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六十八章 壞事,記錄了一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 壞事,記錄了一小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那人知道一切都是他們老大做的局,毫不懷疑警察在套他的話,得意洋洋的告訴了李刑警地址。白玉輕輕幾躍,就先於眾人趕至了舉報人的家裡,從幻境中拿出包著玉佛的小包袱,往這人房間里的炕洞里一放,才悄悄離開。

最後,當然是盜竊高鎮長家玉佛的賊人,聰明反被聰明誤,當天就把自己送進了警察局。這件事被鎮上的人,津津樂道了一兩個月呢!

所以當天下午,高珊珊又看到了悠悠然走進教室的白玉的時候,恨不得把眼珠子都要瞪出來,呼吸急促的像是要喘不上氣要暈倒一般,把她同桌王蘭急得,還以為她犯了什麼玻

這個王蘭是什麼人,她原本就不是什麼善良的好姑娘。雖然極力討好高珊珊,但是心裡對她的討厭、嫉妒和不以為然一點也不少,眼珠子轉了轉,假裝著急的不得了的,直拍她後背,「珊珊,你是有什麼病嗎?怎麼了?」然後又叫周圍的同學,「快快,去叫老師,這高珊珊明顯是發病了。」

氣得高珊珊猛的一拍她的胳膊,「你才發病了,你全家都有病1

什麼意思啊,這說的自己跟得了羊癲瘋似的,要是傳出去了,還有誰願意靠近她,到時候就算趕走了白玉又有什麼用?仍然得不到原本屬於自己的光華,蠢貨!

看高珊珊那邊鬧得熱鬧,白玉也不過是輕輕一笑,嘆一聲活該。她自問並沒有得罪過高珊珊,但是這個女孩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與她為難,而且使用的手段越來越激烈。她把上周五到今天的事,尤其是家裡竟然能出現高家的傳家寶玉佛,把這些全部連貫的想了一想。她肯定是高珊珊看不慣她,所以不想讓她再在學校里出現,不知道怎麼勸服了高鎮長幫助她。不然不是高鎮長出手,憑高珊珊自己,肯定使喚不動白家人,高群那人根本不可能主動性的決定要來對付他。

那白家人突然對白子安出手就解釋的通了,要是安安被搶走或者受傷了,那麼她要麼到處找弟弟要麼在家照顧他,短時間內肯定不會回學校。那麼白家人他們就有時間想出更全面的對策,好萬無一失的來把她留在家裡了。所以白老頭裝病應該算是他們第二計,能把她留在家裡就最好,就是不能,也能得到一些錢做好處。這第三計不像白家人能想出來的,應該是高鎮長的走狗高群私下出策出力了。

畢竟才沒多久,白玉就用報紙輿論處理掉了一個教育局副主任和學校的教務主任,高鎮長肯定不想直接表明是他對付自己,所以一開始的時候才會找人授命白家人出手。因為她白玉就算是去舉報自己的親爺奶、親叔伯,也沒什麼用。可是白家人沒用,高群這些依靠高鎮長生存的混混們,肯定是不明白高鎮長的顧慮,竟然拿高鎮長家裡的玉佛來誣陷她,直接把高鎮長給暴露了。

雖然沒有什麼證據,但是白玉想自己想的應該都是真的。一樽有歷史的玉佛呢,高群還有點腦子,這是想讓自己坐牢,要是一個普通女孩,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現在肯定已經被警察抓走了。不過他可真夠下血本的,也不怕自己魚死網破摔了玉佛?

數了數這一連串的人,白玉發現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人太失敗,怎麼就能這麼招人恨?

不過也只是想想,就算是如此,她也很無所謂的。既然這些人站在最高處的就是高鎮長了,那肯定是要從高鎮長著手處理埃

當天晚上,她就帶上小本本,進入了高鎮長的房間。一揮手讓鎮長夫人,陷入沉睡,一點真心話藥水,就讓高鎮長把他從小到大幹的壞事,一滴不漏的全部給倒出來了,連八歲的時候尿床,十二歲的時候偷看過親姐姐洗澡都沒漏掉。這些全部全部都被白玉記在了自己帶來的本子上,記錄了一小本本。然後根據高鎮長的坦白,在他說的書房裡的一個暗格,找到了高鎮長在鎮長一職上做的貪污瀆職的那些事,自己留下的賬本和別的證據。

第二天星期三,白玉都沒耽擱的又請了一天假,找到C市日報。這次的爆料比上次的還精彩,C市日報的總編輯都要表示,他超愛白玉這姑娘了,這樣的小姑娘多來幾個,就不愁每天沒有東西報道了好嗎?

昨天晚上高珊珊還想讓高鎮長繼續出手對付白玉,只是高鎮長出去跟人吃飯,喝的醉醺醺的回來,根本不能好好說話。所以星期三一整個白天,高珊珊雖然對白玉恨的咬牙切齒,但是也想不到怎麼對付白玉,況且白玉又請假了,根本不在眼跟前。想要打她幾巴掌,都沒有機會下手。

所以晚自習一放學,她就往家裡沖,想讓高鎮長給自己繼續出力。可是等來的卻是高鎮長的一個大巴掌,「都是你,身為學生,不想著好好學習,一天天的竟想著跟人比這比那,還嫉妒別人比你優秀,比你漂亮,比你過的好。好了拖累了教育局的副主任,自己學校的教務主任,現在還要拖累自己這個親爸爸。早知今日,你出生的時候,我就應該一把掐死你。」

被高鎮長一巴掌掀翻在地的高珊珊滿眼淚花的捂著自己的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爸爸,她不明白他在說什麼,他可是鎮長,從小到大,在她眼裡,她的爸爸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爸,你在說什麼?」

原來高鎮長任鎮長一職已經很多年了,在C市也有幾個好朋友。今天下午在辦公室,他已經接到高群說再次失敗的消息了,還想著要怎麼繼續幫女兒整垮白玉呢,就接到C市朋友來的電話。

他還以為人是打電話來敘敘舊的,可是得到的消息卻猶如晴天霹靂一般。C市日報那邊竟然得到真實爆料,有自己全部的壞事記錄,在職期間貪污瀆職的實證也有,已經準備明天報道了。憑朋友的那點本事,根本攔不下來這樣的報道。再說攔這一次,人家還可以繼續到別的地方舉報,攔下來也沒有意義。

高鎮長被雷劈了一般,好半晌才醒過神來,著急忙慌的趕回家裡,發現書房裡,他藏東西的地方果然已經空空如也。可是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朋友說,人家是實名舉報,完全沒有遮掩,就是之前舉報自己學校教務主任的那個白玉。他很後悔,不應該為了女兒的意氣之爭,把自己陷入這個境地。所以看到高珊珊他才不能控制住那滿腔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