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五十六章 爆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 爆發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這孩子,還真是很喜歡那個小姑娘啊,陳嫂有些欣慰有些心酸,在手心裡捧著長大的孩子,終於長大了呢!

「生活在充滿愛的家庭里的孩子,哪怕不是活潑開朗像你媽媽和妹妹一樣,最起碼也會像你一樣,對家人朋友臉的再怎麼緊,眼睛里都會是柔軟的。那個孩子啊,除了看著她弟弟的時候眼睛柔和,其他人都不在她的眼睛里。她看別人的時候,不光臉上平靜,連眼裡都是沒有波瀾的,看她給弟弟養的兩隻狗都還有些情緒。」

看霍雲霆臉色有點急,她忙說,「我知道,我知道,阿玉不是個壞孩子。她跟你說的差不多,生活的很單純。她對這世界充滿好奇,她讓自己和弟弟每天都生活的對這世界充滿期待,她只是缺乏對周圍人的關注。不管這關注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都沒有,說通俗一點,她關注不來。這並不是錯,很多人都是這樣生活的,只是阿玉她不屑於掩飾而已。」

「你爸爸調查來的她的情況,我也知道。阿玉啊,她自己有本事,很多東西她都不會缺的。她缺很多很多的愛和關心,這也是為什麼陳家人能一直在她的生活里打轉的原因,也是為什麼她沒有阻止你進入她生活的原因。不是她知道你愛她,而是她太缺愛了,所以不想弟弟也這樣,她弟弟喜歡你、崇拜你,她覺得你能給他弟弟做到她做不到的事。這才是原因。」

「雲霆,你要像小時候跟陳家子為一起玩打仗遊戲一樣,好好分析戰略才行。你要找到她心的缺口,才好努力讓自己走進去啊,才能給她很多很多關心和愛。」

「為什麼您能看出來這麼多?我只是覺得阿玉待旁人有些冷淡。」霍雲霆感覺自己好像從陳嫂的話里抓住了什麼,但是又不是短時間能理清的,打算以後在跟白玉相處的過程中摸索。

「傻小子,陳嬸也是從那時候走過來的。你以為我和你陳叔是包辦婚姻嗎?按照你們現在小年輕的說法,是我追的他。」陳嫂說著神情也有些追憶,臉上也開始變得甜蜜,「那時候他一心保護老首長,就是你爺爺,跟你一心想考軍校的時候一樣,根本沒有心思考慮別的。不管我怎麼圍著他轉,他好像都看不到我。現在我還清除的記得他總是冷冰冰的臉。」

「我想了許久,捨不得放棄。覺得要是就這樣放棄了,我會比努力去追卻追不到還要難過,思前想後,我就重新換了個方法,不再總是圍著他轉。我開始跟他一樣對老首長對老首長夫人好,老首長知道我的心思,所以也沒阻止我出入你們家。這樣成了有共同目標的兩個人,好像才開始慢慢變得有話說了。」

「時間久了,你陳叔才開始接受我,覺得離不開我。然後我們就這樣在你家裡過了幾十年,也變成了可以說是老夫老妻的人。」她轉頭笑著看霍雲霆,「你看,是不是很簡單?陳嬸知道求而不得的時候,那種煎熬。不過我不是告訴你只要對阿玉想對他好的人好,就能感動她,但是最起碼是一個切入點是不是?」

霍雲霆感激的拉住陳嫂的手,「陳嬸謝謝你,我會好好想想的。」

這天晚上,霍雲霆痛定思痛,又重新寫了一封信,讓蕭雲雷寄出去了。

只是還不等白玉收到這第二封信,她就遇到了麻煩。去京都之前,雖然解決了教務主任,但是還沒有解決背後的高珊珊和王蘭。當時在學校,高珊珊被白玉問的驚住了。她只要一想這件事,就能看到,白玉漂亮的不像話的臉上全是冷漠的走過來,語氣淡然,「你不承認,這沒有關係。我並不需要讓你承認這些,只要我知道是你做得就行了。」

不管她的語氣多麼輕描淡寫,但是高珊珊就是知道白玉不知道為什麼十分肯定就是她做的,還有那話語里透露出來的輕視,好像完全不屑一顧一般。她還能看到聽到白玉的話之後,周圍的同學不停的偷偷掃過來的眼神,和那種小聲的卻是怎麼也躲避不了的竊竊私語聲,好像所有的人都在耳邊說,「哈哈,你個笨蛋的小計謀,別人都知道了。」「高珊珊是個壞女生。」……

特別是教務主任被開除之後,高珊珊覺得周圍的人看過來的那種鄙視厭棄的眼神越發明顯了。可是白玉還若無其事的回了學校,每天都過的精神煥發,好像一點都沒有受到影響。高珊珊看著她美麗一如往昔的樣子,照鏡子看著自己苦澀的臉,終於,她不住自己的神經,在家裡爆發了。她尖叫著把自己房裡所有能砸的東西都砸碎了。高鎮長端著的一杯茶都被女兒房間柜子轟然倒地的巨響聲,給驚的掉到地上。

畢竟是獨養女兒,雖然遺憾她不是個兒子,但是高鎮長還是很疼愛她的,忙進房間去看她,看她撲在床上嚎啕大哭,忙過去問她,「珊珊,珊珊,別哭,別哭,跟爸爸說說,這是怎麼了?有人欺負你嗎?」

聽到來自父親的問話,高珊珊情緒崩潰的抱住高鎮長的胳膊,嚎啕大哭,「爸爸,爸爸,你去,你去把那個白玉弄走。讓她走。」

「明明是個沒爸沒媽的孤兒,憑什麼過的這樣好?」

「憑什麼這麼聰明,還比我漂亮?明明應該跟所有的窮人一樣穿的破破爛爛才行,為什麼要穿的比我好看?」

「她為什麼要跟我同班?為什麼這麼不公平,為什麼要讓我遇見她?」

「她就是我的剋星,她就是故意天天讓我不高興。明明就是個農村來的,整天冷著個臉,也不知道在看不起誰?她憑什麼看不起別人,她算老幾啊她?」

「爸,你去把她弄走,隨便她去哪兒,只要她不在我眼前出現就行。現在因為她,我都不敢去上學了,同學們都在暗地裡嘲笑我、議論我。」

「你去把她弄走,弄走啊1

高珊珊哭的眼淚在臉上匯成了小溪,一邊大罵一邊捶枕頭。她並不覺得自己不該嫉妒,而是真的認為,白玉身為無父無母的孩子,還有一個弟弟要撫養,根本不應該活的比她這樣爸爸身為一鎮之長的人還要漂亮很多。要是白玉有個很有本事的爸爸,有個很有錢的家庭,所以過的比她好,她也不會這樣難受,也不會總想著要毀了她。

在她的思想里,她做的這些,都是讓白玉回到她應該過的生活里去,而不是這樣像個完全的勝利者一般出現在她的面前。

她哭的傷心極了,還抓住高鎮長的胳膊搖晃,「爸,你一定要幫幫我,我簡直要被她給逼瘋了。」

「你一直哭,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說著伸手給高珊珊擦乾淨臉上的淚,「好了別哭了,跟爸爸好好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