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七十四章 上門求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上門求助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被臭小子威脅了一番的蕭雲雷隱隱覺得有些牙疼,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好些為弟弟出謀劃策,只是偶爾想要八卦一下,真的,他保證八卦這點小心思真的只有一點點,為什麼就要被揍?當兵了不起啊,這不是自己先出生做了大哥,必須為父母的愛情犧牲,要繼承蕭家的家業嗎?要是他也能去當兵,切磋就切磋,誰怕誰?

只是心裡再怎麼想奮起一把,蕭雲雷也只得拿著信乖乖的投到郵筒里去了。

霍雲霆以為白玉怎麼著看到這些應該有些觸動的,因為他寫這些的時候,都忍不住面紅耳赤、心跳如累,想當然的小姑娘看了,哪能心裡沒有波動的?

這邊白玉經過比對,確定這信真是霍雲霆寫的,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因為她覺得那些粉紅色的小氣泡一定是她誤會了,她跟霍雲霆根本沒有認識到這一步,他又不是教室里那些青春年華的男同學,稍有好感就直接表白什麼的。綜合這兩點考慮,白玉覺得他現在寫的,應該就是很平實的說出心裡話,畢竟是救命恩人嘛,有些思念是應該的。也沒睡規定,朋友之間不能說想你了這樣的話。至於沒有接到回信心裡不高興,這是任何一個寄出了信等待回復,結果沒等到,都會有的情緒。她想這是很容易能理解的。

所以我們白玉同學想了想,根本沒有那麼多要說的話能寫一封信,所以她召喚了一直念叨霍二哥的白子安給霍雲霆寫了一封回信,然後在白子安的信紙下面寫了兩句話,第一句,我沒什麼要在信上說的,所以沒有回信。第二句,一切安好,勿念!

可想而知,還在醫院苦苦等著回信的霍雲霆接到這樣的信,有多麼糟心了。還不等他重整旗鼓寫第三封信,霍家就接待了一位不能拒絕的客人,跟霍家軍事地位相當的南宮家的當家人,南宮老爺子。南宮老爺子跟霍老爺子那是在戰場上留下來的老交情了。不過兩人性格不合,雖然是老對頭,但是惺惺相惜之情也很是濃厚。七十多歲了,也看起來也挺符合風燭殘年這一形容老人的辭彙的,頭髮全白,皺紋橫生,一點沒有以前的老當益壯、意氣風發。兩人在書房裡對坐,霍長安給他倒了一杯茶才說,「有什麼事兒,你說。」看他眉毛皺的緊緊的,整個人全是憂鬱。

他雙手接過茶杯,笑著說,「霍老頭兒真的有這麼明顯?」說完輕啜一口茶水,一嘗就知道是國家僅有的兩顆古茶樹上的大紅袍,要是平時還能兩人好好聊聊茶道,現在他可真是沒有心情。入口的微微苦澀,一直苦到了他的心底,好半晌才能緩過這苦澀的陣痛,滿臉悲戚又隱含期待的問,「霍老頭兒,你跟我也是老打交道的了,我不跟你繞彎子了。你家小二是不是得遇名醫,所以才能得救?」

「雲霆那小子在這軍區大院里,他們這一代里,那是領頭羊。他受重傷回歸,稍微知道的人,沒有不關注的。霍老頭兒我們家大小子的情況你是知道的。南宮離那個小子五十一歲,已經看起來像是六十多歲的人,兩鬢斑白,皺紋那也是天比一天多,看在我們認識這麼多年的份兒上,可不可以幫我引薦引薦那位醫生?」其實聽到霍雲霆蘇醒,並且情況良好的時候,京都幾大家族,沒誰沒有暗自查過是哪個大夫醫治的。好些天都說下病危通知了,人人都感嘆天妒英才的時候,他竟然要好了,這肯定是請到了了不得的大夫了。

這些位高權重的人,哪怕家裡沒有重病之人,也想認識認識這樣的大夫,打好關係,以防不備之需。可是霍家人還有霍家後面那一掛的侯家、陳家、於家、李家、明家全部都出手幫忙掩蓋痕,明明接觸最深的馮院長和醫院裡的大夫也對她三緘其口,竟然連那六個在她手上學過一套針灸的中醫大夫都不說一丁點信息,問急了就說戴著口罩,沒看見過臉。

他們都只是為了跟好大夫聯絡聯絡感情,又不是搞打打殺殺那一套,既然知情人不說,那就只好暗地裡查了。可是竟然如石沉大海,一點線索沒查到。只怪經驗主義害死人,所有人都沒想過,小小年紀的白玉就是這個大夫,全都在查霍雲霆昏迷不醒期間霍家接觸的那些鬍子白花花的老頭,看看其中是不是有這樣的大夫。

現在霍老爺子面對找上門的南宮老頭,也不好斷然說不引薦,只摸著自己的手掌心問,「你家老大媳婦兒和小孫女的病又……」在圈子裡的沒誰不知道南宮離家裡的這些事,年輕的時候他老婆身體就不好,南宮離對妻子也是情深義重,一直說不要孩子,兩人相伴到老也就算了。可是南宮離45歲,妻子40歲的時候,妻子竟然懷孕了。面對身體孱弱的妻子,南宮離要她拿掉孩子保住自己的性命,可是妻子以死相逼,一定要留下這個孩子。

南宮老頭現在還能想到大兒子和大兒媳鬧的時候,大兒媳那時候面對大兒子的逼迫而悲傷絕望的臉,一直哭訴哀求,這是他們的孩子,要是沒來也就算了,可是現在他來了,她一定要生下這個孩子。

沒有辦法,兒子妥協了。那時候他還在部隊當兵,部隊工作也不輕鬆,請了一隊專門的醫療團隊幫助妻子保胎,所有人小心翼翼,妻子更是在孩子兩個半月出現過一次先兆性流產之後,就床休養,哪怕躺的自己生了褥瘡,也不敢輕易挪動。哪怕如此謹慎,孩子還是在七個多月的時候降生了。

他來不及高興新生命的到來,就被告知妻子因為孕養胎兒,嚴重損壞身體,各個器官都開始衰竭老化,幼小的女兒將將五髒髮育完善,心肺都各有不足。面對這樣的狀況,他不能倒下,妻子和女兒都需要他。所以毫無辦法,他離開了熱愛的部隊專業在政府工作。就這樣他一邊強力工作,剩餘的時間全部用來照顧妻女,短短六年已是老態龍鍾。

「霍老頭,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國內國外的名醫都看遍了,小苑和圓圓已經快要不行了。」霍老爺子埋著頭,抬手捂著臉,忍不住眼裡的熱淚。有時候看著插著呼吸機的大兒媳和小孫女,他甚至會想要不要乾脆勸兒子放棄了,讓她們安心的走算了,這樣對她們太殘忍了,這樣離不開病房離不開各種插管的痛苦的活著,是不是死亡才是她們的歸處。可是他看到兒子心痛的樣子,知道他還是不能失去她們,她們都是他兒子最愛的人啊,哪怕痛苦哪怕折磨,他知道兒子還是想要試一試。

看見這樣的南宮老爺子,霍老爺子哪能感受不到他的痛苦,原本的一句那個大夫只會引元氣挪動病患身體要緊處的子彈和彈片,這已經交給中醫了,看到這樣哀毀銷骨的老夥計,他就怎麼也說不出口,京城這些老傢伙們其實都看的出來,要是人真的沒了,他兒子估計也沒了精氣神,撐不了多久,白髮人送黑髮人,這老夥計怎麼撐的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