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六十四章 決定要她性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 決定要她性命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一向沉不住氣的白老三直接就朝著白玉問了,「白玉說了她拿多少錢出來沒?」聲音大的在場的沒誰聽不見的。

白老大心裡暗罵,這個棒槌,這因為老頭子沒好好的躺在床上,氣氛正尷尬呢,他開口就提錢,好似真的驗證了白玉說的裝病從她手上騙錢一樣的,即使事實是這樣,也不能大喇喇的做的這麼明顯埃

可是事實是,這世界棒槌都是成堆的,三嬸兒一聽丈夫問這話,連手上搬的凳子都顧不上了,當一聲往地上一丟,就急急的往白玉旁邊一站,「是啊,白玉,這次你爺爺生病,你可一定要多多出力。按三嬸的意思,你那個學,還是別去上了。上山多掙點錢,比什麼不好。年紀到了,就嫁人,讀那麼多書,還不是白費?」眼皮上翻,一副很不屑的樣子。

總是又這樣的一些人,認為自己想的都是對的,既然是長輩,讓你做什麼都是應該的。別人的意願,根本就不存在那麼回事。作為他們家的後輩,想法那東西是面對長輩的時候應該存在的東西嗎?

他們就是能把無恥做的這樣理直氣壯!

這時候,白玉突然就不氣了,跟這樣一群愚蠢的人生氣,真是沒有格調埃只是他們一直想要插手自己和小傢伙的生活,像蒼蠅一樣,一直嗡嗡的有點煩人了呢!

「哎喲,三媳婦兒啊,人家才不像你想的還能這樣懂事呢?說老頭子裝病呢,為了騙她的錢。你說這話說的好意思嗎?簡直就不是個人1白老太繼續唾沫橫飛,說到激動處,就按照往常的習慣,抓起掃把就要打白玉,只是被白玉一個冷眼射過去,嚇的訕訕的把掃把又放回去了。之後覺得太丟面子了,又佯做底氣充足的樣子追加了一句,「本來就是,哪有爺爺說病了,不是想辦法拿錢出來給爺爺治病的,反而先說讓他等死,再說他裝病的?這還能是人嗎?」

聽到白老太這麼講,白老三氣的捏著拳頭就要衝到白玉跟前,可是看到白玉偏頭看過來的臉,腦子裡竟然自動回放起來白玉之前在老宅打人的那個利索樣子,就又畏畏縮縮的一點一點的收回來了,一口氣上不來下不去的,反而把自己憋得臉紅脖子粗的。

白玉把白子安放到陳文傑懷裡,一步一步的走到坐著的白老頭跟前,明明就是普通的走路,但是看著她直直走過來的白老頭,卻覺得一股颶風直直的刮進了他的心底,並且一股寒意,一點一點的從他心底升起並且整個身體的血液好像一點一點的被冰凍祝

他很想轉過頭,不看白玉那雙堅冰重重的眼睛,可是怎麼也移不開,因為害怕,他的後背上全是冷汗。白玉蹲在他的面前,直直的看著他的眼睛問,「你真的沒有裝病嗎?」

心裡一直在說「沒有,我沒有,我真的病了。」但是卻不受控制的張開嘴說,「是的,我在裝病,因為想要在你那裡拿到錢。」

讓他說出了真話,白玉也不屑再看他這張老臉,轉身就抱回安安,往外走。被她放過了的白老頭才能動動手腳,抬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不停的喘氣,真的有一種劫後餘生的錯覺。冷汗一層層的冒,這丫頭怎麼這麼邪門了?

「這一次你們真的惹到我了。」走到門口的白玉,留下這句話就真的離開了。昨天找個瘋子要把安安抱走,今天就自己上陣咒罵安安是短命鬼,這些都是白玉暴怒的原因。她給白家人留下了禮物,一隻初級初級蠱。讓白老太病弱好幾個月,但是醫生都不會查出到底是什麼病的蠱,只是她本人會越來越衰老,越來越沒有力氣,慢慢的頭昏腦漲,直到躺在床上失去力氣而死。

她雖然沒跟人接觸的很多,但是人的心理還是懂一些的。這白家人除了白子祿夫妻都不是善男信女。只要白老太病的時間久一點,丈夫、兒子、孫子都會一個一個的離她而去的,白玉要她知道,她一直放在心上的,努力為他們不惜做個完全的壞人的這些人,在她做需要他們的時候都能為她做什麼。當他們再也不能偽裝出一個和平景象的時候,白玉不相信白老太不會鬧,畢竟這個衰弱是個緩慢的過程,這時候就是他們家人人互相折磨的時候,白家沒有一個人能過上好日子。白玉不能忍受讓她毫無苦痛的死去,要讓她在悔恨痛苦的眼淚中慢慢的去死,這些悔恨才是她對白老太真正的懲罰,死亡不過是她對安安沒有半點慈愛之心還有加害之意的代價而已。那些折磨難忍的日子,就是其他人為這次的行為付出的代價了,畢竟白玉可是見過老太太作踐人的能力的,這個折磨肯定是有保障的。

以前暗暗給的身體上的疼痛,這些人根本不會放在心上,那麼精神上的苦痛,是不是會讓他們長長教訓了。

等白玉都走出門了,白老頭才想著解釋,「不,不是,我不是……」消化完自家老頭子到底說了什麼的白老太,激動的伸手直拍白老頭的肩膀,那一個作響哦,聽著的人都覺得痛。

本來因為說錯了話的白老頭忍了幾下子,但是看她越來越來勁,也來了脾氣,把她一把揮開,「鬧什麼?村長真不是我裝病,我也不知道剛剛為什麼這麼說?真的不是我想這麼說的,你想啊,我要是裝的,能直接張口就承認嗎?」

「那是看著孩子純凈的眼睛,你的那點僅剩的良心,總算是讓你不能對著這麼好的孩子繼續撒謊了吧?」馮大娘生氣的插話,「沒見過你們這樣當爺爺奶奶的,知不知道人活一張臉啊?你們連臉都不要了,簡直。還是不是人啊?人家孩子自己過得好了,你們就要把人家給拖垮。氣死我了,走了,再看一眼,我眼睛就要瞎了。」馮大娘雙手叉腰,朝著天空長長的「哎喲」一聲,氣鼓鼓的回家了。

「你們這次可真是做的過分了,阿玉和安安兩個孩子到底是不是你們白家的孩子?怎麼能這麼對孩子,真是有病吧?不是心臟有病,是腦子有病!以後你們家的事,別來找我,不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你們算計著,做了傷天害理的事1也是氣哼哼的轉頭就走,留下陳家四口人,陳二虎氣的雙拳緊握青筋條條,牙幫子都因為生氣咬的太緊,酸痛的很。他伸出手指,把院子里的每一個人都點一遍,「以後再讓我看見你們家人,靠近阿玉,不管你們是不是阿玉的血脈親人,我見一次打一次。」因為他知道白玉說的要殺了白老太說的是真心的,所以他不能再讓白家人參與到白玉的身邊,不是為了白家人考慮,是為了寶貝閨女,為了讓她身心乾淨的簡簡單單、快快樂樂的成長。

王菜花這時候才從竟然真的有這樣的人家的震驚中回過神來,顧不上要教訓白家人,直接朝外跑,想要去找白玉,覺得孩子現在肯定傷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