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八十四章 應得的尊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四章 應得的尊重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一直想要好好表現自己的霍雲霆,當然不能惹他哭了,立刻說,「我沒有,就是燒麥放的遠,我怕你姐姐夠不著。快吃、快吃。」這小孩真不經逗,我敢欺負你嗎?

小傢伙本身不是愛哭的孩子,聽他解釋也就放過了,可是一早上霍雲霆的小動作不斷,一直惹得小傢伙嚷嚷個不停,連回來的路上也不消停,小傢伙有一股霍雲霆要搶自己姐姐的危機感,都不要白玉給他推輪椅,兩人一路吵吵鬧鬧的。要是認識霍雲霆的人看到,肯定會去看看太陽今天從哪邊兒升,是不是已經海枯石爛了,大冰山霍雲霆竟然能跟小孩兒吵架了?

所以白玉這會兒要去給病人施針,才囑咐他們老實點。兩人一人被白玉嚴厲的看了一眼,總算是低頭老實了。

白玉上前仔細看了看,發泄排毒情況良好,「嗯,效果是有了,還要進行兩次,才能做修養復甦治療,這之前先做調養吧。」說完又拿出針包來,給兩人施針,然後喂葯。

收針之後,白玉說,「到晚上九點再洗澡,您把那兩個中醫大夫叫來吧。」

「怎麼?」南宮離納悶,這治療的好好的叫別的大夫來是怎麼回事?

白玉皺眉,她真的有點不耐什麼都給人解釋,之前霍雲霆那次是她主動上門要救治的不一樣,要跟病人家屬交流,這就是白玉一直沒想過當大夫的原因。只是現在要積累功德,由不得她不願意,她抿抿唇才說,「想必您也看的出我年紀小,我和弟弟都在上學,待會兒就要坐火車回家裡了。接下來五天的治療,我交給王川柏和秋白霜就可以了。等下次周末,我再來。」

「請假不行嗎?」南宮離看到了妻女痊癒的希望,十分迫切的想留住白玉,想讓她一直親手給自己的家人治療,早已經忘記了政治家的圓滑手段,也或許是覺得白玉沒什麼底氣能拒絕他,所以才開口就是讓白玉請假。

一直暗暗關注白玉的霍雲霆之前看到白玉皺眉就有些不樂意了,阿玉怎麼說就怎麼做不就好了?阿玉既然開始給夫人和小姐治療了,肯定能治好的,幹嘛什麼都要問那麼清楚。現在聽到南宮離竟然直接讓白玉請假,他更不高興了,他轉動輪椅上前,明亮深邃的眼睛直直的看著他,「部長,阿玉還是個小姑娘。」南宮離突然有些羞愧,說完請假的話之後,竟然還釋放出自己坐了這麼多年上位者的壓力,想要壓迫眼前這個細嫩的小姑娘同意。明明她現在就是自己的妻子和女兒的救命稻草,但是自己卻拿不出對她應有的尊敬來,只是因為這個姑娘年紀實在是小,想想真是荒謬,這竟然是自己能做出來的事?

霍雲霆看的出來南宮離的懊惱,他想,自己還沒醒過來,家裡人不信阿玉說的關於大哥大嫂要孩子的話,大嫂因為阿玉的話對阿玉態度不好,爺爺奶奶媽媽雖然不是跟大嫂一樣的看法,卻沒有立刻糾正大嫂對阿玉的態度,想必都是因為阿玉才15歲,而且沒什麼家庭背景,所以大家都不給阿玉她應得的尊重。當初和現在要是救人的是什麼醫藥世家的老祖宗,肯定說什麼,大家都只會點頭應承,只為了讓人不撂挑子,可是阿玉說什麼都要受到質疑、冷待。他看著站在病床前的白玉,心裡有些疼,「既然阿玉說能治好,你也在阿玉身上看到了希望,我希望您能足夠尊重阿玉。難道尊重醫藥世家的老祖宗不是尊重他的能力,只是尊重他的年紀和背景嗎?如此做法,未免有些本末倒置。」

南宮離雙手背在身後,被一個後背如此直言,他是有些尷尬的。但是坐在這個位子上,他就必須胸寬四海,能容得下別人的意見,所以他也只是稍稍尷尬了一下,也的確是自己做的不對,所以他朝白玉點點頭之後,開門讓秘書安排人去叫王川柏和秋白霜了。

兩人聽到召喚,瞬間激動的熱血上頭,啊呀媽,總算是派上用場了。

他倆那是火急火燎的往病房裡沖,只是這次白玉並不是要教給他們針法,不管這兩人目光如何灼灼的射到她身上,她仍然淡淡開口,「你們每天把脈,記錄她們的脈象變化。」說完便遞給他們兩個病曆本,「這是我從昨天開始記錄的,並且留下了這個星期的藥方,按照這個藥方給兩人進行蒸浴,不是葯浴是蒸浴,然後記錄變化。」

王川柏這貨一直有點二,所以他從來憋不住話,「白大夫這是要考教我們嗎?」想到有可能是入門之前的考試,這貨臉上大大的笑容,簡直傻的讓人沒眼看。

一旁接過病例的秋白霜心裡閃爍的點點希望之火,一下子被這傢伙一盆冷水給潑熄滅了。你想啊,要是白大夫認為自己跟他一般蠢可怎麼得了哦。兩人從小就認識,都是兩個家族出了名的天賦後代,但是秋白霜從小就看不慣他。一直跟這麼個蠢貨相提並論,她是很煩的。可是沒辦法,這個傢伙人這麼傻,醫術偏生不錯,每每聽到他的名字,秋白霜就忍不住煩躁的皺眉頭。現在好了,這麼厲害的大夫在眼巴前,很有可能就是入門前的小測試,看到這貨這麼蠢,肯定不會再想收徒的,被這蠢貨連累,秋白霜瞬間覺得心好酸吶。

「不是。」白玉還沒想好要不要收被別人教過的學生,所以斷然拒絕。這樣在秋白霜聽來就是,看吧,果然被這蠢貨給連累了,從小到大跟他在一起就沒好事。

這冷冷的拒絕讓王川柏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像結冰了一樣,然後慢慢的碎掉,只是他天性樂觀,尷尬的撓撓頭髮,「那,那,您還考慮收我們為學生嗎?」

「學生?你們不是要做門內弟子?」白玉奇怪,在她的認知里,學生可以有很多要是好為人師可以隨便收多少,但是門內弟子收起來卻是要慎之又慎。因為之前秋白霜說的事「徒弟」,所以她以為這兩人是想要做自己醫術方面的親傳弟子,因此她不太想要這樣跟著別人學過的徒弟。

現在她要積德,而且是多多的積德。所以她並不反對去教更多的人去學習醫術,然後救治更多人,畢竟據她了解現世流傳的中醫並沒有她所掌握的那麼厲害,中醫式微的態勢還是很明顯的。要是收到醫德極好的有天賦的弟子,救治的人多,也算是積德的。她覺得這比自己勞心勞力到處去找病人好的多了,她很不耐煩這樣一直和不相干的人打交道,因為她內心實在是真的並不關心這些人的生死,所以做不到大夫的為救人而救人那種熱忱。