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六十一章 老白蓮上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一章 老白蓮上線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他顫巍巍的樣子,讓陳文禮忙忙的上前接過來,「安安,你怎麼倒這麼滿?」看了看白子安,他又驚訝的問,「安安,你昨天被抓到山上去,手上、臉上竟然一點傷都沒受誒?我跟我哥可被山上的茅草還有樹上的刺,給刮的臉上手上都是刺痕,今天起來又痛又癢的。」

他拉住白子安上看下看,咋咋呼呼的感嘆,白玉好笑,護身玉佩在白子安身上,那些茅草和枝丫肯定自動避開了白子安,他嫩嫩的肉才能完好如初。只是說為什麼避不開那個瘋婆子,白玉總不能給玉佩設定讓任何人不得接近小傢伙吧?實在是瘋婆子掐住白子安的脖子也只是下意識的放在那裡,並沒有真的掐緊,不然玉佩肯定要把她彈開的,也就是這樣,她才能帶著白子安爬山爬那麼遠。

不過白玉也只是笑看著他驚呼不公平,並沒有打算解釋。鬧了一會兒,心煩的不得了的王菜花,上前就給陳文禮一個腦瓜崩兒,「我這會正煩著呢!你個臭小子,瞎咋呼個啥?安安沒受傷,那是好事。難道你還巴不得他受傷不成?哪有你這樣做哥哥的?」

把陳文禮委屈的耷拉著肩膀端著蜂蜜水窩到白子安的小桌子邊去喝水了。王菜花拍拍陳二虎,「孩子他爸,我想了想,安安他雖然小,但是說的說不定還真是對的。要不是為了開口向阿玉要錢,那白老頭他有毛病啊,好端端的咒自己得了重病?」

「阿玉,有這個可能性,你有什麼打算沒有?」陳二虎拍拍有些擔心的王菜花,開口詢問白玉,他自己知道自己,就只有點蠻力氣,在這事兒上還真不知道能幫上什麼忙?想著白玉一向有主意,還是聽聽孩子怎麼想,再按照孩子的計劃來,才好。

白玉看著他們真誠的臉,心裡溫暖,「既然都知道他是裝的了,不是來管我要錢的也就罷了,我才不管他是不是裝病?裝死都跟我沒關係。要是真的是來找我要錢的,我肯定要他吃不了兜著走。」

「首先就要他裝病這個事情給暴露出來,讓村民都知道。我不害怕別人說我不顧親爺爺的生死,但是背後講究安安,不行。他還太小了,根本沒有這麼大的承受能力,聽到別人罵他、罵我,他都會很難過的。」

「之後嘛,我另有打算,就先不說了,免得你們擔心,但是我肯定不會讓他們好過,也不會做出格的。」當然這個出格,在白玉的眼裡,標準是不一樣的,白玉覺得不出格就是留住他的命,而陳二虎他們覺得不出格也就是簡單讓他們吃個虧就算了。這完全就是個美麗的誤會。

剛剛說完,院門就被敲響了,這次老屋那邊,竟然不是派人來叫白玉和白子安過去,而是直接上了白玉家門。白玉看到相攜而來的白老太婆和白老大夫妻,老太婆鬢髮散亂,白髮叢生,由兒子扶著慢慢的走進來,看著說不出的心酸凄涼。

等所有人進門之後,白玉才發現,還不止只有白家人,竟然有白家隔壁的馮大娘,還有林村長。他兩人發現白玉看過來的眼神,都有些尷尬的避開了。

因為心裡對他們膽敢傷害算計白子安的氣憤,白玉連表面功夫都不願意做了,只是進屋搬了兩張凳子給馮大娘和林村長坐了,就完了。白老太婆看著這樣心裡生氣,就要發作,被大伯娘狠狠的掐住了胳膊內側,才忍祝

大伯娘為了營造可憐的氣氛,又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被白玉看了個正著,不過她心裡正氣他們,才不管他們怎麼作踐自己呢,光看不出聲。大伯娘疼的眼中淚光閃閃,悲悲戚戚的說,「阿玉啊,大伯娘心裡苦啊,實在是沒辦法才來你這兒的。」

「你爺爺年紀一大把,古道熱腸的上山幫著何家、李家找孩子,結果在山上摔的不輕。這不躺在家裡,好些天,不得好。一直說自己不舒服,我們這些當兒子、媳婦的,不能眼看著他難受啊,就湊錢帶他去市裡醫院檢查了一下。」其實就是去市裡看了看白子祿,順便轉了轉。不過大伯娘哀哀戚戚的,被自己說的話都感動了,都不用再繼續掐自己,那眼淚就嘩嘩的往外流。

「可是啊,這結果檢查出來把我們都嚇一跳埃你爺爺他得了心臟病,不能著急生氣,要不然輕則暈倒,重點,人就沒了。這要是只不能生氣,我們這些後人,小心伺候著,不惹他老人家,也就是了。可是這病不光靠養,還得買葯吃著控制。」

說到這兒,她把自己感動的哭的氣噎聲堵的,哭了好一會兒,身子軟的靠著白老大,一副老白蓮花的樣子,「我和你大伯還有三叔,那真是砸鍋賣鐵,也賺不到每個月150塊錢的藥費埃阿玉你比你大伯、三叔有本事,上山採藥、打獵都能賺到錢,跟我們這些只能土裡扒食的老農民不一樣,你可一定要救救你爺爺,總不能眼睜睜的看他去死吧?」

說著話,就對著林村長和馮大娘兩人拱手作揖的拜託請求,「我知道我們以前對阿玉做了很多不好的事,可總是血親骨肉,打斷骨頭連著筋,阿玉這孩子年紀還小,萬望你們幫著我們家好好勸勸。」低頭請求的時候,還朝白老太婆使眼色,儘管心裡一千一萬個不情願,老太婆也拱著手,埋著腦袋說,「看在這麼多年鄉親的份兒上,一定幫我們家多勸勸阿玉那孩子。」可是她垂下的臉上,跟她的話語全不一樣,滿是陰狠,白玉你這個小賤人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要讓你狠狠的吃頓苦頭。

兩個女人一直哭,白老大也不好不做聲,「阿玉,這一切都怪大伯沒用,自己的老父親生病了卻要向侄女兒伸手,以後大伯一定更努力,爭取每個月少在你這兒拿錢。」完全不提寫個字據這樣謙虛的話,因為害怕白玉真的一口答應,他們可沒打算還一分錢,這就是白玉該拿出來的。哪有當侄女侄子的過的應有盡有的享福日子,爺奶叔伯嬸娘卻三五天不知肉味的苦兮兮的熬日子的?沒良心的,要是真有良心,就應該自己主動送到白家老屋這邊來,哪還要人這樣低三下四的請求呢?

看著這樣做戲做的跟真的一樣的三個人,白玉眼睛里的冷漠愈發盛了。她在想她養大的孩子,長大了,真的還會有一天想著要認回這樣的親人嗎?要不要乾脆就直接解決掉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