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五十七章 高鎮長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 高鎮長出手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聽完始末,高鎮長有些無奈,這就是小孩子打架和女孩子嫉妒引起的無聊事件,最後竟然已經搞掉了鎮一中的一個教務主任,C市教育局的一個副主任也被調職,這群孩子還真是了不起。高鎮長因為沒有兒子,一向疼愛親侄子高毅,之前也只是覺得小孩子打架而已,並不值得他出手。

可是現在高群和親女兒高珊珊都栽在了白玉手上,雖然起因就是小事,但是所有高家的下一輩都栽在一個小丫頭手上,這就叫他不能忍了。這件事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簡單了,既然在職的人,她能到報社去曝光,讓人承受輿論壓力,從而不得不被上級處罰,那他直接找上她家裡人好了,沒有父母不是還有爺爺奶奶嘛!

所以他讓高群找他的一個小弟,直接找上了因為被蛇咬了,雖然蛇的毒性不大,抹了點村裡赤腳大夫給的蛇葯,還是不放心到鎮上醫務室來看看的白老大,說只要他能想辦法讓白玉上不了學,就讓他的大兒子白子福到鎮上的初中食堂上班負責採買,這可是油水多多的工作。白老大怎麼能不心動,回到家顧不上腿疼,就召集了家裡所有人的開家庭會議。

「爸媽,你們這次一定要擺出做爺爺奶奶的款兒來,這麼好的工作,肯定要子福得到手才行。」白老大臉上全是迫切,要是白玉在這裡,肯定會說他眼睛里全都是凶光。

「對啊,對啊,爸媽一定要幫子福拿到這麼好的工作啊,這樣才能多貼補貼補家裡嘛,讓我們子平也能跟白子安那個小崽子一樣,頓頓吃上肉,還有點心糖果什麼的。」白三嬸可沒少聽見別人聊關於白玉的日常生活,那日子好的,都叫人流口水。誰知道那丫頭片子性子怎麼變得那麼獨,所有的東西都抓在手裡,一點也不漏出來?就該讓老頭子和老太婆去整死那兩個小崽子。

「老大,不是我不想把那兩個兔崽子怎麼樣,只是白玉那個賤丫頭變得好厲害,我們拿爺爺奶奶的款根本為難不上他們。」白老太婆有點遲疑的說,經過這幾次交鋒,她是真的有點害怕白玉了,看見她就有點覺得滲人的慌。哪有個懦弱的丫頭片子,就在家裡蹲了一個新年就能變得這樣厲害的,她不是被什麼不好的東西上身了吧?

白老頭上次那一摔摔掉了兩顆大門牙,身上也是覺得哪哪兒都疼,拍了拍肩膀,想了想,才說,「讓她上不了學,只有讓她沒有錢或者讓她出不了門,那個丫頭有點邪門,上山就能賺到錢。從錢這方面來下手應該不行。」

「哎喲,爸,你看看我們家裡,能從白玉家裡要來錢,也很好啊,比子福去工作還快呢。你就想辦法又能從她手上拿到錢,又讓她真的上不了學。」大伯母著急的說,當然兩全其美才最好嘛。

「爺爺,我想著要不您或者我媽裝一次重玻之前說養老錢,那丫頭說歸兒子管。可是您或者我媽生了重病,她明顯的有錢,不可能不拿出來的。那樣村裡人的唾沫星子都要把她淹死。就算她不怕,白子安那個小兔崽子,還不被村裡那群小子們給見著就打嗎?小孩子都是這樣的,家裡大人罵誰,他們就會討厭誰。」白子福聽到能在初中食堂做採買工作,心臟就一直咚咚的跳個不停,這可比磚瓦廠的工作好多了,有油水,又能有機會接觸到鎮上的那些人,這可比窩在磚窯里好多了。

「對對,還是年輕人的腦子轉的快,說重病這個好。」三嬸是最想要立刻就能從白玉手上拿到錢的,只要手上有錢,她也不是那麼關心白子福能不能又一份更好的工作,畢竟就算白子福有了好工作,貼補叔叔嬸嬸又能貼補多少呢?再說畢竟隔了一房,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心中藏奸,根本不會幫助窮酸的叔嬸,還不如現在想辦法直接從白玉手上拿好處呢!

她雖然衝動但是也不傻,這次肯定不會像前幾次就是把白玉叫來罵一罵,罵不過就算了。畢竟這是關乎白子福這個長孫的前程的事,老頭子肯定會費心費力的去做這件事的。他們三房肯定是要想辦法在這次家裡所有人都出力的情況下,拿到現成的好處才是。

「可是就算是說爺爺或者奶奶得了重病,只要她拿出兩三百塊錢,在村子里,也會被人稱頌的,畢竟她年紀放在那裡。根本不能讓她不去上學埃那丫頭就算把所有的錢拿出來了,也能上山賺取生活費的。拿了錢,怎麼才能讓她不能上山呢?要不就是她自己受了傷,要不就是被很重要的事絆住了腳。」白子福暗暗的引導著白家人去思考怎麼讓白玉陷入困境。

「白玉那丫頭手腳利索的很,子福你又不是沒看過那賤丫頭,打你三嬸的那個勁兒,這丫頭肯定有點邪門兒。」白老太接著說,「我看還是從白子安那個小兔崽子入手,絆住臭丫頭的手腳才行。」

「我可不心疼子安,只是這都是一時的。人家高鎮長既然提供了這麼好的工作,難道只需要管一段時間就完了嗎?肯定不行,我們要找個長久的計劃讓她徹底的上不了學才行。」白老大表情陰狠,好像他嘴巴里說的完全不是自己的親侄女親侄子一樣。

「對對,是這麼回事,人鎮長肯定是讓白玉那丫頭再也上不了學才是真的。」大伯母也是這麼想,總不可能人家出了這麼好的條件,就是為了讓那丫頭只有幾天不能出現在學校里吧。也怪那丫頭自己,得罪誰不好,得罪誰不好,偏得罪人家鎮長家的千金。

商量了好久,幾人才商量出了一個計劃。那邊高鎮長也給了女兒安慰,說是讓她等著,肯定往後就不能在學校看到白玉了,不過他還是告誡她,以後不許在弄這些意氣之爭,還是要在學校專心學習,考個好大學。得了父親的肯定,高珊珊當然老實下來,在教室里看到白玉的時候,總是忍不住透著意味深長。

他們商量好的這個周末,星期五的晚上,白玉就按照以往的日常回到了下林村,小傢伙放下書包就抱著掃把,要幫助白玉掃地,「姐姐,我們老師說在家裡要幫助家裡做力所能及的家務,以後我掃地好啦。」掃把是白玉特意到陳家拿的高粱才紮好的,掃把都跟小傢伙一般高了。

「你要幫我掃地嗎?」

小傢伙挺挺小肚子,用力點頭,粉嫩嫩的小臉蛋全是認真。白玉想,這個孩子,就是上天對她的恩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