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八十二章 懷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二章 懷疑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王川柏和秋白霜驗完前面的將近一百種藥材已經回了醫院,所以這時候並沒有人驗看。等保鏢拿著藥包回到醫院給秘書長時,秘書和醫療團隊都沒有接,秘書直接讓保鏢給了王川柏。

所以剩下的十幾味藥材是王川柏驗看的,他在走廊上接過要C藥包之後,就進了他和秋白霜一直休息的辦公室驗看。監視的士兵不知道什麼藥材是什麼藥材,也不知道辦公室里發生了什麼,但是這時候只有張玲和何月,兩人一人拿杯子、暖水壺一人提著一堆盒飯,給隨行人員送水還有分配在外面訂回來的盒飯。所以等藥包重新包好送出來交給秘書長時,只有何月進了房間,士兵還記錄了張玲說王川柏和秋白霜又不是部長一行人,她不想照顧他們倆,何月還低聲勸了好一會兒,張玲一直拒絕,她才自己進了房間。

秘書拿著藥包匯總之前就拿到的藥材一起給一號首長送了過來。白玉看到這些,肯定了這藥材是何月做的手腳,二十一歲的女孩子,醫術還不錯埃白玉想何月應該是從拿回來的將近一百種藥材推測出來她開了一張什麼樣的藥方,然後判斷出自己應該在什麼葯上做手腳,不引人注目,也能達到目的。

其實要是不發現有人給夫人和小姐下毒,不特意去查藥材有沒有被動過手腳的話,這個何月做的小動作還是挺高明的。這兩味藥材的用量小,也不是主要的藥材,一點點的不同根本不會引起注意,說不定她就成功了。

士兵匯總資料之後,霍雲霆是看過的,但是他不認識什麼藥材是什麼藥材,也不知道是誰做的手腳,「阿玉是誰啊?」

「喏,這個何月。您可以讓人去抓人了。」想了想,還是沒說要調查一下她身後的人,因為她年紀這麼小,醫術得有出處吧。圍繞在南宮離身邊的人,肯定都是優秀人才。

確定了嫌疑人,白玉就著手開始治療了,不要說她為什麼肯定就是只有一個人,要是南宮離身為部長身邊都成篩子了,那這個國家也差不多那什麼了。

進了夫人和小姐的病房,兩人的不同之處就是夫人是慢慢的斷絕了生機而小姑娘則是生機從來沒有勃發。白玉給夫人行了天命十三針的第一針,多行幾次和藥物配合使血脈中僅剩的生機如小溪一般涓涓不息,最終能匯聚入海。而小姑娘則是天命十三針的第五針,幾個療程之後,可達到疏通經絡,勃發生機的效果。

南宮離覺得自己好像產生了錯覺,眼前這個小姑娘扎針如行雲流水一般,不說妻子,哪怕女兒小小的身體上也遍布了長長的金針。她所有的針扎的好似都不需要考慮一般,特別是最後輕彈針尾的時候,他竟然聽到了嗡嗡的聲音,毫不斷絕。好似到了一個時間點,她一人餵了兩個藥丸,兩人都是生機丹和解毒丹一樣一顆。以特殊手法撫觸妻子和女兒的脖子,使兩人吞咽了下去。又過了幾分鐘,白玉才開始收針。

「今天很關鍵,你最好自己守在這裡。雖然已經抓住了嫌疑人,我也覺得應該沒有別人使壞,但是以防萬一的好。明天早上八點鐘以後,給兩人洗一次澡,我八點五十再過來。」也不等南宮離發問,她就離開了。

霍雲霆一直候在病房外面,看到她出來,先仔細看了看,發現她的臉色還好,才鬆了一口氣。這也是白玉下定決心以後救人積功德的時候決定的,靈力和精神力都是外掛,以後還是盡量依靠真正的醫術和製藥術、煉丹術來救人才好。不然依賴靈力和精神力,總是會有不足的時候。

「阿玉,你到安安那個病房和他一起休息吧?我住在你們隔壁。」霍雲霆推著輪椅迎上前,有些心疼的說,年紀還小,正是最缺覺的時候,偏偏到這個點還沒休息。白玉點點頭,到他身後幫他推輪椅,「要是晚了,你就不用等我了。你現在正是要注意休息的時候。」

正在認真對白玉發力的霍雲霆現在可一點不委婉,直接就說,「我是怕部長那一掛的人為難你,雖然不是個個都是那樣的人,但是總有個別的老鼠屎喜歡狗眼看人低。」霍雲霆他這張臉就是白玉的保護罩,京城上流圈子,沒誰不認識霍家太子爺霍二少的。

也真的是因為他一直擺明了的維護白玉的姿態,讓她今天減少了很多的被為難。一起隨行來的那五六個人就有三個都忍著要說白玉不可靠的話,忍的憋屈死了。更不要說一直想要充當主人角色,卻被白玉和王川柏聯手擠兌了的張玲了,她面對一行人的異樣眼光更是把白玉視為眼中釘了。一直暗暗咒罵,看你得意、猖狂,夫人小姐看樣子都是必死的人了,看你到時候治不好,我讓部長怎麼對付你。

當然保鏢裡面也有,所以這一天最起碼有十個人對白玉要麼心生不滿,要麼覺得白玉不可靠的。要不是霍二少在這裡,他們早就上前冷嘲熱諷了,哪能讓白玉耳朵這麼清凈?

等他們走了,秘書總算有機會去詢問南宮離,何月被帶走是怎麼回事了?白玉進夫人病房前,何月被自稱特殊搜查隊的人帶走,還堅稱是受到了南宮離的指示,也真的拿出了南宮離的簽字任命書,他作為南宮離工作的全程助手,竟然什麼都不知道,瞬間心慌了,暗自猜測是不是有什麼做的讓南宮離不滿意了。隨行來的人,看到何月被強硬帶走,也是惶惶不安起來。

因此,秘書特別著急的問南宮離這到底是為什麼。

南宮離眼眶通紅的守著妻子和女兒,之前在白玉這樣的外人面前,他不敢哭。其實挺白玉說妻女被人下毒他不僅生氣,更多的是慚愧和抱歉。他覺得自己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妻子和女兒,當了部長又有什麼用,還是這樣輕易的被人鑽了空子,真是枉為人夫、枉為人父,尤其是他的小苑和圓圓都是這樣的需要他的保護,可是他卻沒做好。

等白玉收好針包走出去之後,他就控制不住情緒了,深深的自責淹沒了他。聽到秘書問話,他把臉埋在妻子的病床上擦了擦臉上的淚,才故作鎮定的說,「是今天下午組成的特殊搜查隊,除了門外的這次新招來的保鏢、霍雲霆和白大夫,沒有人知道。」

「這是為什麼?」秘書簡直要驚呆了,難道自己還比不上第一次見面的白大夫值得南宮離信任?

「白大夫說小苑和圓圓被人下毒了,你知道嗎?她們在這樣的嚴防死守之下,已經病的這麼辛苦的情況下,還是有人對她們下手了。我不能原諒,所以誰能長久的接觸到她們,我就懷疑誰。我甚至想過是不是誰把毒藥放在我身上,通過我每次去看她們,才毒到了我的妻子和女兒的?」言下之意是我連自己都懷疑,更不要是你這個秘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