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六十章 猜測白家意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章 猜測白家意圖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清晨,比往日還要晚兩個小時,都九點了,小傢伙才在白玉的懷裡,一點一點的醒過來。他睜開眼睛看見白玉溫柔的笑臉,小胖手碰碰她的臉,嘟嘟囔囔的說,「我是不是很丟臉?」小腦袋往被子里埋了埋,才又鑽出來跟白玉說,「跟姐姐學的招式因為害怕一招都沒有使出來,只知道害怕。」

本來以為他醒來還會繼續害怕的哭的白玉,心裡有些奇怪,畢竟昨天晚上,有好幾次,他在夢中還嚇的有些發抖的不自覺往她懷裡鑽。她看著小傢伙擔心她對他失望的臉,伸出纖長的食指,點點他的小鼻子,「有一點吧,畢竟你一開始就應該有足夠的反應力可以躲開那個神經病的偷襲的。」

他亮閃閃的眼睛隨著她的話慢慢的變的暗淡,連眼瞼也慢慢的垂下來。

「不過,安安,我很高興,你第一時間考慮的是自己有能力反抗,而不是一味的沉浸在害怕里。」白玉額頭輕輕的碰了碰白子安的額頭,朝他笑的溫暖。

兩人額頭相抵,躲在被子里,說著這些話,心裡暖的都是小氣泡。好一會兒白子安笑出八顆小米牙,「我會變得更勇敢,遇到危險也會更敏感的,不要每次都被姐姐救。」這樣姐姐會一直很辛苦。

「還還不害怕?」白玉怕孩子心裡害怕,忍著不說,最後憋出毛病來。

他先是搖頭,后又點頭,再又搖頭,白玉看不懂,看著他的表情都是疑問。「我有點害怕,又不是害怕。她抱我的時候,我很害怕,可是等她一直跑一直跑,我又不害怕了,我知道姐姐會來救我。」

「你很聰明,不管你在哪裡,我都能找到你,所以不要害怕。」白玉說的是實話,昨天只是被抓了一小會兒,白玉靠著氣息和聲音就能找到他便沒有用神魂和他的玉佩聯繫,倘若白子安被抓的時間久了,她也能通過他身上的玉佩找到他。這個玉佩倘若不是她或者他自己主動取下來,根本就沒有人能從他脖子上拿走。上次在京都就是他自己拿下來跟霍雲霆的玉佩比較的,所以蘇酥根本沒發現這玉佩很有些特殊。

起床之後,白玉坐在院子里的木榻上,撐著下巴想,要怎麼處罰白家人才好,最簡單當然是拿掉他們的性命了,堂堂靈道者,可不是讓他們算計的。小小螻蟻也敢欺天?只是看到在院子的小桌上乖乖做功課的白子安,她又嘆息,這是這個孩子真的僅剩的血脈親人,她並不能看他小,就替他做決定要不要這樣的親人。每個人的觀點看法都會不一樣的。

不能拿掉他們的性命,一些小意外,根本不能消除白玉心中的怒氣,也不能讓他們對她產生畏懼心理,再不敢到她跟前來算計她。

只是還不等白玉決定怎麼做,陳二虎夫妻和兩個孩子急急的上門來,「阿玉,不好了。」

看他們急匆匆的來,白玉起身讓他們坐,搬來小茶几,一人倒了一杯清茶才問,「怎麼了?」看到陳文禮端著一小杯茶水,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白玉就知道他不喜歡,朝好奇看過來的小傢伙招手。白子安立刻放下手中的毛筆,蹭到白玉的身邊,「怎麼了?」

「你去給你文禮哥哥倒一杯我早上給你沖的蜂蜜水來。」小傢伙得了吩咐,顛顛的跑進屋了。

「你爺爺,白老頭上次不是在找程程的時候摔著了嗎?」王菜花急急的喝一大口茶,看白玉總算是眼睛看向自己,準備聽自己說話了,都顧不上推讓,讓把蜂蜜水留給安安喝,忙忙的說。大家都知道白家的蜂蜜可不是一般的蜂蜜,那是白玉上山找的蜂王巢的蜜。這還是有幾天,小傢伙有些上火,嗓子乾咳,排便也不順暢,她特意上山去找的。平常的時候,不管陳文禮再怎麼纏甜味兒,她也不會許他惦記白子安的蜂蜜的,今天實在是心裡雜亂顧不上了。

「嗯。」這還是她弄得呢,哪能不知道?

「前兩天你們還在學校的時候,說白老頭一直躺在家裡喊著不舒服,兩個兒子就湊了錢到市裡醫院做檢查。今天早上你大伯母在家裡哭,被隔壁人家聽見了。說是檢查出來你爺爺他又心臟病,每個月得吃藥控制,還不能被氣著。」

騙人,昨天晚上白玉去夜探白家的時候,看到了白老頭,那個老傢伙精神抖索的,面色一看就知道沒什麼重病,就是一些簡單的小毛病,肩痛、腿痛這些,稍微有點腎氣不足,這也是年紀大了嘛!

「阿玉,我看你爺爺這要是生了重病,他們肯定會把主意打到你身上來。現在村裡人誰不知道,你和安安兩人的生活條件好?你們吃的穿的用的,還幾次出遠門,就沒人不知道你手上有錢的。現在他病了,要錢買葯,你做孫女的既然有肯定不能不出的。」

「這可怎麼辦?我算是看明白了,白家就沒有好人,要是從你手上能拿到一百,他們會想你有五百,能拿到五百就想你手上有兩千,一定會把你榨乾為止的。」

王菜花急的在院子里跺腳,沒人不明白,之前他們要養老錢,那是他有兩個兒子,真的輪不上還沒有成年還有弟弟要養的孫女。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如果來要,他可以說是要救命錢,白玉現在明顯的有錢,如果不給,那就是眼看著親爺爺去死,這樣肯定會被人在背後罵死。可是如果給了,有一就有二,他們一定會想千方設百計的再從白玉這裡弄到錢,他們會想螞蟥一樣緊緊的黏在白玉的身上,直到吸干她的最後一滴血。

陳二虎父子三人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也滿臉著急。

白玉可不想自己這些親人擔心著急,她拉住陳二嬸的手認真的說,「二叔、二嬸,別急,我爺爺他肯定沒玻」按照王菜花的說法,那他裝病一定是想要從自己這裡要到錢了?

她心裡的怒火還沒確定辦法宣洩出去,這些人又要繼續作死了嗎?白玉端起一杯茶,淺淺的啜了一口,眯了眯眼睛,她倒他們打算做什麼,想要怎麼死?

「啥?沒病?」陳二虎端著茶杯的手一抖。

「嗯,你們都知道我這次去京都救了霍二哥,就知道我的醫術還不錯。他不可能有心臟病的。」白玉淡聲回答。

陳文傑從榻子上跳起來,「那他們這裝病是為什麼?沒事自己咒自己幹什麼?」

「肯定是想找我姐姐要錢,之前他們就想找姐姐要錢的。」白子安端著水杯小心翼翼的往外走,實在是這小東西水杯倒得太滿了。這孩子的心可真實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