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七十三章 有些纏綿的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有些纏綿的信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高鎮長以為,白玉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自己的家裡拿到自己藏好的那些東西,要麼是自己是有身手的,要麼是身邊有有身手的人,自己的妻子和女兒都是手無寸鐵的婦孺之輩,而且明顯的腦袋沒有別人聰明,還是不要自己送過去給別人添菜了,好好過日子要緊。

惶惶無依的鎮長夫人聽到了自己丈夫的話,眨巴眨巴乾澀的眼睛,才明白過來,看著懇切的丈夫,她認真的點點頭。過後,才眼帶期盼的問,「沒有別的辦法了嗎?不能不坐牢嗎?你不做鎮長沒關係,但是你不能不在家裡,我很害怕。」

一夜之間再也沒有之前顧盼神飛色彩的妻子,讓高鎮長心裡不是滋味,但是他並沒有什麼大的背景,要不然這些年,也不能只窩在這個小鎮上當個小小鎮長了,所以他說不出安慰的話,只能用力的握了握妻子的手。鎮長夫人瞬間就懂了丈夫的意思,稍微有些色彩的眼睛又慢慢的黯淡了下去。

互相依靠著,彼此慰藉的夫妻,先等來了高珊珊的大喊大鬧,她不願意相信也不能接受,自己的父親在白玉額手上慘敗收場,一直哭鬧著讓高鎮長想辦法保住位子,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在教室里受到的侮辱和嘲笑,讓她的心像時刻在被油煎火烤一般,她發誓一定要讓白玉匍匐在她腳下。

而她的見識還不足以讓她認清自己現在的狀況,她只想著要讓白玉也像她一樣跪在自己面前,磕頭求饒,所以一門心思的要讓高鎮長想辦法。殊不知,要是有辦法,他還能坐在這裡什麼都不做嗎?高鎮長看著女兒的眼淚和因為哭嚎而變得愈發難看,再也沒有從前嬌俏,此刻就像路上與丈夫吵架的潑婦一般的臉龐,心裡五味雜陳,他都有點不敢相信,眼前這個撒潑打滾的女孩子就是他嬌寵萬千長大的孩子。他有點難受又有點心疼,起身把孩子抱在懷裡,拍她的背,「珊珊是爸爸對不起你,以後不能再護著你。要有好幾年你要和你媽媽過日子,肯定很多人說難聽的話,但是孩子你要學會忍受……」看到妻子和女兒,他覺得他有無數的話要囑咐給她們,可是又不知道從何說起。看到妻子和女兒的眼淚,他覺得怎麼說都是錯。

高珊珊一直哭,嘴裡喃喃為什麼?

一直以來,高鎮長雖然對侄子高毅有所偏愛,但是他在家裡算的上是好丈夫和好父親,眼看女兒要鑽進牛角尖,他著急萬分,抓住高珊珊的雙肩,沉聲告訴她,「珊珊,爸爸再教你一個道理,技不如人就得服輸。就跟你以前欺負的那些小姑娘一樣,她們不如你,被你欺負了,也不會像你現在這樣尋死覓活的。你要分清楚主次,你馬上面臨的難關,是爸爸進去之後,如何和你媽媽相依為命?你知不知道?」

「你要先讓自己站穩腳跟再考慮別的事。」

不等高鎮長再繼續他那一套殷殷囑咐,李刑警帶隊上門了。住在白玉隔壁的老警察李警官是一名口碑很好的警察,他一直很煩高群這群人在鎮上靠著高鎮長為非作歹,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再怎麼敬業,他也要養活老婆孩子,一忍就忍了好多年。直到今天,李刑警終於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暢快之感。

自從白玉回到青山鎮之後,霍家也囑咐了C市的人看顧白玉。至於為什麼是C市而不是青山鎮,這是因為霍家人脈再怎麼廣,也不會在一個小鎮上安插人手,這實在是種資源浪費。所以C市的人直到白玉把材料都交到C市日報之後,才察覺到白玉出事了,然後稍微調查了一下,彙報給京都的霍家。可把接電話的霍老爺子給氣的,直罵,「你是怎麼辦事的?要是小閨女吃了虧,你這時候再報消息來,不是黃花菜都涼了嗎?趕緊的,給老子把那個啥鎮長給辦咯。這樣的毒瘤還留著幹啥?」一氣憤,霍老爺子就把年輕時候在部隊里常說的粗話給禿嚕了嘴。原本他就不是什麼斯文人,這不是娶了斯文至極的妻子嘛,後來才慢慢的學寫毛筆字、下棋啥的。

所以高鎮長毫無懸念的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還要退還所有貪污的公款。但是這本來就是他收入的一小部分,他大部分來源都是高群手裡的那些臟生意,雖然交了一部分,但是隱瞞了一部分。所以高珊珊雖然和母親在一起飽受流言蜚語、指指點點的折磨,但是經濟上還是寬鬆的。

當然白玉也不再耗費一分精力去關注她,因為她收到了霍雲霆的第二封信,她在苦惱,是不是自己理解錯了,為什麼這封信有些情意綿綿的意思?說一說他恢復的狀況,關心關心自己和白子安怎麼樣,這都很正常。只是什麼叫刀口在長肉,很癢。晚上睡不著,我有些想你,不知道你們在做什麼?還有什麼叫你和安安最近怎麼樣,一切都好嗎?是不是特別忙?沒有收到你的回信,我心裡很難過?

有些懷疑的白玉還以為是別人冒充霍雲霆霍二少寫的信,把之前收到的第一封信拿出來,仔細對比一番,發現的確是同一個人的筆跡。這是魔怔了?白玉暗暗納罕。

事實上,當然不是這樣,這是霍雲霆深思熟慮之後的小計劃,透露一些心事,但是又不說的那麼直接。不至於嚇到她,也不至於完全讓白玉感受不到他的情誼,霍雲霆覺得自己這第二封信,簡直堪稱完美。

看他遞過來信暗自得意的嘴臉,蕭雲雷有些想找茬,「怎麼?表白了?」霍雲霆斜睨他一眼,根本不了他。

「霍小二,還沒過河就想拆橋?你還想不想我給你寄信了?」蕭雲雷覺得自己非要好好治治這個不可一世的弟弟不可。結果霍雲霆還是不理他,他就知道這小子是智商回來了,不像之前被愛情燒了腦子的愣頭小子了,這會兒是吃定他一定會去寄這封信了。蕭雲雷咬咬牙,心裡不忿,又很想知道弟弟的八卦,就耐著性子說,「哎,你不說,我怎麼給你分析分析啊,說不定,你寫的東西,很有可能會得罪人家小姑娘呢1

什麼玩意兒?霍雲霆終於忍不住坐了起來,怒瞪自家大哥,蕭雲雷心裡還有點得意,瞧,讓你小子狂,還不是得跟大哥請假?可是霍雲霆的話,卻讓他大跌眼鏡。

「哼,我知道你就是想看我笑話。我之前是腦子被狗吃了,才想著從你這裡挖取經驗,阿玉跟你任何一任女朋友都沒有共同點,你說的那些都沒用。還是陳嬸說的話靠譜點,你給我滾去寄信。不然等我好了,肯定跟你好好切磋一番,最好是切磋的大嫂都認不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