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五十八章 怒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 怒火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可是這個掃把跟你一般高,你不好用,明天開始吧,我給你重新紮個你好用的掃把。」她拿過她懷裡的掃把,並沒有想過要阻止他做一些家務活。她是很看重他,寶貝他,但是該學會的東西,她也打算全部教給他。「好了,你去看看程程吧?這段時間,你不是回來了就去看他嗎?」

「嗯嗯,那我出門的,我會帶上胖胖和嘟嘟的,你不要擔心哦。」跑出門之後,又探出個腦袋進來,「姐姐不要忘記了我能用的掃把。」然後才蹬蹬的出門了。

可是出門許久,白玉都沒有等到他回來。飯菜端上了桌,白玉還是解下圍裙,準備出去看看,剛打開院門,就看到跌跌撞撞跑過來的程程。白玉一眼就可以看到他哭的花貓一般的臉,忙扶住他問,「是不是安安出什麼事了?」

小孩哇哇的哭,邊哭邊說,「阿玉姐姐,安安被瘋婆子搶走了,胖胖和嘟嘟咬她,也被踢傷了。文傑和文禮哥哥去追瘋婆子了,讓我來告訴你。」

「你快去救安安吧,嗚嗚,安安在小北坡被抓走的。姐姐你快去救安安,我回去找我爸爸媽媽幫你。」說完又抹著眼淚顛著小身板跑了。

瘋婆子?自從白玉決定在這裡待三年之後,是詳詳細細的了解過這周圍的情況的,連大青山都一絲一毫沒有放過,何況是最複雜的人。所以她是知道這個瘋婆子的,這個人就是上林村的,她年輕的時候不守婦道,被自己丈夫捉姦在床之後趕出了家門。

村裡人是最見不得這樣的女人的,就連娘家也嫌丟人現眼,不願意再認這樣的女兒。她又沒有一技之長,所有的膽子好像都用來勾搭男人了,根本不敢自己離開這個村子,重新開始。只得在離村邊百米的地方搭了個草棚子,靠賺工分和周圍幾個村裡的老光棍睡覺過活。

這樣她自己是輕鬆了,可是就苦了娘家人和原先的婆家,最最無辜的就是她跟前夫生的孩子。白玉聽說是個男孩,生的聰明可愛,在瘋婆子沒被抓住之前,是很得家裡人喜愛的。可是自從他媽出了這樣的事,還不知廉恥的繼續跟野男人鬼混,整個村裡人都在背後說她丈夫沒本事,連自己個的婆娘都看不祝因為這樣,男人對兒子再多的疼愛,也抵不住對他母親的恨意,所以一家人很是忽略他。

正因為如此,男孩子五歲上的時候,被拐走了,兩天之後他們才發現,因為男人以為孩子又被哪個女人抱過去了,他實在是不想見她,就沒過去找,想著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名聲不好,不會跟兒子多處的,過兩天,肯定把孩子送回來。而女人也是沒看見孩子,肯定是被男人故意關在家裡不准她見孩子。她自家知道自家的事,她這樣的女人,是不會有男人願意再把她娶回家的。她的後半輩子,就只有靠兒子,所以雖然她盡量不跟孩子在明面上接觸,但是心裡十分看重這個兒子,農村人對養老送終這樣的事都有執念。

也就是這樣,所以兩天之後,兩人才知道孩子是不見了,就說孩子不見的當時就立刻去找,就很難找回來,別說都過去兩天了,哪還能找得到。

男人深恨女人,覺得這場悲劇就是這女人不守婦道造成的,心情不好了,喝醉了就會找到草棚子里打她一頓。被愧疚、悔恨,還有對兒子丟失的痛苦,以及周圍所有人的謾罵,對自己以後生活的絕望等等都讓這個女人崩潰了,她變成了附近村落人盡皆知的瘋婆子,見到五六歲的男孩就上前去抱,說是自己的孩子。

白玉心裡納悶,這人怎麼今天這麼晚跑到了下林村,正好遇上了白子安,為什麼不搶程程,就搶白子安。帶著這些疑惑,白玉好似就輕輕的邁了一步就到了小北坡,人現在當然已經不在小北坡了,她放開五感,從氣息和聲音找到了追蹤的方向。這個瘋婆子,竟然帶著安安上山了。

沒有兩三步,白玉就出現在了陳文傑身邊。陳文傑都顧上驚訝,為什麼白玉會這樣突然出現,忙跟她說,「阿玉姐,那個瘋婆子力氣奇大,她掐著安安的脖子,我們不敢輕舉妄動,怕傷到安安。一開始她衝出來要搶安安的時候,胖胖和嘟嘟一邊一個衝上去咬她的腿,可是她瘋了一般摟住安安不鬆手,還拿棒子打胖胖嘟嘟,最後被她踢傷了。」

他解釋這些的時候,陳文傑和陳文禮一人懷裡窩著的一隻小胖狗,還嗚嗚咽咽的,眼睛里水汪汪的,讓人一看就覺得它們在愧疚。

白玉眼睛直直的盯著一手摟住白子安的身板,一手掐住他脖子的瘋婆子,她穿著一件已經看不出顏色,破破爛爛的棉襖,油膩膩的頭髮糾結成一團,偶爾從亂糟糟的頭髮中漏出來的臉上也全部是黑漆漆的臟污不堪。小傢伙小臉慘白,臉上全是淚水,兩隻小肉手死死的掰住她掐在他脖子處的手,看到白玉出現的時候,害怕的眼睛突然變得亮閃閃的。

觀察完情況,白玉手指按按夾住兩根毫毛細的銀針,在黑夜裡根本無人能見,她稍稍一個動作,兩枚銀針風馳電掣的射入瘋婆子的頸部。沒有片刻間隔,她就軟綿綿的往後倒去,懷裡的白子安也從身上往下滑落,白玉甩出一根銀白飄帶,像蝴蝶飛舞一般,輕輕的就捲起了要落地的白子安,又快速的將他帶到白玉的懷中。

整個事情都沒有五秒鐘就落幕了,陳文傑和陳文禮兩個熱血男孩那是看的一愣一愣,這就是武俠世界吧?啊?是吧?兩雙眼睛四隻眼珠子跟燈泡一樣的直射白玉,閃爍的全是亮晶晶的光芒。

「安安,別怕,我們回家。」白玉一點也不嫌棄小傢伙從瘋婆子身上沾染的臟污臭氣,把他抱進懷裡,輕輕的拍他的背,腳下快速的往山下走去。她能感覺到他顫顫巍巍的抖著小身子,小短手緊緊的圈住她的脖子,臉埋在她脖頸里,很快白玉就能感受到他潮熱的眼淚。從看到小傢伙被瘋婆子那樣掐住的時候,就在她心裡掀起的心疼和憤怒風暴終於再也平靜不下去,她心裡醞釀的正是滔天怒火。

上來也不過兩步,只是下去的時候,白玉的理智還在,只能快步往下走。走了五分鐘之後,陳文禮想起來把個瘋婆子,他感受到了白玉周身狂怒的氣息,想了又想,還是小小聲的問,「阿玉姐,那個,那個,那個瘋婆子怎麼辦?」

「我,我們不管她嗎?」

她回不來了,白玉在心裡回答。剛剛轉身就走的時候,白玉暗暗收回了她的銀針,但是也召喚來了狼群,她不能允許這樣對待過小傢伙的人,還好好的活在這世上。

看她不做聲,白子安雖然哭的沒有聲音,但是偶爾的抽噎聲,在這晚上安靜的樹林里,他還是能聽見的。他想阿玉姐肯定是氣極了,算了,那個瘋婆子醒了,肯定會自己回來的。

可是這世上再也沒有人在這一晚上之後看到過瘋婆子,但是也沒有人會關心她的去向就是了,她不見了,有小孩子的人家還都輕輕鬆了一口氣,要不然總有個人,見著孩子就抱,這叫人想想多不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