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六十九章 絕望的鎮長一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 絕望的鎮長一家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下午已經得知始末的鎮長夫人,也只能蹲坐在女兒身邊,把女兒因為眼神太過恐怖的鎮長的怒視而發抖的身子抱進懷裡,哭的凄慘。她已經能夠想象自己和女兒以後的生活了,為了幫女兒出氣,丈夫失去了職位,怎麼能不恨自己母女?在充滿恨意的丈夫和父親身邊,自己和女兒能過上什麼樣的日子呢?

這還是好的,丈夫可是犯了罪,極有可能會坐牢的。到那時候有個坐牢的丈夫和父親,做妻子的女兒的,在這青山鎮又哪裡有容身之處。這些年丈夫利用自己的鎮長身份,沒少得罪過人,到時候自己母女孤苦無依,還不是任人欺凌?離開這兒,沒房子、沒工作、沒錢的自己憑什麼養活閨女?

鎮長夫人已經為能想到的以後感到絕望,而高珊珊還不能相信這一切,這是為什麼?明明在這小鎮上,她是高高在上的鎮長千金,所有人都應該仰望她才對。從小到大她都是這麼過來的,可是偏偏出了一個白玉,什麼都比自己強,還隱約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意思。那麼那麼討厭的一個人,堂堂鎮長千金想要除掉她有什麼不對?為什麼會造成這樣的後果呢?這個白玉是不是生來就是為了克她的?她為什麼不去死?

高珊珊緊緊的咬著牙幫子,手指都要掐進肉里,眼睛里全是恨意。

高家三口人,在發怒、絕望和生恨,良久高鎮長才想起來打電話到市裡去疏通關係,各種點頭哈腰的求饒。

而白玉這邊,白玉已經取消了小傢伙每晚聽故事的日程了,因為他跟陳文傑一個房間。要給他講的東西,白玉都會詳詳細細的寫成冊子給他,時間這麼久了,他已經沒有閱讀障礙。不是特別生僻的字,他都能認識。所以晚上的時候,小傢伙看完冊子,就要乖乖的睡覺了。

他拉著白玉的手,嘟著嘴巴問,「姐姐,你今天為什麼請假?」

「因為高鎮長他要對付我,記得之前警察來家裡嗎?就是他主使別人誣陷我偷了很貴重的東西,想讓我去坐牢。」白玉順著他軟軟的發給他一點一點的解釋,最後才說,「我不能讓別人在背後充滿惡意的盯著我們,而不還手。要是我一個不注意,他們傷害到你,就不好了。所以我今天請假是為了去解決掉高鎮長,正好他也不是什麼好官,解決掉,也沒有什麼可惜的。」

「為什麼他們都不能對你好?」白子安捏捏白玉的小手指,大眼睛瞪的圓溜溜的,「我想對你很好很好,為什麼他們不能跟我一樣?姐姐你這麼好……」

在旁邊拿著書,假裝看書的陳文傑突然覺得有點擔憂,這小東西嘴巴這麼甜,阿玉姐以後要找個多會說情話的男人,才會覺得比他好埃遠在京城的霍雲霆捏著新寫好的信,突然覺得後背心一涼,奇怪的問,難不成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了?

「安安,這個問題一點都不重要,你不必感到不高興。我並不需要他們對我好,只要你對我好,我就很滿足了。」白玉低下頭親親他的額頭,站起來說,「已經晚了,快點睡覺,明天還要早起。」

等白玉要走出房門的時候,白子安從被子里探出小腦袋朝白玉喊,「姐姐,我永遠愛你。」

聽得白玉心頭一暖,回頭朝他笑一笑,「嗯,我知道了,晚安。」今天這小傢伙又把她心裡屬於他的位置,擴大了一塊,那些面對他早夭之相的疼痛,簡直要讓白玉捂著胸口,彎腰喘氣好一會兒,才能稍稍緩解……

度過又一個不眠之夜,白玉一如既往的早早起床準備好早餐放進籃子里。給睡的迷糊糊的小傢伙刷牙洗臉之後,用小被子包著小傢伙,往教室里抱。她心裡的難過,沒有辦法跟任何人說,即使大家看她神情還是一如既往的平淡,與她相處這麼久的陳文傑還是感覺到了她極力的剋制和忍耐。

他還以為是昨天白玉請假,想辦法去解決高鎮長的事情不順利,所以她心情不好。陳文傑很有些沮喪,他們這樣的貧苦人家,想要勝過堂堂鎮長,多難礙…只是等他走出了青山鎮,乃至走出了C市,甚至走出了國門,他才知道當年以為大山一般難以翻閱的鎮長是多麼可笑。所以等他有了成就之後,一直堅持資助那些窮孩子們讀書,因為同樣出身的他明白,只有真正的走出了大山,他們才能真的認識到這個世界,才能知道曾經那些自以為的永遠做不成的事,其實什麼都不算。

白玉可不知道陳文傑以為自己沒解決掉高鎮長,不然肯定要嗤笑,小小鎮長,哪能解決不了?想必高鎮長現在很是焦頭爛額才對,想到他著急跳腳的到處求人,還想破頭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藏起來的東西,會好端端的被自己拿走,白玉的心情又稍稍好了一點。

這件事白玉可以不必出面的,直接把證據和記錄的小本本放到報社總編輯的辦公桌上就可以了,但是現在讓知情人都知道是自己舉報的就是為了鎮住那些宵小之徒。她想讓這小鎮子上的人都知道知道,她白玉不是好惦記的,尤其是白家那幾個煩人精。這次一連串事件,明顯的白家人聽從高鎮長指揮都參與了,那到時候知道她略施手段就拿下了高鎮長,他們還敢隨便朝她伸爪子嗎?肯定不敢,她可是知道,這些村民連村長都敬畏,更何況是端了鎮長的她。到那時,不敢惹她都是輕的,見著她就繞道走都有可能。

至於高群那些混混,沒有了高鎮長給他們撐腰,樹倒猢猻散,之前在警察局裡留下的那些案底,白玉想一直受他們窩囊氣的警察們應該很樂意和他們算一算。不用多想,他們的牢獄之災肯定逃不了。

沒有了鎮長千金身份的高珊珊又能好到哪裡去?之前的那些趾高氣昂、洋洋自得傷害和瞧不起的人們,一定都會很愉快的給她添堵的。和她合謀設計陷害她和男生早戀的王蘭白玉當然沒有打算放過,原本還以為對她要另想對策,可是詢問高鎮長的時候,白玉發現高鎮長和王蘭的父親兩人一丘之貉,一起乾的壞事不少,不說要和高鎮長一樣坐牢吧,屁股底下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了。這對於一直巴結高珊珊、討好她,就是為了讓自家父親得到更好的位置的王蘭來說,已經是難以承受的懲罰了。那些哈巴狗一般阿諛奉承的小心巴結,會成為她腦海里時時刻刻揮之不去的諷刺難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