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六十二章 偏向的勸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 偏向的勸說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聽他們求的這樣低聲下氣的,馮大娘先開口了,「阿玉啊,好姑娘,大娘也知道你的日子,很艱難。自己年紀還小,還有弟弟要養,再加上兩人還要上學讀書。你桑重,我都知道。只是現在人命關天,可不能意氣用事。」

「我呢住在你爺奶隔壁,我知道他們待你,待你家那真是一點兒好心都沒有過。」這話說出來,白老太三人臉上氣的鐵青,還不敢發作,這老太婆到底是勸人來了,還是挑撥離間來了?

「只是人命大過天,現在你爺爺得了這個病,聽你奶說,一個月得拿出來150塊錢買葯。我是從沒想過讓你一個小姑娘拿出150塊錢來的,到哪裡都沒這個道理。不說你能不能每月拿出這麼多錢來,就算能拿出來,也不該全部由你拿。我是這樣想的,按照白家三兄弟的男丁算,你大伯家三個,你家安安一個,你三叔家兩個,這樣總共有6個人。這150塊錢呢,攤出來就是一人25塊錢,阿玉啊,你每個月拿出25塊錢來就行了,你看呢?要是有困難,你就說。」

這一長段話說出來,白家的三口人那真是有種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明明是叫來了外人來,好讓白玉不能推辭,好多拿錢出來的,這25塊錢跟預期的也差太多了。就算按照白家三房平攤,白玉每個月也應該給50呢。

至於馮大娘為什麼這麼勸,實在是因為她跟白家做鄰居太多年了,她以前可憐白老二,現在是真心疼白玉兩孩子。人呢就是這樣,要是說不羨慕白玉一個小姑娘帶著弟弟,能把自己的額日子過得比村裡所有人都好,這是假話。可羨慕歸羨慕,再羨慕她也知道,這是白玉自己努力的結果,她要是不站起來為自己為弟弟找活路,誰能救她?白家人嗎?狗屁!所以今天一大早白老太在家裡號天哭地的,聽說他們要來找白玉,她是自告奮勇跟來的。

兩孩子好容易站起來了,不用再在白家人跟前搖尾乞憐了,可不能再被他們欺負的彎了脊背。她知道不可能讓白玉一毛錢不拿出來,但是這樣少拿一些,兩孩子負擔也輕一點。再說了,按照她心裡的想法,這白老頭壓根不是什麼好鳥,得了這樣的病是他自己活該。要是真心裡有後人,那就應該放棄治療,這樣的富貴病哪裡是村裡人能得的。可是他們還叫天喊地的要買葯控制,這當外人的,總不能上去勸,你別治了,在家裡好好吃吃喝喝,自己等死吧?

林村長那就更是如此了,今天這樣的事是他身為村長,義不容辭,必須得親至。只是他私心裡,也不願意兩個好孩子,被白老頭這身病給拖累了。聽到馮大娘如此開口,簡直深得他意,看著馮大娘全是讚賞,要不是白家人在一旁目光灼灼、虎視眈眈,他都想給馮大娘豎大拇指了。

「對對,阿玉年紀太小了,平日里還要上學,只有星期六、星期天有時間上山,要是碰到雨雪天氣,還必須得休息,每個月25就已經很吃力了。」林村長也開口幫腔。

陳二虎夫妻聽著他們這樣說,心裡也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想著要是實在證明不了白老頭裝病,非要拿出錢來,每個月25,他們雖然心疼,但是比原先想的50、60要好很多了。

可是這世上就是有這樣臉皮超厚,完全不知道什麼叫知足的人。白老太覺得再也忍不了了,這是叫的什麼破勸和人,還要自己鞠躬,這躬只當是餵了夠了,什麼狗屁,25?25夠幹什麼?

她氣的再也不住自己的神經,一把甩開一直抓住她,防止她壞事的白大伯娘,恨不得跳起來,指著白玉的鼻子罵,「你個小賤人,眼裡全無長輩,老娘進來這麼久了,竟然一把椅子都不端出來,一杯水都沒有。」

「你不是給白子安那個小崽子上山,找到了蜂王巢嗎?把那個蜂蜜給我沖杯水來。」她那個胳膊一揮,頗有點指點江山的意思,不過白玉連個眼神都欠奉,更不要說什麼蜂蜜水了。沒有施點小法術,讓她喝點雨水,已經是白玉的客氣了。

看她不動,白老太有點尷尬,覺得臉面都要掛不住了,開口喝罵,「你個王八羔子,有爹生沒娘教的東西,就你這樣,你還讀書,趕緊給老娘滾回家來,天天老老實實的額上山打獵採藥,好好的賺你爺爺的葯錢。」

「你個丫頭片子,讀那麼多書,還不是到了年紀就嫁人,還不趁著還在家裡,好好給我們老白家賺點錢,才算沒有白養了你。」

「老娘還是勸你好好聽聽話,不然有你好看的,到時候白子安那個小短命鬼,還能不能上學,還不知道呢?你以為你還能有什麼好日子過,人家大人物盯上你了,你還不如趁早自己滾回家裡,好好上山賺錢,還能有點安生日子過,不然,惹毛了人家,小短命鬼還能不能有命在,還不好說,要是真成了短命鬼,你可沒地兒哭去。」

「沒成年的死了,我老白家的祖墳可不能埋他。」她的渾濁不堪的眼珠子因為激動好似要凸出來一般,罵的難聽,聲音高亢的時候,唾沫星子在空氣中亂飛。白老大都因為她這些直白的話,有些難堪。

她這些話,把王菜花氣的身子發顫,指著白老太氣的嘴唇直哆嗦的說不出話來。白老太看到王菜花伸著的手指,啪一聲打掉,「陳二虎、王菜花,我告訴你們,我可不是好惹的。你們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天天賴在白玉這兒,不就是想蹭白玉的好處。還說什麼做叔嬸的照顧她,臭不要臉的,不就是看白玉那丫頭有本事能掙錢,那丫頭片子又是個好模樣,給你們家陳文傑瞅著呢嘛!我告訴你們,別他媽做夢了,我可是她親奶奶。她爸媽不在,我就能做主她的婚事,我絕對不會把她嫁給你們這些窮鬼家裡。」

聽到話扯到自己身上了,陳文傑也不管大人說話,孩子不能插嘴這一套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翻過去,跳起來就喊,「你個老虔婆瞎說什麼,你眼瞎心黑,就以為別人都跟你一樣啊?我和阿玉姐清清白白的,你可不要瞎說。」

陳二虎也要說話,白玉抬手止住,桃花眸里寒光大作,直射白老太的心底,聲音一如往昔清淡,可是不知為何,白老太聽在耳中,卻好像聽到了陰沉沉的魔音。

「你想好了,要怎麼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