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七十六章 決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 決定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第二天,白玉果然到老師的辦公室找了好幾份報紙,找到的照片仔細看了看,雖然用照片看不到全部,但是大致還是能看得出來。這是一個正直、精明幹練,分得清大是大非,能統領大局的人物。福祿壽俱全,應該是祖上餘蔭和前世積德修來的好福氣。按說他的妻運和子嗣運都很好,所以他的妻女不該如此才對,因為他是真的有運道庇護之人,他的親人都會受到他的庇護。

白玉左看右看,覺得可能是照片上有些東西看不出來,既然這是個好領導,要是他的妻子命不該絕,該救還是救吧。誰叫他不是普通人呢,領導人呢,看見了就順便救救吧。

其實這中間的更重要的一點是,白玉一直在考慮怎麼改變白子安的命軌。要讓白子安長命百歲,生活無憂,那他得多福多祿多壽才行。他本身的命格這三樣都不怎麼樣,少年早夭又能有多少福祿壽呢,既然白玉要為他改,而且不能是逆天而行的改,那就必須得為他多積功德,讓功德轉化為福祿壽三喜。

這是這麼久以來,白玉一直翻閱聖地典籍,前不久才終於從一個角落裡翻出來的東西。因為白族人人以武入道,就算入不了道,也有功法能打破命格延長壽數,比凡人活的久。族裡的早夭之人全部都是出去遊歷時或者在大戰中傷亡的,根本不存在需要為凡人改命的事,所以這典籍不知道被積累了多少層灰。

因此白玉覺得救治優秀的人就是個很不錯的積累功德的事,她有些懊惱,要是早知道積累功德有用,當時在京都給感染TS-258的病人的時候,就給白子安收集功德了。白玉悄悄在白子安身上的護身玉佩中加入一個新的陣法,這個陣法就是專門吸收白玉的功德然後轉化為福祿壽蘊養白子安的。

其實白玉可以讓陣法吸收白子安周圍所有人的功德來打破命格,但是她不能這樣做,私自奪取別人的功勞,不管多久都是會受到懲罰的,她不能讓小傢伙乾乾淨淨的生命因為自己受到污染。所以她只能拿自己的功德來用,這就是在之後很長時間內,有可能到小傢伙去世之前,白玉做的所有好事都不會反哺自身,她的氣運會停滯不前。要想提高自身的能力,完全只能靠自己苦修,不可能再碰到什麼幻境里沒有的天材地寶來一下子就提高等級。

因為她從來沒有嘗試過,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遇到能做出大功德的機會,所以可能要一點一點的給小傢伙續命,直到小傢伙百歲壽終正寢。可是哪怕百年的時間白玉也不後悔,心裡反而很開心,因為總算是看到了出路和希望,她滿心愉悅。事實上白玉想過要教小傢伙以武入道或者他資質不足不能入道,也能修鍊功法打破自己的命格,可是他的身體素質太差了,任何有記載的白家子弟,都沒有他這麼孱弱的體質。

即使白子安在這世界來說已經算的上是個普通小孩,可是白家人好像生來就體格不同,是白子安完全不可比擬的。她很害怕白子安還沒到達第一階段萃體,練不出鬥氣,就到了年齡大限。所以她要做兩手準備,一方面延長他的壽數,一方面督促他習武。

總算有了努力方向,白玉充滿了鬥志。現在是太平世界,沒有什麼戰爭的便可撿,要是能救一方人民與水火之中,想想那些功德,白玉就心頭火熱。可是沒有戰爭,白玉就想能救一個人是一個人,給小傢伙延續一個小時哪怕多一分鐘也是值得。她想著以後可以當一名大夫,這是她目前想到的能積累功德的最簡單的方法。

中午的時候,白玉給霍家打電話,接電話的竟然是霍雲霆,「阿玉?」

「你怎麼在家裡?」白玉有些驚訝,時間還短,他不應該能出院才對。

這還是今天上午蕭紀瀾去醫院,給霍雲霆提到這件事,霍雲霆一分鐘都躺不下去了,非要找來兩個勤務兵給他抬上輪椅,一定要立刻回家。不論蕭紀瀾和醫生怎麼說都不聽,想到白玉有可能做出錯誤的決定,他就心急如焚,回到家裡就板著臉守在電話旁邊,誰叫也不理。

那邊霍雲霆見白玉一聽就知道是自己,心裡高興,嘴巴都咧開了,完全不復冰山模樣,把等在一邊的蕭紀瀾給驚的,趕緊捧心。看自家親媽這作態,霍雲霆拿著話筒偏了偏輪椅,不看她認真給白玉講電話,「阿玉我今天聽說了你的事,你聽我說,他家那個情況跟我完全不一樣。我是想辦法取出來東西就能好,可是夫人和小姐都是器官逐漸失去功能,除非枯木逢春,哪裡還有治癒的希望。」

「你要是答應了救治,跟他本身在醫院接受治療根本不一樣。因為他會對你抱有絕對的期望,到時候要是治療出了紕漏,可能表面上他不會怎麼樣,但是暗地裡他一定會為難你的。想想安安想想你自己,阿玉你還是一開始就拒絕的好。」

「阿玉你太單純了,這世界不是人人都如你一樣,什麼事都講道理,覺得說清楚了,就行。到時候你說你盡全力救治了,他還是會責怪你。我願意保護你和安安,但是總有一時疏忽的時候,到時候再後悔就來不及了。」

……

可能是他實在太著急了,開了口就是長篇大論,反反覆復、嘮嘮叨叨的完全不像他。那邊蕭紀瀾差點驚掉了下巴,悄悄的拉過公公婆婆跟她一起看兒子,想他是不是發燒,腦子都燒糊塗了。而這邊白玉也完全插不上嘴,等他停下來,白玉才找到機會說,「霍二哥你太擔心了,我不做沒有把握的事。你跟霍爺爺說,我答應了就行。」

「什麼叫你答應了?」霍雲霆不住,在部隊里訓大頭兵的嗓門都拿出來喊了,「合著我跟你說了半天,都白說了?」把他急的心火燥熱,一腦門汗,用手抹了抹,接著喊,「人家心臟脾肺腎都不能用了,你怎麼治?你是能給比人全部換新的還是能怎麼著?就算換了新的,那些血管里和血液里積壓的病毒,還有身體里沉澱了6年的葯毒,你要怎麼治?」想了想,光靠喊不行,他壓了壓脾氣,認真的說,「阿玉這是純粹的跟閻王搶人,你知不知道?我知道你醫術好,可是你年紀太小了,見識過的病例太少,你以為你能治,但是你畢竟沒治過,萬一失手了呢?他能因為你年紀小,就顧惜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