該很難被外物干擾吧?」

「霍小二你現在在人小姑娘眼裡,就是目標以外的外物,充其量就是個普通朋友,肯定會覺得人不開竅。你要努力把自己變成她眼睛里的重要物,再來跟別人談開竅的事。」

「你啊,路還長著呢。你自己都知道,人家現階段的目標就是帶著弟弟過的更快樂。哪有心思想男人什麼的,再說人到想男人的年紀還要好幾年呢1說完這句話,蕭雲雷同情的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膀。

這次談話,霍雲霆絲毫沒有得到安慰,只有深深的打擊。他深呼吸一番,才想到新的辦法,既然不能打電話,短時間也不能饒身邊,那就寫信。要是長時間不出現在她的生活中,按照她那個要過簡單生活的樣子,肯定很快就把他忘得一乾二淨。

寫廢了一整封信紙,霍雲霆才算寫好一封信,還是托的蕭雲雷投遞出去的,當然投遞之前好好的威脅了一番,「要是告訴了媽和大嫂,或者別的任何人,我就把你初中暗戀二班班花的事,高中談過六場戀愛,大學還不僅談戀愛,還跟外國友人差點做了深入交流的事,全都告訴給大嫂。」

那時候外國留學過來的女孩子,欣賞蕭雲雷的外貌體征,瞄準機會,酒桌上,一頓猛灌,把蕭雲雷給灌翻了,想酒後亂性一把呢。幸好被當時蕭雲雷的女朋友發現了,回來之後,還被一頓好捶呢,女朋友是大院里從小在部隊長大的女孩子,最後嫌蕭雲雷就是表面光,裡子太弱了,才被分手的。

「你個臭小子給我等著,等你以後有什麼小辮子被我抓到了,看我怎麼報復你今天的話,你給我小心一點。」蕭雲雷一把扯過他手裡的信,轉身就走。霍雲霆看他這樣懊惱的樣子,擔心他把信弄壞了,「你拿好一點,弄得皺巴巴的阿玉收到了肯定不屑看,她喜歡乾淨整齊的東西。」

在小院里他就知道了,不管是什麼東西都是井井有條的。他三不五時的過去,從來沒有碰到凌亂的時候。

他這樣小心翼翼又滿懷期待的樣子都讓蕭雲雷沒了脾氣,還第一次見他這樣著緊的樣子,唉,臭小子終於長大了呀。不過可總算有人能制住這個表面正經內里蔫壞的小子了,從小到大吃過他多少虧啊,哼,總算有找補回來的機會了。蕭雲雷拿著信暗戳戳的想辦法,腳步輕快的走了,留下霍雲霆各種糾結,信還沒寄出去,他就開始想,也不知道白玉會回信寫點什麼給他。

可是這個天之驕子註定要在白玉手裡吃夠他這二十幾年都沒有吃過的憋屈,白玉這裡收到了霍雲霆的來信,好奇的看了看,字跡剛毅沉著,字字滲透紙背,像他的人一樣。

阿玉,見信安好。聽我媽說你和安安已經安全到達青山鎮了,我這邊沒有接到你的電話,有一些擔心。回家之後跟陳家叔嬸好好解釋一下我這邊的特殊情況,待我返回部隊之後,也會抽空過去看看,說明情況。學校那邊如果有事的話,可往部隊致電,魏團長會去交涉。倘有什麼話,不方便打電話,望來信!霍雲霆此致敬禮!

這些期待,在白玉這裡全部沒有接收到,因為最後那句望來信的話,字寫的特別重,感覺信紙都要被筆尖壓破了。所以她仔細的看了兩遍,看看有什麼玄機沒有,發現字純粹是字,沒有任何隱含密碼啥的,她就放下了。回信這個想法,根本就沒有在她腦子裡出現過,她不明白,就這麼簡單幾句話,一個電話三言兩語就說完了,為什麼寫信這麼麻煩。再加上並沒有什麼要回給他的,就不必費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