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六十三章 安安的命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 安安的命軌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她深感,再也不能繼續跟白家人周旋下去了。這樣的一家人,自己養大的孩子,肯定不會再想要跟他們團聚的,要不然肯定就是自己教育失敗。

她原本聽著老太婆的話,只是嘲諷她異想天開,只是老太婆後面越罵越是不堪入耳,最叫她不能忍受的是,說白子安的那句會看相,第一眼就看的出小傢伙的命軌的確不長,跟他真正的姐姐「白玉」一樣,是早夭之相。原本她也沒想怎麼樣,既答應了「白玉」會好好照顧她弟弟,那就在他有生之年好好照顧就行了。可是那個孩子就像一輪小太陽,直直的撲進了她的心裡,那麼暖心的小傢伙是她的親人了,她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辦法解決他的命軌問題的。

正因為她還沒有找到,所以她尤為不能忍受,有人說小傢伙的命不長。既如此,她的命也不要想要再留下去了。這是白玉的底線,沒有人能跨越。

陳二虎這時候的心比王菜花細多了,大家都會覺得白玉說這話是氣話,可是他分明從她的身上看到了決然的認真。當父親的怎麼能看著寶貝女兒走錯路,他上前拉住白玉的手,父愛深沉的眼睛直直的看著白玉,「阿玉,可不能如此,你還有安安要照顧呢!啊?」

小傢伙一向敏感,他很明顯的感受到了姐姐聽到「餿個字之後,變得完全不同的氣場,他小心翼翼的蹭到她身邊,抬手碰碰白玉因為克制噴薄的憤怒而變得冰冰涼涼的手指,仰頭看她,「姐姐,我沒關係,我不害怕,姐姐總會保護我的,你不要生氣。」

低頭看看他抵住自己食指的稚嫩的手指,還有粉嫩嫩的小臉蛋,白玉有生以來,第一次紅了眼眶,她抬手碰了碰他的小臉。只要看到他,她每時每刻都能看到他的命軌,隨著她對他的感情愈來愈深,這份心痛就像心上的一個傷口一般,愈發潰爛起來。

她忍了又忍,才能看著他的小臉,輕輕的說,「安安,我不能原諒,沒有辦法原諒。」對不起,我要親手奪走你親奶奶的生命。

他不明白姐姐眼睛里的心痛和愧疚,小身子撲進白玉的懷裡,「那就不要原諒,姐姐你別哭,會不漂亮。」小聲音軟軟糯糯的,飽含安慰和關心。

這樣兩個孩子,她怎麼忍心這樣對待?林村長和馮大娘都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白老太婆,世界上竟真的有這樣狠心的奶奶?白老大也暗恨母親衝動壞事,暗暗朝自己老婆使眼色。

白大伯母扯扯被白玉嚇壞了的白老太婆,她根本不知道白玉是怎麼用聲音嚇唬白老太的,心裡暗暗唾棄,就這點本事,還天天蹦躂的歡快。她扯出一個笑容來,「阿玉啊,你別往心裡去,你奶奶就是為你爺爺著急的,她一貫就是這樣的,刀子嘴豆腐心。你要說她不喜歡孫女,那倒是有點,可是你看她對子福、子祿、子平幾個,那都是很好的。子安同樣是她孫子,她就是嘴巴上說的厲害,心裡還是疼的,真的沒壞心。」

「阿玉啊,25塊錢真的不夠,你看按照馮大娘這樣算,你大伯每個月要拿出75塊錢來,你大伯就算去賣血也賣不來這些錢啊?你看能不能多拿點?」

「真不是我們故意來找你拿錢,實在是我們真的沒有能力。」

「那就等死好了,農村裡多的是,得了重病,為了後人過的好一點,在家裡挺著,放棄治療的。」白玉眼角上挑,全是邪魅,讓人不敢直視,「讓他等死好了。」

「阿玉……」陳二虎語氣哀哀,裡面全是祈求,他希望他的小姑娘能單純的開開心心過一輩子,並不希望她變成這樣語氣毒辣,心狠無情的樣子,哪怕只是表面上的。

看他這樣心痛,白玉抿抿唇,做出退步,該怎麼做還是怎麼做,並不必表現出來,她收斂了神色,輕慢的說,「不過你們做戲也做完了吧?我看他好著呢,根本沒有得病,想要錢?我這裡一毛錢也沒有。」

突然聽白玉說白老頭裝病,白家人心裡咯一下,心裡發毛,這丫頭是怎麼知道的?林村長和馮大娘則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這世上真還有為了向孫女要錢,而不惜詛咒自己的爺爺?今天遇見的事,真的都突破了他們一直以來的認知了。

他們心裡都有點疑問,白玉說的是真的嗎?要是是真的,那這家人可真是不要臉到了極點了。

白玉抱起靠在自己懷裡的小傢伙,直接往門口走,「去看看,就知道了。」

白家三人回過神來,撇嘴,看就看唄,你一個毛丫頭,能看出什麼來。三人心安理得的大搖大擺的跟在白玉身後,往白家那邊走過去。

快到白家老屋的時候,白玉特意施術隱藏住了身後一行人的聲音,她想看看那個老傢伙是不是真的老老實實的躺在病床上裝玻

院門推開,一眼就能看到白老頭正在院子里修農具,行動有力,一點也不像心臟不好的,不能做重體力勞動的老人家。白玉抱著白子安,站在院子里什麼也不說,只是挑眉看跟在她身後進來的白老太和白老大,全是諷刺,怎麼這就是你們說的得了重病的我的爺爺。

原本白老頭是按照囑咐在床上躺著的,可是想著,真要從白玉手裡拿錢,肯定要纏磨很久,再加上他覺得白玉拿了錢出來,心裡不痛快,本來就不喜歡來老屋這邊的她,應該也不會來看看。想到這些,他就躺不住了,躺著也沒用埃這農具馬上就要下田用了,還沒修修整整呢!因此他就起身在院子里好一頓敲敲打打,現在看著進來的這些人,他愣的手裡的釘鎚不知道是放下好,還是拿著好。

隨機應變能力最好的白老大隻隔了幾秒鐘,就上前接過白老頭手上的鎚子放在一邊,然後動作溫柔的把老父親扶著站起來,聲音也都是急切,「爸,你這是做什麼呢?你還以為這是你原來身體好的時候啊,你可一定要記得你現在可是有心臟病的人。以後這些事都有我來做,你可一定要歇歇。」把白老頭安置在椅子上坐好,才回頭跟大家解釋一般的說,「我爸就是這樣,怎麼都閑不住,他還以為現在是他身體好的時候呢1

回過神也接到丈夫示意的大伯娘也是立馬行動起來,忙忙的要給眾人搬凳子,倒茶水。聽到動靜的白老三夫妻,也出來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