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六十六章 被搜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 被搜查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星期一那個晚上,高珊珊一進家門,憋了一天的怒氣讓她把書包甩在地上,當一響。鎮長夫人忙忙的迎出來問,「珊珊,你又是怎麼了,上周末,不是開心的要瘋了嗎?」

「這才上學一天,就氣成,這樣,你告訴媽媽,是不是學校有人欺負你了?你跟媽媽說說?」

高珊珊一下子摟住鎮長夫人的腰,哇哇嚎哭起來,「為什麼,為什麼?爸呢?回沒回?他都答應我了,明明說一定會解決好的。可為什麼白玉那個小賤人還是來了學校,一點損傷都沒有。」

「孩子,媽的寶貝女兒,你到底怎麼了?你在說誰呢?你爸答應你什麼了呀?啊?」可是不管她怎麼問,高珊珊也只是捂著臉一隻哭,一直哭,把她急的直在家裡轉圈。

因為她一輩子就只得了高珊珊這一個女兒,可不像高鎮長偶爾還疼一疼自己的侄子高毅,她一個當媽的那是把全部的愛都給了自己的親生閨女,從來都見不得她受半點委屈。

但是不論她怎麼著急,這女兒不說,她也是沒有半點辦法。聽著閨女一直問她爸哪兒去了,她只好往高鎮長辦公室打電話,「你快點回來吧,珊珊在家裡傷心死了,一直鬧著要找你,快點回來吧啊?」

聽到妻子著急的聲音,高鎮長急忙收拾東西就回家了,高珊珊已經哭的嗓子嘶啞,眼睛紅腫,看到她爸就急急的抓住高鎮長的胳膊,「爸你不是說過,她不會來學校的,為什麼她一如往昔的,什麼都沒損傷似的回學校了?這到底是為什麼?你是不是騙我的,其實根本就沒有找人去教訓她?」

她哭訴完,高鎮長才知道,高群那個手下和白家人這麼不中用,竟然沒有把事情辦好。現在已經不是高珊珊與白玉兩個小女孩之間的矛盾了,現在是他高鎮長身為一鎮之長出手,竟然都沒有教訓到一個小丫頭,這要是傳出去,他還有什麼顏面在,還怎麼叫手下人聽他的吩咐辦事。在他心裡,既然他決定出手了,那白玉就不能有逃脫的可能性,只能乖乖的接受他給她的路走下去。

他生氣的甩開高珊珊,打電話給高群,「你是怎麼辦事的?那個白玉毫髮無損,你不是說萬無一失嗎?我再給你兩天時間,你一定要給我解決了。」

這邊得了訓誡的高群也是心頭竄起一股火,這白玉到底是怎麼回事,一次兩次都栽在她手裡。可是說真的,放風箏那天接觸過白玉的自己和幾個兄弟,都從心裡害怕再看見白玉,哪怕是提起白玉也不大敢,所以之前跟白老大去聯繫的小子是他特意找的放風箏那天不在的兄弟。

每次一想到,他一個要混黑混出樣來的大哥,從心裡這麼害怕一個丫頭片子,他都憋屈的很。所以這次高鎮長說要收拾白玉,他是很贊成的,因為他自己根本不敢生出報復白玉的心思,可是不妨礙他聽從別人的命令辦事?雖然很奇怪,但是他很樂意就是了。下定決心,這一次一定要給她來個狠的,他騎上自行車就往下林村去,找到白老大,先下狠手把白老大狠狠的揍了一頓。

「你他媽不是說,你有辦法嗎?你那個侄女怎麼還是好生生的上學去了?你個窩囊廢,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害老子挨罵。」

打完了人,發泄了心中的憋悶,高群叼著一根煙,深深的吸上一口,吞雲吐霧的才說,「既然你那招數不管用,就用我的。明天上午十點我給你一件東西,你悄悄的放到白玉文華路那間屋子裡去。之後的事,就我來辦。你特么的要是這點事都辦不好,那老子就直接辦了你。」說完又踹了他一腳,也不等白老大點頭哈腰的求饒,各種保證,就轉身離開了。

所以這天剛剛總走了小舅舅李立雙,白玉準備關上院門的時候,家裡竟然迎來了警察,帶隊的是隔壁的老警察李刑警。白玉很奇怪的看他,「李叔,這是?」

李刑警臉上很不好看,這白玉帶著親弟弟和叔叔家的孩子在這兒已經住了大半年了,他和妻子都很了解這三個孩子,絕對都是難得的好孩子。可是一小時前,警局裡竟然接到舉報,說是白玉偷了高鎮長家裡的一樽玉佛像,說是傳家之寶,已經傳了好幾代人了。他肯定是不信的,仔細的盤問舉報人,偏偏他一口咬定,就是看見白玉從高鎮長家裡抱著個小包袱出來了。

高鎮長也適時的出現,說他們家的玉佛像不見了,又在警局裡碰到那個舉報白玉的人。兩人信息已互通,高鎮長嚴詞要求,警局馬上派人來搜白玉住的文化小院。不管李刑警怎麼解釋白玉不是這樣的孩子,他都不肯相信,只說知人知面不知心,有沒有偷,搜了才知道。

所以現在面對白玉的詢問,在好幾名刑警面前,他也只有鐵面無私的說,「接到舉報,說你偷了高鎮長家裡的玉佛像,我們要進去搜一搜。」

人家按照規矩,正常辦案,白玉也不可能阻攔,只有讓開身子讓警察進門,可是她有金手指埃警察們一隻腳進門的時候,她的精神力早就遍布這座小院每一個角落,很快就在自己房間的柜子里側找到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她立馬收入了幻境之中,又仔細檢查了別的地方,有沒有被人塞進來什麼奇怪的東西。沒有找到,她才放心。

只是警察要進房間的時候,她說了一句,「我弟弟在隔壁房間里和我叔叔家的弟弟在午睡,能讓我先把他們叫起來再搜嗎?我弟弟膽子比較小,要是突然有什麼大的聲響,會嚇到他的。」

幾個警察看到這樣美貌柔弱的小姑娘,男性的大男子主義,想要保護弱小的那種心理就流露出來了,都暗自猜測,這樣的小姑娘怎麼可能是小偷呢?現在人家提出這樣正當的要求,當然沒有理由拒絕了,所以都點頭同意,讓白玉進去叫她弟弟。

等白玉抱著睡得迷迷糊糊的白子安,陳文傑也起身,三人都在院子里之後,警察們才開始搜查。看到他們在家裡大翻特翻,陳文傑很有些奇怪,悄悄的問白玉,「阿玉姐,這是怎麼回事?警察怎麼來家裡了?」

「說是接到舉報,我偷了高鎮長家裡的玉佛像,所以來例行搜查的。」白玉拍拍有些害怕的白子安,淡聲回答。可是她的話可把陳文傑驚的不輕,「什麼?偷東西?這怎麼可能?1

「放心,我沒拿,他們當然不可能找得到。」白玉眉目清淡,好似這一切都不在她眼裡一般。

「這怎麼能放心,要是一直找不到這佛像,別人還是會傳,是你藏起來了,這名聲多不好聽……」陳文傑眉頭皺的緊緊的,這不是無中生有、無事生非嗎?這鎮長家裡也開始跟白家一個路子了。

當然不會讓別人有說我是小偷的機會了,白玉暗想,她肯定會找機會,把這玉佛像,讓警察光明正大的給高鎮長家裡找回去的,但是找到的地點,一定不能是自己家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