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七十一章 讓你高家寸草不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 讓你高家寸草不生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她本身並沒有覺得這是值得驕傲的事情,但是事實就是事實,而事實就是這世界上真的很多人都沒有她知道的多。不過她也知道,很多時候無知也是因為知道的太多了,所以她並不以此為傲,反而時時的充實自己。

看到高珊珊臉色巨變,眼睛瞪的老大,牙關緊咬,臉色青紅紫脹的,白玉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眼睛直直的好似要看到她的心底,「所以你從來沒有想過,要憑藉真正的努力,來超過我?」

「所以你只能使用這些下三濫的招術,污衊我早戀,污衊我偷東西?」

連續兩個問題,問的高珊珊啞口無言,白玉輕輕的撫過她的臉,「所以你明白的,這就是你為什麼會落到此種境地的原因。」

她眉眼沒有一絲波動,平靜的述說,「你可以正大光明的朝我下戰書,哪怕是你最擅長的跳舞,我也不會出手對付你家。可是你的哭訴,讓你爸爸找人對我年幼的弟弟下手,這是我永遠不能原諒的事情。你該慶幸,我弟弟安然無恙,不然我會讓你高家,寸草不生1最後四個字,如玉石相擊,清脆悅耳,偏又好似重鎚響雷,炸響在高珊珊的腦海,讓人如墜寒冰地獄。她知道白玉說的是認真的,而且莫名的,她竟然奇異的相信白玉有能力做到這樣的事。

她抬眼看著這個全程隨意的坐在位置上的女孩子,眉目如畫形容不出她的美貌,哪怕再沉默話少,也沒有任何人能忽略她的存在。哪怕她說出這麼讓人不可置信的話,她高珊珊竟然也不能忽略掉她話里的認真、執意。高珊珊默默的握緊了一直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原本她是打算要和白玉來個魚死網破的。這個女孩子的出現和作為,完全毀掉了她美好燦爛的人生。可是現在,該死的,她一點也不敢。

她看著白玉近乎完美的側臉,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這真是個迷人又讓人害怕的女孩子,可是想到家裡猶如困獸的父親,還有惶恐害怕的母親,最重要的是她如繁華絢爛的未來。她咬咬唇,眼眶通紅,眼珠滿是血絲,好似要流出血淚一般。高珊珊不停的催眠自己,一時的低頭是為了以後,為了以後,她把手指掐進掌心,好似要扣出血來,才緩緩的跪在了白玉的旁邊。高珊珊這一舉動,弄得教室里嘩然一片,若有若無的關注過來的學生,全部都震驚的不能言語,一時教室里竟然鴉雀無聲。所有人也就能清楚的聽到高珊珊的哀哀哭泣和可憐兮兮的求饒聲,「白玉是我錯了,我不應該嫉妒,我不應該想著要害你。但是我爸爸和媽媽是無辜的,玉佛是我拿出來的,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求求你饒了他們,求求你。」

終於,她臉上沒有了憤恨,有了讓人同情的楚楚可憐,可是聽到同學們的竊竊私語,還有感受到周圍那種所有人都看過來的眼神,高珊珊只有一直催眠自己是為了以後,才能放下她從小到大的那種高傲,才能忍住站起來大聲驅趕那些同情她的同學,想她高珊珊什麼時候需要別人的同情了,今天真是她的奇恥大辱。

可是哪怕她做到如此地步,白玉也沒有說出她想要聽的話。高珊珊難以置信的看著白玉淡定的接過剛進教室的陳文傑手裡的手帕,抱起白子安,仔仔細細的給他擦手、擦臉,也同樣的給自己擦乾淨。然後慢慢的用餐,動作還是一如既往的優雅好看,每一個小小的舉動都可以入畫。可是正因為她這樣的高貴典雅,反而讓高珊珊的氣憤難以控制,她像只狗一樣,在她腳邊搖尾乞憐,而她白玉竟然不屑一顧?!她睚眥欲裂,一口銀牙差點咬碎,高珊珊憤憤然的站起來,抬手就要掃掉白玉桌上的杯盤碗碟,只是被白玉看似輕輕的一拂,就仰倒在地,還帶摔了她身後的一張課桌。

高珊珊現在真的傷心極了,她覺得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在和她作對,坐在地上,看著淡然依舊的白玉淚眼朦朧,她忍不住問,「為什麼……」也不知道是問為什麼她自己會落到如此境地?還是問為什麼她就如此輕易的被白玉推到在地?

本來白玉是不打算再理她的,因為她想要達到的目的都完成了,只是看著她一直在那兒哭著不走,小傢伙小手捧著一隻小豬模樣的小包子,一會兒瞄一眼,一會兒瞄一眼的,根本不能認真吃飯,她有點無賴,嘆了口氣,放下筷子,轉過身子,認真的問高珊珊,「我告訴你之後,你可以離開嗎?你影響我弟弟吃飯了。」

雖然高珊珊沒有回答,白玉還是秉持著早說完早結束的意思,立刻接著說,「高珊珊你把我看做對手,想要對付我,可是你一點也不了解我,這是你失敗的最大原因。你要是真的知道我,就不會不自量力的想要對我怎麼樣了。儘管你爸爸是鎮長,我是無父無母還有弟弟要養的農村丫頭,但是你跟我完全沒有可比性。」

「所以一旦我知道你依仗著你爸爸是鎮長,想要陷害我的時候,我就一舉拿掉了你父親的職位。你看你父母依然還在,我仍然無父無母,但是現在你知道你贏不了我了。」

「那麼你要出手之前,為什麼不全面的了解了解我呢?或許就不會覺得自己十分了不得了。你要選我做對手,總要旗鼓相當,可是你在我眼裡,幼稚如初生孩童,又怎麼能讓我在你手上吃虧?」

坐在地上的高珊珊被白玉的話刺激的臉一陣青一陣白,她不是傻子,聽得懂白玉話里的輕視鄙薄,她句句在嘲笑自己不自量力、飛蛾撲火。世界上怎麼有如此自大的人,就連一直暗暗聽著她倆動靜的同學們都覺得白玉輕狂,如此自吹自擂,可真不像一直低調安靜的白玉。

「怎麼這麼自大驕傲?」

「是啊,是埃」

……

周圍全都是竊竊私語,一開始大家看著高珊珊嘶喊哭鬧,想著讓一向高傲的跟大公雞一樣的高珊珊在白玉手裡吃點虧,也沒什麼。但是現在高珊珊都下跪求饒了,白玉還說這樣冷嘲熱諷的話,真的是有些太過分了。

聽到大家都在責怪白玉,白子安不高興了,他也不捧包子了,哼哧哼哧的爬到陳文傑的凳子上,站的高高的,好像這樣自己就能更有氣勢一般,「你們這些人真討厭,地上的這個人欺負我姐姐的時候,欺負我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們說她?只不過比我姐姐會哭罷了。你們真是、真是,哦,對,膚淺1好容易想到了形容詞,小傢伙得意極了,挺挺小肚子,眼睛里全是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