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七十二章 討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 討伐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安安,好了,好好吃飯。」白玉好笑,這小包子現在就知道高珊珊哭的好了?也對,會哭的孩子有糖吃嘛,世人大多同情弱者。不管她以前多麼驕傲難纏,眼前她會哭,就是更可憐、更值得同情。

看著白子安繼續喝粥吃包子,白玉才偏頭看高珊珊,「你也以為我在誇大其詞,故意諷刺你?」看高珊珊眼裡,難道不是如此的眼光,白玉輕笑,「所以你會輸的一敗塗地也不冤。我是真的不明白,我輕而易舉的就搞定了你父親,然後跟你說你不配做我的對手,這哪裡是誇大其詞?」白玉是真的不明白眼前這個女孩子的腦迴路,她很想看看,然後勉勵勉勵自己,千萬不要白子安教成她這樣的,太蠢!

到食堂吃完早飯的邵軍回了教室,看到白玉這邊氣氛僵硬,走到一直站在吳楠這一排的陳文傑,拐一下他的胳膊肘,眼睛示意一下地上的高珊珊,用嘴型問,怎麼回事?

總算有了能解釋的機會,陳文傑從來沒有像這一刻感謝邵軍的八卦,他邀著邵軍的肩膀,給他解釋,看似壓低聲音,但是因為教室安靜,近幾排的同學都聽的一清二楚。

「我們周五回家,安安去看他小夥伴,結果被隔壁村的一個專門搶五六歲男孩的瘋婆子給抱上了山。星期六阿玉姐的奶奶和大伯、大伯娘來家裡說阿玉姐爺爺得了心臟病,話里話外讓阿玉姐以後別上學了,在家裡採藥賺錢給爺爺醫藥費,結果阿玉姐的爺爺是裝病的。前天中午,警察局上門到我們租的那個房子,竟然是來搜查的,說阿玉姐頭了高鎮長家的傳家寶玉佛,最後在舉報的那個人家裡找到了,這就是賊喊捉賊。」

「反正經過調查之後,阿玉姐肯定是高鎮長在背後派人唆使白家人對付阿玉姐的,就是為了讓阿玉姐再不能來學校。你知道嗎?那尊玉佛可珍貴了,要是在阿玉姐房間找到,阿玉姐要坐好幾年牢。」

「你沒來之前她」陳文傑一指地上的高珊珊,「自己都承認了,玉佛是她自己從家裡拿出來了,阿玉姐肯定沒搞錯,這一切都是高鎮長在背後搞的鬼。」說完這句話,陳文傑仰天翻了個大白眼,語氣涼涼的說,「所以啊,也不知道有些人,哪裡來的這麼大臉,還能來哭?我阿玉姐就差點被她搞到家破人亡了好嗎?也不知道那時候,阿玉姐在她面前哭一哭,又能得幾分同情心?」

他這樣連諷帶嘲的,剛剛偷偷嘀咕白玉冷血無情的同學,都訕訕的不敢開腔,臉色微紅的坐回自己的位置,假裝埋頭寫作業了。高珊珊雖然強迫自己不能再耍橫,但是長期以來的行為習慣哪能說改就改,這不陳文傑話音剛落,她就跳起來反駁,「陳文傑你知道什麼?就算你說的這些都是我們家做的又怎麼樣?白玉和她弟弟不是安然無恙的坐在這裡嗎?可是我爸爸有可能今天就要被撤職了,我媽媽還說他很有可能要去坐牢。」

一吼完這句話,看到周圍看過來的驚訝眼神,高珊珊就知道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費了。吳楠一向膽子小,這回也不由氣的臉蛋通紅,站起來指著高珊珊說,「你說的這是什麼話?白玉和白子安安然無恙怎麼了?他們沒事就能是你一直一直出手陷害他們、傷害他們的理由啦?你還能不能講點道理?」

「就是就是,看不出來啊高珊珊,你還是這種人啊?你這麼能,你咋不讓地球繞著你轉兩圈呢?」邵軍弔兒郎當的說,他是很看不慣這種明明自己心思歹毒,但是別人沒受到傷害,就覺得別人不能報復回來的人的。典型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嘛!

因為陳文傑的說明,教室里好些同學都對高珊珊指指點點的,不管她心裡有多少憤憤不平和怨恨難消,既然她不敢拿出刀子和白玉明刀明槍的干一架,也只能氣沖沖的回到座位上,扯過自己的書包跑了。一直暗中關注高珊珊的王蘭,根本不明白高鎮長為什麼要當不成鎮長了,難道就因為小小的白玉?她想就算白玉知道這一切的幕後黑手是高鎮長指揮的,她又再次實施舉報的手段,那也得講證據埃這次都是白玉的推測,她怎麼可能把高鎮長拉下馬呢?

熟不知白玉手上有許許多多逆天的東西,多少法術、符篆就不提了,就提靈芝靈藥也是數不勝數。因為這世間沒有修鍊人,所以那些活死人肉白骨的仙丹,所有人都以為是神話里才有的,根本不知道白玉手上有多少能讓只剩最後一口氣的人立刻元氣滿滿的靈藥,區區真心話藥水,真是不值一提。因此除非高鎮長真的是從小到大沒做過什麼大的虧心事,可是想也知道,能因為女兒心緒難平,就要出手毀掉另一個人人生的人,又能有多正人君子?只要他做過,他自己沒有存下來那些賬本和證據也沒事,白玉自己就能去查清楚,只不過多坐幾次飛劍,多喂幾次真心話藥水罷了。

要是警察們問安,旁邊有個白玉,肯定能歡天喜地一番。

高鎮長家裡,一大早高鎮長就出門買了一份C市日報,果然頭條上就是關於自己的新聞,圖文並茂、辭藻斐然的一片文章,把自己痛斥成了渣滓一般。他顫抖著手,一句一字的看完了這份報紙,心裡很多的後悔,早知道白玉能輕鬆搞掉學校的教務主任就不是一般的孩子能對鎬然提起了一些重視,但是自己還是輕視了他,只以為不像一般孩子也只是孩子,只要家長出手為難,一定逃不過他的手心,結果她輕輕鬆鬆的就把自己這個鎮長掀翻在地。

到了這個時候,高鎮長反而平靜下來,再做困獸之鬥,也不過是徒然。他想很快,應該就有警察上門來了,畢竟不僅貪污公款,還包庇侄子禍害了好幾個女孩子,暗暗的給他們運違禁物開口門,這些全部都是他做過的事,有賬本有證據的,他抵賴不了。放下報紙,他坐到哭的怔怔的妻子身邊,拍拍他的手,「阿燕這都是我自作孽不可活,珊珊被我們寵壞了。我要是進去了,你好好教她。我給你開的存摺,你一定要好好留著,不到萬不得已,不得拿出來用。最後,一定要記得,叫白玉的那個女孩子,你們一定不要再想著去找她,她不是你們能對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